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44 章

第 44 章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这样唯心主义的话,无论放在哪个年代都是不符实际的。

        就比如眼下,我们的许霓同学有些一颗热血沸腾的心,也有足够的时间与时间让她施展雄心壮志,但是呢光靠一颗心又有什么用,她连叶修远问了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远不想请这位坐在中央的女生。所以当他看到在第四排的角落出现了一双微微摆动的小手时,心中一喜。

        只是最后看到举手的那人,又犹豫了。

        叶修远不知道该不该叫她起来回答问题——他刚刚问的这个问题专业性很强,以他对她的了解能答对的概率不大。

        “第四排坐在角落的女同学。”最后他还算叫了许霓。

        就算她答错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人无完人,应该给她尝试的机会。

        许霓听到自己的名字后第一反应就是高兴,丝毫没有考虑过在这门课上自己就是个学渣。她放下笔,笑吟吟的站起身,喜上眉梢的看着叶修远。

        一秒。

        两秒。

        三秒过去。

        去年邻座的女生将手伸到桌下,用自己的小拇指轻轻地点了点许霓垂在大腿两侧的五指,许霓整个人还是处于半神游状态,被人干扰了就有些不高兴。

        小性子一下就上来了,许霓不自觉地倔然地将手甩了两下。

        然后……

        然后她忽然清醒,她压低声音小声地向那姑娘说了声“抱歉”。

        许霓茫然地看着空空如也地ppt,扯了扯嘴角小声询问:“那个……刚刚叶教授问了什么?”她说话的音量很小,也只有周围一小圈人能听到。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众人不禁倒吸了口冷气,这位小姐姐连叶教授问了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举手发言,还真是勇气可嘉。

        “.【请提出能改善状况的实际建议】”坐在她身后的何详静小声地将问题复述了一遍。

        许霓顿时就有点明白为什么举手的人会少的稀奇——叶修远前面在ppt上放上的英文材料,出于惯性顺口就说了英语。

        这无可厚非,但却把底下的同学给搞懵了。

        南大的学生英文水平不差,其中肯定有能回答出问题的,但他们不知道该用哪种语言回答问题。

        说中文吧,叶教授问的上英文问题,会不会显得牛头不对马嘴?

        说英文吧,可这门课不是英文授课,那么说英文好像更奇怪了。

        但眼下许霓并没心思纠结这个问题,因为她连何详静话里的“状况”是什么都不知道,那谈何“改善”。

        “What\'ssituation【状况指的是什么?】”

        为了不让叶修远发现她在问别人,许霓尽量不去动嘴皮。可叶修远站得近,耳朵又灵,她那含糊的话音便全部若入叶修远的耳内。

        “就是前面ppt上的那个案列。”叶修远回答。

        前面叶修远放那个案例的时候她正在发呆,她现在可是连胡诌都做不出来啊!

        “我前面在发呆,没看那个案例。”

        叶修远,众人:……既然这么诚实,那前面为什么要举手?

        许霓看着叶修远略有些凝固的表情,也跟着一愣,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没管住嘴,竟把心里想的都坦诚交待了。

        天底下哪有几个学生,能像她这样在在众人沉默时挥舞着小手,然后告诉老师,我前面发呆了,我不知道你问什么。

        妈呀,她,许霓,怕是要出名了。

        叶修远看许霓这么站着,都替她觉得尴尬,他扯了扯嘴皮:“先坐下,以后上课注意听讲。”

        当然这个问题并没有就此结束,许霓坐下后,那位穿着浅绿色连衣裙的姑娘再次举起手。

        既然这个问题还没有人答出,又有人举手,那叶修远就没有不请她回答的道理。他清了清嗓子,沉默了片刻,淡淡道:“中间的那个女生,你来吧。”

        “好,谢谢叶教授给我这个机会。”姑娘声音洪亮,字里行间都流露着心中的喜悦与激动。“根据材料分析,我认为第一,应该减少企业内人员流动,第二,在新产品的研发上应……inmyopinion,thefirstistoreduce……”

        逻辑清晰,意见全面,答案合理。

        中英双语,蒂花之秀。

        不得不说那姑娘把问题回答得很好,看得出这门课她是花了心思准备的。许霓自知不如人,但仍有不甘,思前想后,也只得归罪于己。

        “谁让你不好好学叶修远这门课!”

        “这下好了吧,被情敌完美碾压。”

        “就算这门课的成绩不用计入总绩点,你也不能这样对待!”

        “说到底还是学习态度不端正。”

        无数个小声音,就这样接连不断地传入她的脑海。

        许霓的心情不是很好,她趴在桌子上,将脑袋搭在胳膊上,正在开自我检讨大会,检讨大会越开越大,最后成了自我批斗大会,只是脑中激烈的场面只有他一人知道。

        待她再次回过神时,课程已进入尾声。

        叶修远握着半截粉笔,边总结边书写着板书。

        许霓记得他刚来学校的时候并不怎么习惯写粉笔字,字体便略捎着青涩。

        可晚风吹拂,穿过树梢,摇晃枝桠,晃呀晃呀,也在悄然中晃走光阴,掐指一算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学期,如今叶修远写得一手好字,字体端正工整,清秀俊朗。

        许霓已逐渐适应紧张的博士生活,也适应了“妻子”这个新身份,开始懂得如何兼顾学业和家庭。

        一切都很好,只惜流年似水。

        时光荏苒,已是十二月初。今年春节早,再过一个多月就放寒假了,下学期她和叶修远两人都会更忙。下学期她估计没空听叶修远的选修课了吧,她修了两门专业课,还有一大实验,那个实验从开始的准备工作到结果后的数据整理,要赶在七月前做完。

        其实并不非得这么赶,可许霓还是打算再拼一把。

        和导师商量后她还是打加速完成学业,博士一般要读四年,但许霓专业功底扎实,拼一把,提前一年完成学业也不是没可能。

        许霓知道那会很苦,可是像她这样从小到大鸡汤喝多的孩子,就觉得不试试怎么知道是否值得。她是普通人,自然做不到百毒不侵,只是这么多年来她总喜欢往好的方面想,习惯性地乐观,就像向日葵一样在结束黑暗之后习惯性地跟着阳光。

        许霓侧过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剩两分钟下课,简单收拾好桌面后,她忽然忆起,好几天都没喂过鸡,家里的小鸡估计饿得嗷嗷待哺了。

        哦,当然。她并不是站在家中养了只小鸡,是云养鸡。这个游戏已经流行大半年,许霓跟风也就随便养了鸡,好在游戏中的小鸡死不了,不然以她这样的佛系为方式,那鸡还真活不了几天。

        许霓堂而皇之地把手机放到桌面上,戳开app给家中的小鸡喂食。

        “学姐,你也养鸡呀。”坐在她身后的何详静俯身向前,探过脑袋。

        “对啊,你低调点,再过一分钟才正式下课呢。”

        许霓抬头瞥了瞥站在讲台前的叶修远,他好像正在交代着什么事项。

        何详静就这么继续地保持着姿势,盯着许霓看了好一会儿,在心中一点一点地积累着勇气,又经过一番酝酿,才终于开口:“好巧,我……也养了只鸡!”

        “嗯,是挺巧的。”许霓应地有些尴尬,这游戏是一个知名社交APP里附带的小程序,特别烂大街,所以根本不存在巧不巧。

        “那个学姐要不我们加个好友吧?我特别喜欢这款游戏,加了好友之后,你要是没空,我也能帮你喂喂鸡。”何详静的耳朵有些烫,说完后他又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这搭讪方式,也太令人尴尬了吧。

        “啊,不用了吧。”许霓社交APP里的好友一直都不多,如果不是很熟悉的人,她就不是很想加为好友,更何况麻烦别人帮自己养鸡,看着都觉得奇怪。

        她熄灭屏幕,将手机放回包中,抬起头正好发现叶修远正看着自己。

        不看叶修远还好,一看他就莫名的心虚。

        反正即将下课了,她不过只是碰下手机而已,叶修远估计也不会拿她怎样。

        果然,叶修远看来他一眼又转过头看向其他方向。

        就说了吧,都是一家人,必要的时候就应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下一秒,许霓就得瑟不起来了。

        那个姑娘竟然自己站起身回答问题,而叶修远竟然没有阻止!

        虽然她知道同学主动站起来回答问题,老师是无法拒绝的,可她就是觉得叶修远无动于衷。许霓很清楚那都是她一味的主观臆断,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她,就莫名来气,就是想不成熟地无理取闹。

        许霓抬起头愤然的盯着叶修远,而因为怒气堵住了耳朵,那位女生到底正在说些什么,她全然不知。

        终于在下课铃响的那瞬间叶修远看她了。

        等等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与他对视,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哼,还是不要便宜他好了。

        那总要做些什么才能显得比较自然……

        于是许霓缓缓转过身,提议道:“学弟,要不我们还是加好友吧。我家那只小破鸡你就别喂了,之后实验困难就发消息给我吧。”

        在她印象里何详静人挺好的,哪怕是加了好友,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说完许霓找出二维码,半侧着身将手机递了过去。

        何详静很是意外,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赶忙拿出自己的手机,认真扫码:“嗯,我扫了,学姐你同意一下。”

        “好。”她伸出右手抓起手机,将侧着的身体缓缓转正。

        许霓将屏幕解锁,重新点开那个社交APP。

        嗯,是看到提示消息了。

        看到何详静的头像后,她忍不住嗤笑了声。

        果然人不可貌相,这位学弟一身阳光运动风的打扮,可谁又能想到他的头像竟然是只软萌的兔子,而且许霓想说那只兔子还真挺合她胃口的。

        许霓伸手按下绿色的同意按钮,忽然绝对周围气氛十分诡异。她抬头就好发现叶修远就盯着她,那目光阴森森的。

        她还没整理好表情,就听叶修远淡淡道:“第四排和第五排前面在玩手机的两同学,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