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40 章

第 40 章

        “嘿嘿,你来了。”姑娘的声音软软,娇娇又带着些讪讪的味道。

        “嗯”男人轻轻地应了声,转身去拉她的手。

        前面在与她对视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干了——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到他身边,大方地告诉别人,这是他的妻子。只可惜想法还没赋予行动,害羞的小妻子就跑了。

        “你前面干嘛跑啊?”叶修远伸出两指轻轻的揉捏着她手心中的软肉。

        酥酥痒痒的感觉从手心开始顺着手臂一直传到心窝,许霓本能的要将手收回。

        “你别弄了,这样很痒的。”因为有些痒,所以现在话里已是带着笑。

        含笑的声音清脆悦耳,像是深秋的风吹过山间,撞响了木屋窗前的风铃,而这刚好的频率,在某一瞬与他的心产生了共振。

        “你先回答我问题,你说了我就放手。”叶修远说话时仍旧紧紧地握着许霓的手,他弯着嘴角的样子,有点像没长大正在耍赖的大男孩。

        “就……就是觉得这样太嚣张了。”

        “哦?我并不这么认为。只是让他们见见师母,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露个面有什么嚣张的。”

        #新头衔“师母”上线,嘿嘿#

        这是叶修远第一次用“师母”来称她,许霓听着只觉得不好意思。

        她顿来片刻,抬起头缓缓道:“还不是因为师母也是南大的学生……”

        当她说出“师母”那两字时,一抹红晕浮在她脸上淡开。

        “就这么在意我们之间的师生关系?”

        “对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怕出现不好的影响……”

        这姑娘也太可爱了吧,那种小心谨慎的样子他看着都有些乐。

        “抱歉,前面是我太急了。以后只要是我们两个的事,我都应该先找你商量。”

        “嗯”。

        总是这样气,明明前边还有点小生气,可一听到“抱歉”二字气就全部消了。

        “那我们来讨论名分的事吧。我呢,明媒正娶的,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名分”

        许霓正想说“再想想”,就被叶修远拉到怀里,“公开后我们都方便些,比方说我来学校上完课就能和你一起名正言顺地去食堂吃个饭。”

        “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用名正言顺来修饰吃饭。”许霓被叶修远的表达方式给逗乐了,忍不住又笑了两声。

        “霓霓”他唤。

        “嗯?”

        “说实话,我们能呆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

        “嗯……”许霓当然知道叶修远在说什么,心情一下便低落下来。

        麻蛋,为什么要在气氛这么好的时候聊伤感的事。

        “那公开吧……”她也不知道叶修远这么说是不是故意的,但有一点她无法否认,因为叶修远说的是事实。

        “会不会不愿意?”他问。

        许霓抱着叶修远,整个人倚靠在他怀里:“不会。反正公开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将脸搁在他怀里,静静地享受着男人身上独特的气味。那种味道能让她安心,但又能让她心跳加速。

        嗯,很奇妙。

        气氛渐渐变得微妙,许霓能感觉到她拉着他的手在逐渐发烫,她而心跳声也越来越响。

        不行了,她要再不做出些什么来肯定要热得原地爆炸。

        下一秒,她情难自禁地踮起脚尖,伸出双手搂住叶修远的脖子。

        其实两人身高还是有段差距的,如果叶修远不稍微俯下身许霓是亲不到的,当然只要许霓主动献吻就没有亲不到的。毕竟叶修远在这方面配合得很,他一般会弯下腰方便她亲他。

        不过这次叶修远并不按常规出牌。

        他双手环着许霓的腰,直接把她抱起身,让两人视线相平。

        他笑了笑,“亲吧。”

        许霓倒也没直接亲,她就这么笑嘻嘻地看着叶修远,酝酿了好一阵情绪。最后才缓缓地将唇轻轻贴上。

        姑娘地唇瓣很软,叶修远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形容,有点儿像果冻,可又更加有弹性。

        她的甜美,令他流连。

        ——————————————

        “啧啧”随寻双从树后面走出来,“我要先替自己辩解一下,我绝对没有棒打鸳鸯的意思。”

        许霓:“……”

        还说不是棒打鸳鸯,他们才刚开始亲,这还不到两秒啊。

        随寻双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吧?对,肯定是故意的!

        “有事说事?”许霓从叶修远身上跳下来,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

        随寻双叹口气,用老长辈的口吻道:“你们两娃还真是让我操碎了心。”

        许霓:你又不是我妈,别喊我娃。

        随寻双环顾了周围一眼,把他们两人往小树林拉,暂时确认周围没人后,才缓缓开口:“嗯……就是你们最近先低调点。千万不要公开什么恋情。”

        “什么?”许霓听着就是一愣,“为什么啊?”

        生活怎么就这么戏剧化?她这头才刚答应和叶修远公开,随寻双那头就交代她千万别公开恋情。

        要不是随寻双站在他们百米之外,她都要怀疑,那家伙是偷听墙角,现在可以过来耍她的。

        “听说啊……我也是听说,就再过两天,会有人在网上爆南大一名教授性.骚扰女学生。”

        “真的假的?”

        “先不管真的假的,反正舆论会很不好。特别是师生恋,因为最开始那位教授就是强迫女学生当他的女朋友。”

        “好可怕。”许霓被吓得声音都有点抖了。

        叶修远问:“随寻双,你是从哪里知道这消息的?”

        “做自媒体的朋友告诉我的。”

        “那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许霓有些好奇。

        随寻双拍了拍闺蜜的肩,语重心长道:“网络曝光凭一己之力,连小水花都没有。一般会事先做好准备联系几个自媒体。不过真假我们也不好判断,那你们注意点就是了。”

        于是,他们刚说好的公开就这么推后了。

        毕竟舆论这东西真不好说,哪怕是黑白颠倒,也有可能做出很大的影响。

        ——————————————

        傍晚放学后,叶修远开车带许霓回娘家。

        两家人约定着今天一起吃顿晚饭,算是亲家的正式见面。

        “叶修远,说实话我现在特别紧张。”许霓坐在副驾上,小手不安地捏着裙角,她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手心微微冒出汗珠。

        叶修远开口安慰道:“紧张什么?我爸妈你又不是第一次见。”

        “的确不是第一次见了,可是这次很不一样……”许霓一想起自己小时候在叶母面前做了那么多傻事,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当年那个中二的自己。

        “的确是不一样了,”叶修远转动方向盘,将车往小区的方向拐去:“但对于爸妈来说,你还是你,一直都那么好,他们只会更喜欢。”

        “唔……是吗?”

        “对啊,你忘啦……我妈之前一直怕我渣了你还大发雷霆过。”

        嗯,好像的确是这样的,叶姨对她一直比亲妈还亲。小时候也是这样,妈妈弄生气要训她的时候,她都会躲到叶姨身后寻求辩护。

        “放宽心,我妈她很喜欢你。”似乎是怕她还在紧张,叶修远又将话重新说了一遍。

        “好啦,我知道了。你也是啊,等等别紧张。”

        虽然叶母是在和叶修远他爸离婚后搬到南城的,但许父与叶修远他爸在工作上正好有联系,所以长辈们间自然都是彼此熟悉。

        边吃边聊,其乐融融。

        话题最后又是绕回婚礼的事上。

        “许霓呀,对于婚礼的事你有什么想法吗?时间,地点,你都可以提提。”叶母表示许霓也是她家的宝贝。作为亲妈她肯定要让自家的姑娘,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许霓想了想开口道:“嗯……从寒暑假的周末选吧,平时我和他也忙,没太多的时间。”

        “那地点呢?还有婚礼形式想要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叶母问完自己都有些纠结。

        中式婚礼,良田千亩,十里红妆。

        西式婚礼,西装革履,纱裙飘飘。

        这怎么选啊?一个是心头好,指尖肉。许霓还没作出选择,选择困难症患者叶母就直接提议:“要不办两场吧?一场中式,一场西式。这辈子就结一次婚,可不要留什么遗憾才是。”

        许霓:“不用了吧。我觉得一场就够了,那样做铺张浪费,真没必要。”

        其实许霓两个都想要。但他知道办一场婚礼就够累的了,要是办两场,还不直接躺尸在床上。

        叶修远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你要喜欢,办两次也没什么。反正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也算不上浪费。”

        “可是我怕麻烦。”

        许霓也不想装了,反正在座的人也能猜到她是为怕麻烦的新娘子。

        叶修远:……这还真是有点太懒了。

        谈完婚礼的事又大致谈了礼金,聘礼的事。

        然后她有种自己被骗多年的感觉。

        原来自己家中还真是有矿啊。

        一个个这么有钱,干嘛不早点告诉她?还读什么书,安安心心的这个小富婆就得了。【划掉】

        书还是要读的,要做富婆,那也是要做个有文化的富婆。

        最后在临走前,许霓笑眯眯地递给他们一人一个保温杯。

        “妈,里什么?”她问。

        “妈特地给你们煮的夜宵。记得别拿反了,蓝色的是给叶修远的,你的是粉红色的。”

        “啊?我和他的还不一样吗?”许霓有些困惑。

        许母坦然地答:“对啊,妈还记得你说这几天减肥呢。所以你的那份会清淡点。记得不要吃错了,不然你就白减肥了。”

        “嗯,好。”许霓有些奇怪了,她妈不是一直反对她减肥吗?怎么今天这么贴心了?

        ——

        电话那头。

        叶母:“你给他们准备了什么?”

        许母:“霓霓的那份是牛奶,但修远那份我就很用心了。今天我买了很新鲜的牛鞭,可滋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