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33 章

第 33 章

        “叶哥,要不咱们之后都不要了好不好?”

        许霓的话软了许多,语气也不像之前那样尖锐。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典型的卖乖式商量。

        叶修远抱着她才刚走了几步,耳一畔便飘来姑娘悠悠的声音,脚步一下顿住。

        见叶修远突然停下步子,原地驻足,有一种淡淡的不安在许霓心中滋生。

        她伸手重新勾上他的脖子便不再说话。

        男人低头望了她一眼,眸色沉了沉,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淡淡地问:“不要什么”

        他的声音并不是一味的冷,许霓从他的话里还听出了揶揄的味道。

        什么叫不要什么?

        叶修远那家伙明明知道她的意思,却还打算装不懂,能不能不要这么过分!

        “就是之后不要那个了……”

        男人嗤笑了声,继续问:“哪个?”

        ……

        就非得让她说得那么具体吗?

        许霓被男人逗得团团转,最后都想低头咬人了。

        许霓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那男人精明的很,她自然是斗不过的。

        斗不过,并不代表没有其他办法。

        “叶修远,以后不要欺负我好不好?我现在真的超难受。”

        既然卖乖不行,那她卖惨。

        她现在这么惨,叶修远肯定会心疼她的吧。

        果然叶修远有反应了,他心疼的捋着她的发丝:“我先抱你到沙发,等等我们再聊。”

        “嗞——”

        人被慢慢地放到了沙发上,许霓习惯性地调整了下位子,可大概是因为动作太大,她的眼睛一下就红了。

        “还这么疼吗?”

        “那当然了,你以为谁都像你啊,下手没轻没重的。”许霓红着眼,活像一只被大灰狼欺负惨的可怜兔。

        叶修远一下就心软了,他将手轻轻握住她的手:“我昨晚一时没控制住,抱歉,以后会注意的。”

        许霓当然没有见好就收,反而得寸进尺道:“能不能没有以后?”

        叶修远:……

        男人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又有些想笑,最后他平静地吐出两个字:“不能。”

        不能,当然不能。

        叶修远承认自己是新手上路,而那种事本来就是熟能生巧,他有哪里做得不好本来就很正常。

        只要许霓肯坐下来和他好好谈谈,有了反馈,就会有有进步。但像她现在这样拒绝沟通,直接一口砍断是万万不可的。

        其实叶修远对自己昨晚的表现还是有一丁点的小自恋的——自己好像也没那么糟糕,毕竟昨晚到了最后那姑娘也笑了。

        既然笑了那是不是证明自己的技术水平虽然不算高超,但天赋也还可以。

        许霓蜷缩在沙发上,表情明显有些不大高兴了。

        叶修远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伸出手把姑娘抱到自己怀里,开门见山:“怎么忽然不愿意了,从你昨晚的反应看,我的表现应该是还可以吧?”

        “咳咳,”许霓本就干瘪的嗓子在过了一夜后,忽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感觉就像是你以为伤口上撒的药,可其实撒的是盐,这种双重打击谁试谁知道。

        “当时到了后面的确……好像……大概是……”

        许霓红着脸,觉得自己快说不下去了。

        她的脸皮就这么薄,哪做得到能和叶修远一样风轻云淡地去聊这种事。

        “嗯?”

        男人用指腹一下下地摩挲着她的虎口,用极具蛊惑的声音,引着她接着说下去。

        许霓被叶修远这么看得有些不自在,她最受不了这种热烈的眼神了。

        “就是……”

        “没事,你随便说。”叶修远拍了拍怀中的姑娘的手背以示鼓励。

        随便说,随便骂。这些他都能受得住,只要别提“以后再也不要了”就好。

        “就是,就是……”许霓就这么“就是”“就是”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话接下去。

        不是她忽然语塞,而是她觉得大白天的实在说不出那些难以启齿的事。

        要当着叶修远的面描述自己的感受还不如杀了她。

        “叶太太,你的反馈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也是新手上路头一回碰你,你的真实反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我走弯路的次数,”叶修远曲着身子,认真地与许霓对视:“这对我们都好。嗯?”

        求求您别用如此学术派的语气聊这么不正经的问题。

        许霓一点小崩溃:“啊啊……你别这么看着我啊,你当晚没说过那些话好不好?”

        “不好。”他答。

        为什么纠结于这个不放啊,喂。按小言的套路叶修远现在就应该问她“早餐喝果汁还是牛奶”啊。

        叶修远伸出食指弹了弹她的额头,声音更温柔了。

        “你前面说‘要不咱们以后都不要了好不好’,既然能这么说就是证明我做的还有不足之处。而我并没有以后都不要了的打算,所以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我必须改善不足。”

        改善不足……

        叶修远那家伙哪里还需要改善啊,他现在的水平近乎于无师自通。这要是再改善下去还不得直接送她上天啊。

        “其实你没有什么不足。就像你说的昨晚到了后面我的确也没那么难受了,我现在就是单纯的有些疼。”

        许霓表示自己都说到这份上了,就千万不要再逼她再聊下去了。

        “嗯……这么疼吗?那要不要找医生开点药?”

        其实也不是叶修远不懂得变通,只是这这种情况下“对症下药”显得太过直男。

        许霓觉得自己要招架不住了。要不是看在这沙发价值六位数,她一定用茶几上的水果刀往沙发上划开一个口子,掏出填充物,钻进去。

        “叶修远,我们换个话题聊好不好?”

        “好,以后不要再说那种话了。”

        叶修远起身拉开了客厅的窗帘,阳光就这么晃了进来。

        “午饭想吃什么?”他问。

        许霓被他问得有些茫然:“这个点不应该吃早餐吗?”

        叶修远笑笑,示意许霓去看墙上的挂钟。许霓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时针已经指向了三的位置。窗外天的亮着的,那么现在只能是下午三点。

        天哪,她怎么昏睡了这么久。算了算了,反正那都是叶修远的错。

        ————————————————

        他们吃完午饭后,空中的云开始合拢,渐渐地天色昏沉。窗外飘起了小雨,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雨势渐渐加大。

        许霓略带可惜地轻叹了一句:“啊……下雨了。不能出去玩了。”

        叶修远倒是不意外,来港城前他就做好了攻略,包括港城国庆未来7天的天气。所以他结合了每一天的天气对旅行计划进行了调整,比如今明两天他就没安排户外活动。

        一方面是天气的缘故,另一方面是许霓身体的缘故。看来还都被他料到了。

        “想出去?”

        “想啊,当然想了。”

        说着许霓就站起身,往落地窗的方向走去,走了两步又被痛感给震到,她回头恶狠狠地瞥了叶修远一眼,结果那个罪魁祸首竟朝她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腼腆妹啊腼腆,叶修远你这么不要脸的,还有必要腼腆吗?

        接下来的两天许霓就这样和叶修远窝在别墅里,反正她走不远,外面也下着雨,便不觉得可惜。

        别墅里设施很全,许霓最喜欢其中的私人影院。

        闲着没事干就拉着叶修远陪她看了一下午的电影,叶修远本以为许霓会找文艺范的青春电影,可没想到她挑的全是科幻片。

        不过只要她喜欢那他陪着看就是了。

        这的确是蜜月,可许霓总觉得就这么窝在家里哪也不去,有种荒废光阴的罪恶感。

        于是乎许霓成了天底下最认真的学生,在蜜月里拿着课本好好学习,甚至是沉迷文献无法自拔。

        “叶太太,我们这是在度蜜月。”雨已经停的了,叶修远正打算拉着她去楼顶看星星,可却没想到她以学习为由拒绝了自己。

        “叶教授,我不想挂科……”许霓握着笔,边说边在书上批注。

        “不至于吧……”在叶修远印象里许霓和他一样都特别擅长学习。天赋摆在那,只要稍加学习,想挂科都挂不了。

        “专业课当然挂不了啦!问题是选修课啊,叶修远你期中的卷子出简单点好不好?我觉得我要不行了……下学期无论说什么,我都不选你的课。”

        当了20多年的学霸,许霓同学第一次体会到学渣挣扎于挂科边缘的感觉。

        “许霓,我记得你是以交换生的身份来南大的。”

        “嗯。”

        叶修远想了想,继续道:“南大要把选修课的成绩计入总成绩,那H大呢?你是H大的学生绩点算法要以H大的为准。”

        被男人这么一提醒,许霓的眼睛都亮了。她放下笔,登录H大的官网,查找绩点计算的方式。

        “哈哈哈哈……”

        许霓手握成拳,高兴的捶着桌子,发出了母猫得意般兴奋的叫声。

        结果这一笑险些停不下来,她将手搭到叶修远肩上,试图让他随着自己一起高兴的摇摆。

        “这么高兴?”叶修远问。

        “那是,我现在都有种自己开了挂的感觉!你看这里,‘交换生在它校若选了培养计划以外的课程,该课程即不算入总绩点’。”

        许霓“啪”的一声把书合上,刚刚神灵附体的感觉,开玩笑地说:“唉,我是不是可以上课睡觉,等醒了就欣赏教授的美颜……”

        叶修远的太阳穴附近的神经不自觉的跳了两下。这态度转变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叶修远轻咳了声:“叶太太,请你注意影响,不要带坏风气。”

        “好的,好的!”姑娘乖乖的应着。

        不知怎么的,叶修远突然有些后悔这么早告诉她这件事。这下她都不打算学自己这门课,计划中的晚间小辅导是不是没法开始了?

        “来来来,我们去楼上看星星。”许霓提议。

        今晚的夜空很美,大概是一连下了两天的雨,空中没有什么云朵,晚上看上去就特别的干净。

        许霓和叶修远肩并肩的坐在楼顶摇椅上,欣赏着这绝美的夜色。

        “对了,许霓。你申请来南大交换多久?”

        “一年呀。”

        许霓应完话后继续在叶修的怀里乱蹭,说来也奇妙,她最近就是迷上了这种感觉。

        “那还有三年对吧?明年开始在英国呆三年。”

        许霓读的是博士,一般从入学到毕业需要四年。她本来就是H大录取的学生,只不过以交换生的身份来南大的交流了一年。

        许霓“嗯”了一声,突然就有些惆怅:“明年九月就要走了……”

        话题突然变得有些沉重,当时许霓选择觉得去H大继续深造的时候,觉得不过!只是三年,分开一下也没什么。可现在突然觉得,三年太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