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30 章

第 30 章

        洗完脸后,许霓拿起木梳,将头发重新梳了一遍。

        她握着木梳的手有些颤抖,于是乎头虽然重新梳了一遍,可发型也整齐不到哪去。

        她再一次洗了把脸,迈开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后院走去。

        脚步还算稳,可心跳却怎么也稳不下来。既激动,又紧张的情绪,就这样在她心中翻来覆去,若即若离。

        终于,许霓走到了后院门口。

        夜色还不是很深,刚入夜的天有着墨蓝色宝石般透彻的颜色。没有云霞的遮挡,今晚的月色很美。

        “砰。”

        在许霓抬头的那一瞬,第一朵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啊……开始了。

        烟花是定制的,绽放出的图案也和市面上的很不一样。常规的烟火中夹杂着各式各样定制的图案。

        爱心。

        四叶草。

        胶头滴管。

        这都是些什么呀……

        许霓看着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男人含情脉脉地看着她,手上拿着个盒子,从沙滩的另一头一步步走向她。

        烟花还在放,而他尚未停下脚步。烟花在天上,而他在地下,这一天一地的许霓都不知道看哪个是好。

        但几乎没做思想挣扎,许霓直接放弃了天上的烟花,选择看着眼前的男人。

        “嘿嘿。”

        在对上目光的那一瞬他们都笑了,笑得傻乎乎的。

        叶修远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牵着她往沙滩上走。天空中的烟花还在继续,重复前面的图案。

        俩人就这么手牵着手站在沙滩上,一同欣赏这月色下的烟火。可看着看着,许霓的视线又落了到男人俊美的脸庞上。

        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烟花爆鸣的声音,一下又一下的在她耳畔响起。

        “你看天上的烟花,它们的图案是不是都很熟悉?”男人的声音冉冉传来,像远处的海浪渐行渐响。

        “嗯……吧。”

        怎么会不熟悉?

        南大公寓书房的书架上摆着她从娃娃机中得到的战胜品。而胶头滴管她更是熟悉,那玩意除节假日外她几乎天天都在用。

        除了四叶草,长这么大了都没见到过实物。

        小时候她总喜欢和小伙伴在三叶草地里寻找着四叶草,可她找了那么多年也没找到,长大后学了生物才知道四叶草是稀有变种。

        小时候她得自己找不到是因为运气不够好,可如今攻读生物博士学位的许霓只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这和运气没关系,生物变异的概率太小”。

        男人打开盒子,献宝般地递给她一个标本。

        许霓低头一看,原来是四叶草。

        “上周我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偶然看到的,就忽然想起10岁那年你对四叶草的执念。”叶修远在她耳畔缓缓地说明自己这么做的原因。

        “你做的很好看,谢谢。”

        凡是他做的她都喜欢。也正是因为那出于叶修远之手,许霓才觉得好看。

        毕竟从专业角度上看,叶修远做的标本也只能在及格线上挣扎。不过没关系,她可以把标本带回实验室再抢救一下。

        叶修远牵着她的手,抬头望着夜空,喃喃道:“还记得吗?我送给你的第一个礼物是胶头滴管。”

        “嗯。我还收着呢!”姑娘的语气难免有些得意。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叶修远送给她的东西,她一样都没弄丢。哪怕坏了,没用了,许霓也会把它们收进盒子,好好保存。

        “还……存着?”听她这么答,叶修远也有些迟疑。

        “嗯,因为是你给的,就没舍得扔。”许霓解释。

        “许霓。”

        “嗯?”

        “你抬头。”

        夜空中的烟火进入高.潮,越来越多的图案出现。

        那些图案滑进许霓的思绪,勾勒起她的回忆。那些光影穿过时光,落在记忆的缝隙里。

        光阴在这一刻倒流,光影在这么一刻与被岁月刻上痕迹的礼物重叠。

        烟火很美,空中亮起的火光映在许霓的脸上,她眼睛亮亮的,有水滋润过的痕迹。

        图案的最后是玫瑰和戒指。

        那些是叶修远还没送出的礼物。

        “许霓,可以闭上眼睛吗?”男人极具诱惑的声音带着令人难以拒绝的温柔。

        “好。”

        许霓的手心有点湿润,用手指一划,果然是紧张出汗了。

        叶修远牵着着许霓往另一个方向走了十来步。

        “3,2,1。可以睁开了。”

        话音刚落,许霓缓缓的睁开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圈用玫瑰摆成巨大心形。心形的中央是用蜡烛摆出一行英文。

        MARRYME.

        叶修远单膝下跪,拉住她的手。许霓的手很小,被男人如视珍宝般握在手中。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叶修远目光灼灼,而她亦如是。

        “许霓,2003年前的10月2日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到今天我们刚好认识16年。可认识了16年,我们关系才有新的进展。我们之间的感情虽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但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挺不容易的。”

        叶修远的语调平和舒缓,却比远处海鸥的鸣叫,晚风的耳语动听的多。

        男人目光真挚,语气真诚:“嫁给我好吗?”

        嫁给他好吗?叶修远想把他所有的好都给她。

        想在清晨哄她起床,想在傍晚与她热吻,想在深夜与她共眠。想就这样牵着她的手,陪她走到时光的尽头。

        “许霓。”他唤。

        “嗯。”她笑。

        紧接着泪就这么模糊了她的眼眶,许霓赶忙抬手抹去脸上的泪。

        “许霓,怎么不应我?”叶修远笑着问。

        该死的温柔。仪式很简单,话也很普通,可就这么的戳中她的心。

        莫名的她哭得更凶了……

        年少时她始终以为爱情就要独竖一帜,幸福就要不落窠臼,而求婚仪式就应该轰轰烈烈的,那世界上的姑娘都羡慕她。

        可长大了才知道,爱情可以平平淡淡,幸福的味道也可以就像白开水那样——平淡无味,可又无法离开。

        而求婚仪式这种东西本就是爱情的附加品,哪怕俗气,哪怕熟到烂大街,只要是心上人用心了,她又怎么可能不喜欢。

        “不愿意?”叶修远压低声音,话里带着几分玩笑。

        “呜呜……”许霓打算抽出被叶修远紧握着的手,抹去脸上的眼泪。

        “我来,”他伸出手时候,替她抹去脸上泪:“怎么哭成这样?”

        “呜呜……不知道……我控制不住自己。”许霓边哭边说,于是乎男人刚擦净的小脸,又哭得满面湿润。

        “愿意吗?”

        叶修远虽然知道她心中的答案,还是执着地想听她说一遍。

        “当然,愿意……”许霓的话里还带着些许哭腔。

        叶修远从盒子中取出戒指,慢慢将戒指从指尖推向指根。

        金属质地指环刚从盒子中取出,套在指上有些凉,可尺寸却合适至极,不大不小,刚刚好。

        这时叶修远已站起身,许霓边哭边踮着脚想要吻他,只是两人的身高差了一大截,仅凭一己之力许霓无法够到。

        叶修远伸出手一把将她抱起:“起风了,有点冷。先亲你还是抱你进去?”

        许霓不加思考地说:“都要,你一起吧。”

        于是乎因为许霓的一句话叶修远的动作难度就这么加了一个档次,不过他也毫无怨言。

        许霓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身前是他的气息,身后是大海的味道。

        ————————————

        洗完澡后,两人就坐在卧室是小沙发上聊着天。

        两人挨着很近,很亲密。虽说是闲聊但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聊天。

        就比如现在许霓正一本正经地科普着生物标本制作流程,叶修远一边胡乱地“嗯”着,一边时不时地亲吻她,而这两者间本就是毫无关系的。

        “对,生物标本制作一般需要……”许霓说了一半忽然停住。

        “怎么?”叶修远关切地问。

        许霓双手环胸,抱着自己的胳膊:“叶哥,我有点冷。”

        冷,其实也正常。

        虽然现在还是十月,可已是晚上,而坐在床上的姑娘就穿着条吊带小睡裙,怎么不会冷。

        “没事,等等就热了。”男人答。

        许霓似乎还不死心,继续道:“要不你就把那套睡衣还我,我真的有点冷。”

        昨天发现睡衣带错后,许霓又火速买了件“良家妇女”款睡衣,就是长袖长裤能把身子遮得严严实实的那种。

        只是前面许霓准备换洗衣服的时候,叶修远直接把那套“良家妇女”款睡衣给没收了。

        “洗完澡后穿睡裙吧,你穿着舒服,”叶修远这前半句话算得上不足为奇,只能后半句话足以让许霓连睡裙都不敢穿了。

        他说:“我脱得方便。”

        许霓预感今晚有不简单的事要发生。

        就比如现在两人坐在沙发上叶修远有事没事都要凑过来吻她。

        “叶修远,要不我们猜礼物吧。”许霓提议。

        现在气氛这么好应该很适合猜礼物吧。

        “好。”男人笑着答。

        许霓从行李箱中拿出那盒包装精美的礼物,重新坐到挨着叶修远坐到沙发上。

        “嘿嘿,我拆礼物啦。”许霓的眼睛亮晶晶的满是期待。

        叶修远“嗯”了声,把许霓抱坐到自己大腿上。

        “你干嘛,这样不方便啊……”许霓嘟囔。

        叶修远坐在沙发的左边,姑娘被男人抱着侧坐在他大腿上,可这样一来许霓的腿就无处安放。

        “你把腿伸直放在沙发上就好。”叶修远帮助许霓调整这姿势,让她坐得更舒服。

        可是她的裙子真的很短……其实平常裙子短些也没关系,因为她会穿上一种叫着“安全裤”的东西。但是她现在穿的是睡裙,睡裙啊,没人会在睡裙里穿那种东西!

        “好。”许霓慢慢舒张开蜷缩着大腿,又不自觉地扯了扯裙角。

        “先拆礼物吧。”叶修远轻抚这她的背,声音里带着许霓察觉不出的情.欲。

        “嗯。”

        随寻双这姐妹也真是的,送给什么呀,包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许霓拆了好一会儿总是才开。

        叶修远用手指绕着她的发梢,提议道:“打开吧,看看里面是什么。”

        “当当当——”

        许霓满是欢喜地揭开盖子。

        盒子最上方是写作“新婚快乐”的贺卡。

        贺卡旁边压着一盒草莓味口香糖。

        许霓还想看看随寻双还送了她什么,便将贺卡拿起,翻动这盒子。

        才翻了一下,手就僵在原处。

        来自世界各国小盒子,用各种语言标明自己的用处。尤其是中文的那个“生计用品”四个字所谓触目惊心。

        许霓正打算盖上盖子把盒子扔出去,手忽然被人握住。

        叶修远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握住她打算扔盒子的手,半是商量半是蛊惑道:“霓霓,我们物尽其用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