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28 章

第 28 章

        “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说这是随寻双送给我们俩的吗?”

        叶修远一边说一边试着关上许霓行李箱的密码锁。

        “我说过了吗?”

        她知道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可还是想假装没有说过。

        “算了,你要就都给你吧。”

        反正他也不缺什么,这份夫妻共同财产她想一人独占,那就独占吧。既然是她闺蜜给的礼物,那他也没什么好抢的。

        叶修远替她拉上行李箱的拉链,又锁上密码锁,将她的箱子推到墙角,让她的箱子依偎在他的箱子下。

        他的箱子的灰色的,许霓是米白。

        而现在许霓穿着灰色的连衣裙,叶修远穿的米白色的衬衫,颜色又刚好是相反的。

        “你怎么知道我行李箱的密码?”

        她不是还没和叶修远说过吗……

        “我也就刚刚试了一下,没想到这么碰巧。”

        其实也不算碰巧。

        从开始尝试到现在也有一两分钟了,叶修远将自己能想到的密码都试了个遍,最后意外发现她又用了和他一样的密码。

        “算了算了,密码被别人知道多没意思……我明天就改了它。”许霓的鼻尖有些痒,她抬手挠了两下,那块地方便有些红。

        叶修远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没事,我不会乱翻你的东打,就算有见不得人的东打我也看不到。”

        许霓:……

        她又没有什么特殊的小癖好,行李箱里怎么可能会有见不得人的东打?

        “洗洗睡吧,明天还有赶飞机呢。”

        “好。”许霓打着哈欠走去洗涑。

        ————————————

        许霓失眠了。

        今晚她闭上眼后便越来越精神,最终辗转反侧,一夜难眠。

        她忽然想起小时候班里组织了春游。

        在春游的前一个晚上她也是这样又激动又紧张,结果第二天眼睛又红又肿,眼皮沉甸甸的坠着,怎么也打不起兴致。

        “还没睡?”男人的嗓子带着倦意。

        叶修远浅眠,许霓躺在他身边来回翻了几次身,他自然也醒了。

        “嗯……我觉得今晚是睡不着了。要不我去客房吧,影响到你也不好。”姑娘吐字清晰,声音里满是歉意。

        “不用去客房,”叶修远翻身柔声道:“怎么就不想睡了?”

        “可能是有点紧张吧,明天是我第一次度蜜月,第一次什么的难免都会有些紧张吧。”

        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害羞的事,许霓觉得自己的脸蛋烫烫的。用手一摸,还真是。

        她害羞得把脸穿进被窝里,在被窝中闷了几秒才想起现在黑灯瞎火哪怕她羞得无地自容,枕边人也不会看出。

        许霓重新将脑袋探出被窝来,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许霓?”

        “嗯?”

        “真的失眠了?”

        “嗯……”

        “那我带你入眠?”柔情无限的声音和窗外的风雨声夹揉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哪个更温柔。

        可是带她入眠?

        她之前怎么都没听说过还有在操作?

        虽然不知道叶修远打算做些什么,但眼下她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好。”许霓应。

        叶修远没开灯就这么直直地从床上坐起,没有说话,替她调整好枕头的位置。

        “嗯……”许霓乖乖地等着他下一步动作。

        她维持着睁眼的状态,可夜太深又太黑,她什么也没看到。

        “好了?”她问。

        下一秒,密密麻麻的吻落到了她的脸上。

        “唔……”

        他怎么一上来就亲她的眼睛呀,幸好她闭得快,不然,不然……

        然后男人的吻一点一点移动。

        脸颊。

        嘴角。

        最后落到她唇上。

        许霓精神得很,便耐起性子来回应叶修远。

        两人就这么亲了好一阵,可到了后面许霓觉得自己越来越精神了。

        吻不深但也不浅,而这种事情本就是练得越多越娴熟。他还记得开始的时候许霓懂得换气,总憋着满脸通红,而现在在叶修远的指引下的技术也渐渐变好。

        “叶哥,我好像更精神了……”许霓张着嘴轻轻的喘息着。

        ……

        “更精神了?”

        怎么和他想的不大一样了?记得以前每次深吻后她都是大口地喘着气,很快就疲倦不堪了。

        好像知道了,应该是她技术进步了。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不等许霓再次回话,铺天盖地地吻再次落下。

        叶修远的吻依旧让她很舒服,不过男人很快就起了坏心思——一点点地加深这个吻,到了后来毫无掩饰地对许霓进行技术压制。

        这回许霓自然是跟不上了。

        而叶修远毫无保留地吻着,自然很吻得尽兴。

        吻到最许霓在躺在床上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我……我好累……”

        “累就睡吧。”叶修远在她头上留下一吻,捏起被角替她理了理被子。

        “嗯……”

        许霓轻轻地应了声,侧过身在叶修远的怀里蹭了蹭。她抓着他的衣角,身子微微蜷缩着,有点像经过一天运动后疲倦不堪的小猫。

        这回她入睡得很快。

        ————————————

        许霓昨晚虽然睡了,但睡得晚。

        昨晚叶修远“折腾”完她已是夜半三更,虽然她被折腾完后迅速进入了深度睡眠,但因为早上要早起赶飞机,这前后加起来许霓的睡眠时间不过4个多小时。

        许霓打算在飞机上补觉,可上了飞机后琐事又有些多,最后迷迷糊糊的也只睡了一个小时。

        这生物钟多多少少的就有些乱了。

        前面在飞机上许霓还有些迷糊,可一下飞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顿时精神抖擞。

        到港城的时候是早上十点,今天是晴天,阳光正好。

        司机在前面开车,他们两个人就坐在后座上。

        不知道为什么许霓总觉得车内有些沉闷,她挪个位置,伸手降下窗户,挨着车窗坐好。

        港城四面环海,带着湿气的海风一下子就穿过车窗涌入车内,散散乱乱地吹开她的发丝。

        “港城挺好的,就是人太多。”

        许霓和叶修远一样都不喜欢待在人太多的地方,可今天是国庆来港城旅游的人自然不少。

        “这是没办法的事……”叶修远也有些无奈。

        平常他们忙,好不容易到了国庆他们放假了,其他人自然也放假了。

        男人顿了顿开口补充:“不过也还好,我们可以不去人多的地方,别墅后面带一小块私人海滩,要是嫌人多,我们也可以不出去。”

        “那也待不了七天吧。”许霓答的倒是挺认真。

        “我看未必……”叶修远挑了挑眉,眼里竟带着几分大男孩玩味是笑意。

        当然是未必。随便打情骂俏一下,再别出心裁地安排上几个鸳鸯戏水,全然就是没羞没躁、丰富有趣的生活。

        不过肯定还是要出去的。既然来港城了就要带她体验一下人文风情,当然这只是他们茶余饭后的安排,什么是主要目的什么是次要目,他自然分得清。

        闲聊中,司机师傅已将车开进别墅的大门。

        别墅不小,前面有个小花园,后方带着私人海滩,楼顶还有人工温泉。虽然别墅的外观比较低调,但综合它的地段,装修,附加设施俨然就是个豪宅。

        许霓拉着小箱子推开门走进一楼,打量了一眼,情不自禁地发出啧啧赞叹。

        “叶修远,我觉得空气里弥漫金钱的味道。”

        之前就听叶修远说过他们在港城有套海景别墅,可当看到实物的时候许霓还是有种钓到金龟婿的感觉。

        “喜欢吗?”

        “当然喜欢。”

        谁会和钱过不去。“不住豪宅,要住寒舍”这种违心的话许霓可说不出。

        许霓再看叶修远时还是用那种“大佬我能不能抱你大腿”的眼神。

        “喜欢就好。”叶修远伸手接过去姑娘的行李箱,垂眼看着她:“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叶太太,我的就是你的,这是夫妻共同财产。”

        “唉,怎么办?我都不想努力了。就想安安心心地做个豪门阔太。”许霓一半打趣,一半玩笑。

        叶修远自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的,不过也很是配合地应:“行啊。我想金屋藏娇,你愿意吗?”

        许霓意味深长的看了身边的人,暂时先不做表态。

        两人吃完午饭后,管家和厨师也就离开了。硕大的别墅子下就只剩他们两个人。

        “走吧,我们出去。”许霓提议。

        “好。”

        今天没有计划安排,两人就在别墅附近随便逛逛,可还没逛多久,许霓又突然改变主意——让叶修远把车开到老城区。

        “怎么突然想来这里?”

        老城区的步行街人本来就多,又撞上国庆假期,这一眼望去黑乌乌的全是人头。

        “茶点小吃呀。这条街的小吃不是闻名遐迩吗?”

        街上人头攒动,环境过于喧嚣以至于小贩的叫卖声都听不大清晰。许霓怕两人走散,便主动牵起叶修远的手。

        “是不是不喜欢阿姨做的菜?”

        吃完午饭到现在不过一两个小时,叶修远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她中午没吃饱。

        “不是啦,阿姨做的饭很好吃,我就是单纯的嘴馋。”许霓拉着叶修远坐进一旁的店铺,点了两份双皮奶。

        之后就是这样随便逛逛,随便吃吃。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他们便回到海边别墅。

        “还吃晚饭吗?”叶修远问。

        “先不吃了吧。”

        哪还能吃得下晚饭,她前面吃了那么多,现在都已有九分饱,而平日里她吃的也不多,现在胃便感觉有些撑。

        步行街上茶点、小吃琳琅满目,卖相大多也精致漂亮,多数还是高卡食品。女孩子嘛,看到又好吃又漂亮的小点心自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爪子。

        完了,这回去估计得胖个两三斤。

        许霓抽回被叶修远握着的那只手,将两手捧在脸前反复端详着。

        “怎么?”叶修远停下脚步,侧身看着她。

        “我好后悔啊……”

        许霓将两爪子翻了个面,露出一副恨不得把它们剁了的表情。

        “没事。你现在挺瘦的,胖一点也没关系。反正只是一顿而已”

        “可我最近正在减肥……”

        大概也没想到自己破功得这么快,许霓说起话来没什么底气,说话声也越来越小。

        “减肥?”男人的声音忽然就有些冷,像是二月初尚未化开的冰。

        “嗯……吧!”

        其实现在许霓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在减肥了,昨天晚上吃了第一顿减肥餐,这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咕咕咕了。

        两天手牵手在沙滩上散步。

        风从海面上吹过,带来大海咸咸的味道。他们都没穿鞋,脚下的沙子很细很软,许霓很享受这种沙子滑过脚背,慢慢下陷的感觉。

        他们一步步的往前走着,脚下踩着的沙子也渐渐湿润,海浪离他们越来越近。

        “你就这样挺好的。”叶修远突然开口。

        “啊?”许霓有些茫然。

        男人揉住许霓的肩,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地站好。

        “就这样挺好的,我不喜欢太瘦的女孩子……不希望你减肥。”叶修远自然知道女孩子天□□美,在减肥这件事上是永无止境的。

        “这样吗?”

        不是说男人都喜欢瘦瘦的姑娘吗?叶修远这反应怎么和她你想象的不太一样。

        “嗯。”男人言简意赅地应着。

        其实许霓再胖一点也没什么不好,身上的肉多一些,他摸着也舒服。

        “叶修远你说我等下要不要跑步或者做个运动什么的?我前面吃的那些东打,全是高卡食品。”许霓边说边叹气

        “好啊,顶楼有个健身房,我陪你一起。”叶修远自然而然的应着,可走了两步又忽然驻足。

        许霓也跟着停下脚步,顺着叶修远的目光望去。

        夕阳的光影笼罩着大海,海水染上了浅浅的红色,海浪就这样一下一下地搔着人的脚丫脚丫。在视线所至海平面的尽头,大海一点点地吞噬着落日。

        “好美。”

        “嗯,以后我们可以经常来。”

        俩人就这么站在原地目送着落日的离去,大概是要涨潮了,渐渐的海水漫过他们的脚踝。

        “走吧,涨潮了。”

        “好,健身房在顶楼是吧,那我洗个澡先上去了。”

        大概是她的这句话激起了叶修远某方面的联想,突然改变主意,开口道:“要不就先不去健身房了,那里还没打扫过,空气也比较沉闷。我先喊人打扫,明天我们再去也不迟。”

        许霓也没怀疑过他话里的真实性,直接将叶修远的话默认为事实。她略带可惜地说:“没事,明天吧。”

        其实叶修远也不是故意骗她的,他只是想到许霓现在去健身房运动肯是需要消耗大量体力,那么晚上如果有其他事情也需要体力……那她会不会吃不消?

        “没事,我们可以做其他运动。”

        “好。”

        姑娘的笑太单纯,叶修远看着都有良心不安。

        “对了对了,到晚上了。嘿嘿!”许霓走着走着便傻笑起来。

        “怎么了?”叶修远不解。

        许霓说话前断了几秒,然后才神秘兮兮地说:“我们快走吧,随寻双不是送了个礼物让我们今晚拆开吗?”

        说起拆礼物许霓就莫名的兴奋。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无论是拆礼物还是拆快递,都能给他带来惊喜的感觉。

        “你昨天不是说要占为己有的吗?怎么今天突然改变主意了?”叶修远俯下身替她拍去脚腕上的沙子,话里带着几分打趣。

        “还是一起拆有意思吧,毕竟是送给我们两个人的。”

        许霓刚开始的时候认为随寻双给的礼物估计就是口香糖,觉得没什么新意就先搁置在一旁。不过后来随寻双既然能交代她在特定的时间打开,那礼物应该就不止是口香糖吧。

        “好,你先上去,我等等就过来。”

        叶修远也有事要先准备,之前漏的今晚都要补上。

        他想将最好的都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