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27 章

第 27 章

        问:当你气得眼红坐着老公大腿上,解他领带,扒他衣服的时候,大功告捷后得意洋洋的看着他,而他却让你继续,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许霓:这种体验也就那样吧……这问题一定是单身狗问的,只有单身汪才会喜欢问这种令人羞涩的问题。QAQ

        此刻车厢内,姑娘正坐在男人大腿上。

        许霓先是有些懵圈,然后将叶修远的话重复了一遍:“继续欺负我好不好?”

        “嗯……你随便欺负。”男人重复道。

        随便怎么欺负都可以?

        叶修远是什么意思?受虐狂吗?

        她低头瞥了叶修远一眼,他的衬衫松松垮垮地敞开,借着车上恍惚的顶灯许霓的能看到他若隐若现的腹肌。

        视线就这么不自觉地在那停留。

        “看够了吗?”男人的声音不像以往那样平缓,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既有磁性又有柔情。

        迥然不同的声音让姑娘有些不知所措。

        “看够了,那就开始吧……要是没有看够,那也先开始,等欺负完了,我给你看个够。”叶修远左手压着姑娘的小手,右手扶着她的肩。

        见她没反应,叶修远一时起了坏心思——他把姑娘拉进自己的怀里,让她感受一下此刻自己胸腔内热烈的心跳。

        叶修远的心脏跳得很快,许霓的耳朵贴着他的胸口,本能想要退后。

        “许霓。”男人的声音低低的。

        “我不会!”许霓羞得红了眼,欲哭无泪地撇过头,不去他。

        叶小远低头看了看自己胸腔零零散散扣子,又将目光移到她握着自己领带的手上:“怎么可能不会?你前面不是挺厉害的吗?”

        “霓霓,你继续前面的行为就好,”叶修远边说边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扣子:“也没剩几个了,要不要考虑全部解开?”

        “叶修远我真的不会,真的……”许霓一脸为难地收回手,可也不知怎么地叶修远的第六枚扣子也被她一起收了回来——她把叶修远的扣子给拽下来了。

        完了。

        完蛋了。

        ……

        啊啊啊!

        她在干什么啊!

        她绝对没有欲拒还迎的意思。

        “那我教你好不好?”男人的语气又是撩人又是循循善诱。

        “我不想学……”

        许霓一点都不想知道叶修远想教她什么!

        叶修远现在的感受不算好,可他还是拿这姑娘一点办法都没有。

        男人伸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一点点抬起姑娘的脑袋逼迫她与他对视:“那你种个草莓好不好?就一个。”

        又是好不好……

        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语气……

        搞得她好像是那种把人用完后翻脸不认人的渣渣。

        好吧……不用好像,她就是了。

        唉,她怎么胆子肥得连男人的衣服都敢扒了。

        “种……种就种吧。”

        反正种草莓的仇,她不是一直没报吗?

        那就当报仇吧,许霓对自己说。

        在橘黄色顶灯的渲染下,男人的锁骨是那么的诱人,锁骨的上方有颗喉结,在许霓的注视下那颗喉结还动了两下。

        不知道为什么,许霓突然想起亚当夏娃的故事,而那颗被人称为“亚当的苹果”的玩意自然是诱人的不得了。

        许霓盯着看了两秒,她抬起手放在两人间,犹豫了一会指腹才落到“苹果核”上。瞬间,空气忽然变得特别暧昧。

        叶修远低头看着她,一瞬不瞬。

        许霓心脏狂跳,然后着了魔似的吻了上去。

        “就这样吧……”姑娘抬起头看看自己的作品,应该勉强及格了吧。反正她是觉得挺好的,毕竟是自己的亲自做的。

        “可我觉得……草莓的保质期估计……还不两天?”语气虽是调侃,可话里还带着些轻喘。

        “不喜欢就拉倒。哼,你以后也别想要了。”

        她好不容易才弄出来的玩意,那男人居然嫌弃,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没有,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才希望能在我身上留的久一点。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在草莓没了可以再种……”

        许霓觉得叶修远和她一本正经讨论着“种草莓”的样子,不太是像在讨论这种“草莓”,倒更是像在讨论那种“草莓”,嗯……就是她小时候和叶修远一起在地里种的那种。

        “回家吧……我还饿着呢!”

        他们两个前面饭还没吃两口,就到车上这么耗着。虽然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这么耗着还是很费体能的。

        “我去打包?回家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吃。”叶修远提议。

        “好,我们不浪费。”

        叶修远打开车门,去打包前面只动了几筷子的食物,许霓坐在车内等他。

        幸好这车窗玻璃的隔离效果好,不然他们刚刚就在学校附近做出这么亲密的行为,被人看到了难免要说闲话吧。

        很快叶修远就提出打包盒回来,速度之快让许霓都有些吃惊。

        “你好快呀。”

        叶修远“嗯”了声,把车快速开到小区内。

        他下车走路的速度也很快……

        然后回到家后叶修远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去洗澡。

        许霓只觉得有些古怪,不过也没多想。她弄好饭后,叶修远正洗完澡出来,坐到她身旁,打算和他一起吃饭

        “阿嚏……”叶修远捂住鼻,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这么热,怎么感冒了?”许霓关心的问。

        “没有感冒。”叶修远看了她一眼,毫不掩饰道:“刚刚洗了个冷水澡。”

        话就这么断了,男人留下一个你自行揣测吧的眼神。

        好了,这是许霓是懂了,连带着叶修远前面那些行为她也一起懂了。

        “辛……辛苦了。”她想了半天,最后也只是憋出这三个字。

        “嗯,很辛苦。没有下次了,下次我不想让自己再辛苦了……”

        叶修远你停下!还在吃饭呢,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啊!

        ——————————————

        兔耳朵风波过后,许霓趁着叶修远没注意,把参加睡衣派对用,戴着兔耳朵的睡衣藏到了柜子的最深处。

        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吧。

        工作日的白天都是各忙各的,等有空就窝在一起,再有空就亲密一下。

        而因为两人都极其注重隐私,不希望有外人插入他们的生活,所以没请管家也没找做饭的阿姨,柴米油盐的事便需要他们自己处理。

        不过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这些事自然也就不觉得也不烦躁。

        日子淡淡地过着也是舒服。

        很快时间就到了国庆前一天。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叶修远问。

        “应该吧。”许霓边清点行李箱内的东西边答。

        明天就是国庆,他们是早上的飞机,到港城的时候正是中午时分。然后要就开始他们两人的蜜月之旅。

        嘿嘿,蜜月之旅。

        有些害羞又有些期待【不好意思.jpg】。

        “想什么呢?”

        这姑娘怎么总是喜欢脸红,他们不在正在整理行李吗?叶修远都搞不明白有什么事情值得她脸红了。

        “没……没想什么。”许霓答。

        回答完问题后许霓合上唇瓣,眼神忽然放空。

        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但又想不起自己忘带了什么,唉,自己的记性也不算差,怎么到关键时刻就忽然出故障了。

        唉,她前面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就反复提醒自己要记得带那东西,只可惜现在自己知道要带那东西,却连那东西的名字都给忘了。

        “叶修远,你是不是也觉得少了什么?”许霓转过身看向身后的男人。

        叶修远大致翻了翻箱子里的东西,开口道:“差不多吧,我觉得既然是去度蜜月那也没必要带太多东西,反正只要带上你其它东西都不是问题,没有的可以买。”

        听叶修远这么说,许霓自然也没有先前那么焦虑,但还是开口补充道:“可我总觉得漏了什么东西……还是挺重要的那种……”

        叶修远低头看了她一眼鬼使神差道:“你是不是忘带了兔耳朵?”

        兔耳朵?

        ……

        ……

        叶修远,你还真有脸了!竟然还敢在她面前提“兔耳朵”三个字,怕是活腻了吧。

        许霓阴着脸不去理会叶修远的其他行为,转身的刹那她眼角的余光从桌子下方的一个小盒子上划过。

        她想起来了!

        她忘了这个东西——随寻双送她和叶修远的新婚大礼,之前还特意交代他俩在蜜月第一天的晚上一起打开来着。

        许霓起身走过去把那个盒子放进行李箱里。

        “这是什么?”叶修远指着那个包装精美的的小盒子问。

        “随寻双送我的新婚礼物,我一个人的,和你没关系!你只有在一旁看着我拆礼物的份!”

        哼,虽然随寻双原话是让他俩一起拆礼物。可她许霓现在生气了,打算把叶修远的份给私吞了,通通占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