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26 章

第 26 章

        喜欢是喜欢,可那也只能在别人看不到是时候偷偷摸摸喜欢一下。毕竟不是小朋友了,有些东西她就算喜欢,那也只能暗搓搓地喜欢。而叶修远的行为有点像将她的小癖好公开于众。

        “叶修远!”

        炸毛的垂耳兔,边自残耳朵边气呼呼地瞪着叶修远。但估计是叶修远夹得太牢固,许霓“自残”了好一会儿也只是摘下一只。

        许霓的情绪算不上平静,但考虑到现在自己在公开场合,便克制着情绪。她低头扒了两口饭,忽然就觉得这饭难以下咽。

        看来这账还是得先算。

        “嗒。”筷子被姑娘重重地放下。

        叶修远听见动静,抬头投来询问的目光。

        “我们先谈谈,等等一吃。”

        许霓站起身,示意叶修远和她一起走出门。

        门外是一条小路,来往车辆不多,可依旧不适合进行所谓的谈谈。

        叶修远也知道许霓的生气了,他边反思自己的行为,边伸出手打算替她摘下帽子后方半悬着的单只兔耳朵。

        “你别碰!”姑娘的语气明显染上了小情绪。

        叶修远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也不知道该放到哪。

        “钥匙呢,”许·单耳兔·霓朝着马路对面的那辆车扬了扬下巴:“我们去里面聊吧。”

        许霓没让叶修远摘下帽子上的兔耳朵是有原因的。既然丢脸丢了一整天,那也不差这几分钟了,而等会儿头戴着“证据”和叶修远算起账来会更有底气。

        她觉得自己这次十拿九稳,只要叶修远别在她算账的时候撩她。

        嗯,只要。

        “你……你先进去,坐后面。”许霓傲娇地说。

        叶修远拉开车门,斜过身子将车钥匙插入钥匙孔,轻轻转动。然后关上驾驶座的车门,乖乖地坐到后排。

        明知道这姑娘很有可能要发火,可他却竟然有点小期待。

        许霓跟着叶修远后面也坐到后座上。

        这次她轮到她关车门了,哼哼……她一定要酷一点。

        于是许霓同学学着小说里的霸总阴着脸,一言不发。

        “砰——”车门被许“霸总”一把甩过。

        顶顶灯上发出淡黄色的光,打在她面无表情的小脸上,她挺起身子和叶修远对视了片刻,然后慢慢地挪动身子把叶修远从后座的左边逼到右边。者后把人逼得贴着车门。

        这种感觉真爽,有种霸气侧漏的感觉!叶修远欺负她的,她通通要欺负回来。

        她早就想这么干了,哼哼,这下终于如愿以偿了。

        即便两人都是坐着,可叶修远依旧比她高出了一截。许霓若要看他,便需要抬起头,而需要扬起头看人就会让她在气势上先败下阵来。

        许霓紧抿着唇,表情略带不甘。

        叶修远看着她这副模样也是了然,伸出双手将她一把抱起。

        下一秒,许霓坐到了叶修远的腿上。

        姑娘一时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傻眼了。

        俩人之间的动作暧昧的很,可许霓一心只想把人欺负回来,把这仇给报了,自然也就没太注意坐势什么的。

        虽然都坐到男人腿上了,可她还是比叶修远矮了一点。于是叶修远配合地收拢了身子,而许霓见他做出这样的动作,更是满意地挺了挺腰杆。

        “好了。”叶修远说话时需要抬眸才能与她对视。

        而许霓则是继续维持着冷冰冰的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她甩了甩脑袋,那只兔耳朵就在叶修远面前来回晃了几下。

        许霓将摘下的那只兔耳朵一把甩到叶修圆手上,冷冷发话:“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叶修远!”

        许霓表示得用实际行动向叶修远证明她不是好欺负的。

        老虎不发威,还当她是小猫咪呀!哼,就算她当不了老虎,只能当猫,那也是只张牙舞爪、牙尖嘴利的野猫。

        “抱歉,前面是我做的太过分了。”男人开口道歉,他顿了顿又解释其原因:“我当时就是觉得你其实挺喜欢的,就是不大好意思在我面前戴着。但其实这没关系的,你喜欢的我都不嫌弃。”

        许霓知道叶修远是在认真地解释,可他那句“但其实这没关系的,你喜欢的我都不嫌弃。”竟有些满分情话的味道。

        心顿时就软了一大半。

        ……

        好了,还没开始干正事呢,她便已原谅叶修远。

        不行,原谅是原谅了,但也只是在心里先原谅他,暂时还不能表现出来。

        毕竟按这节奏下去,接下来就是她被她撩,被他套路。虽然许霓对这些并不反感,甚至还有一点点喜欢,但这样下去,这帐那就真的没法算了。

        “叶修远,我又不是只在你一个人面前不好意思,你知不知道我脸都丢光了!”许霓边说边扯头上剩下的那只兔耳朵,可估计是她因为太急,又找错着力点便怎么也弄不下来。

        越是这样来她越是急,者后都忘记兔耳朵是夹在帽子上——可以把帽子直接摘下来。

        叶修远也不搓破,就当作也没想到。他拍了拍许霓的背,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一替她摘下帽子上夹着的兔耳朵。

        “好了好,不生气了。”叶修远将那只兔耳朵叠好,轻轻地放到她手心。

        熟悉的帆布质感从手心传来,许霓看都没看那团浅灰色的东西,直接把兔耳朵甩到一旁。

        叶修远也不急,只是伸出手捡起掉到地毯上的兔耳朵,又习惯性地拍走它上面的灰。将那两只兔耳朵叠放在一起,用纸包好,放进许霓的小包里。

        “和我在一起之后……你就总是欺负我。”

        似乎想到自己今天从早上开始就被叶修远套路,许霓莫名的不服气。

        “以后不会了。”叶修远边发誓边抚着她的背,仿佛在给一只炸毛的兔子顺毛。

        “所以,我要欺负回来!”许霓懒得拐弯抹角,索性将话说得明明白白。

        “好,你随便欺负。”叶修远笑着答。

        他边说边托着她的腰,帮助她调整了个姿势,让她坐得更舒服些,也更方便她欺负他。

        叶修远态度这么好,她突然就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打和骂肯定是舍不得的,那还有什么其它的欺负方式?

        许霓的眼珠子上上下下动着,认真打量着叶修远,者后目光停留在他脖子的下方。

        “嗯?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男人的嗓音带着些低哑,温柔又不失性感。带含笑的声音软化了调情的味道。

        “想……想好了!”姑娘顿了两下,又重新恢复自信的语气。

        “想解开我领带?”叶修远问。

        这本来还是底气十足的,可现在被叶修远这么一问,忽然感觉是被人撞见了秘密,羞耻感爆棚。

        于是许霓气急败坏地伸出手去扒叶修远的领带。

        其实凡是解开过领带的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件难事,除非的没找到方法的孩子。只是许霓虽然的确是个自学习能力超强的娃,可这终究是她第一次解别人的领带,而在这种时间、地点、环境下所谓的无师自通自然是不存在的。

        她就是那个没找到正确方法的孩子。

        她左右拽着带结,可就不见它散开。

        “不是这样的,霓霓。”叶修远倒是很耐心地解释,将手搭在她手腕上,将她的手放到带结上,指引着她:“这里往下拉……嗯就是这样。”

        好像是真的松了些。

        许霓的手悬在半空中,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只得等着叶修远进行下一步指导。

        “嗯……你一拉一下这里。”

        “嗯。”许霓将手移到叶修远所指的地方拉了拉。嘿嘿,成功!

        叶修远的领带被许霓得意地拽在手里,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战胜品,满意地哼了两声。

        姑娘走火入魔的伸出另一只手,去解开叶修远衬衫上的扣子。

        以前都是他解开她的扣子,今天她要欺负回来。

        许霓一鼓作气解了叶修远三枚扣子,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叶修远做事喜欢循序渐进,包括在夜里和心爱的姑娘进行行为交流也是这样,他总是一点一点地慢慢来。

        当然正是因为叶修远总是喜欢缓慢地移动着进度条,所以他每次进一步的亲密行为便没让许霓感到不适。甚至昨晚叶修远解开她第四枚扣子的时候,她还意外的有些享受。

        许霓这姑娘做事总有种不服输的精神。叶修远都有解了她四枚扣子了,那她肯定也不能输。

        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趁着胆子还肥着又解开男人两枚扣子。

        3+2=5。

        叶修远四枚,她五枚!

        晚是晚了些,可她后来居上,一下就赶超了叶修远的进度。

        许霓收回手,春风得意地看着叶修远,忽然就有种奴隶翻身,把歌唱的神气感觉。

        她一只手放在自己大腿上,另一只手则是搭在叶修远的西裤口袋上。惯性使然的缘故,许霓抬起头看这眼前人时,下意识地蹭去手心的汗。

        蹭了两下才发现,她手蹭着的并不是自己,便赶忙停下动作,打算将手收回去。

        只惜为时已晚,许霓刚抬起手还没开始向后移动,就被男人按了回去。就这样她的手又重新落了回去。

        她就坐在他大腿上。

        叶修远处在临界状态,陪她这般打闹本就有花费很大的精力,而此刻她的小动作无疑就是在他身上点火。

        “许霓。”

        “嗯?”

        “你接着欺负我好不好?随便怎么欺负都可以。”

        男人将她的手按在自己的手下,声音里还带着几分克制。

        是的,随便怎么欺负都可以,总比让他一个人自燃自爆要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今天他叶修远就任她摆弄。

        嗯,只要她肯摆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