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25 章

第 25 章

        许霓记得叶修远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在他们没在一起或者是刚在一起的时候,叶修远对她单纯得很,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套路满满,俨然就是个心机boy。

        “你先等等。”似乎想起了什么,许霓解开丸子头,从包中拿出小镜子和梳子,正对着镜子梳着头。

        叶修远以为女孩子爱美,只是想要单纯想换个发型,便也没细想。

        然后她戴上了没有镜片的银丝镜框,又从包中拿出一顶浅棕色的贝雷帽戴上,叶修远惊了。

        显然她这么打扮就是为了伪装,还是不大想被人认出来。

        “肯定有南大的学生在这实习吧……刚刚我都听到有人喊你叶教授了。”许霓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解释。

        她今天陪着自己到处撒狗粮已经是做出了很大退让,叶修远虽然对她现在的打扮有些不习惯但也不打算再逼她。

        可她现在这打扮,也不大符合年龄。

        那是一款带着帽檐的棕色贝雷帽,许霓把帽檐压了又压,头发就散在肩上。大概是刚拆了丸子头的缘故,她的头发不是很直,有点乱但又不失美感。

        听这描述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可问题就在于那顶贝雷帽不是一顶普通的帽子——帽子正上方立着对兔耳朵!

        “你喜欢这种风格?”男人皱眉。

        叶修远不知道这种风格是日系还是传说中的lolita。

        “怎……怎么可能!”许霓手一抖梳子掉到了地上。

        其实这种风格许霓也是第一次驾驭。

        她的确有一颗粉红色的少女心,可却没这个胆子。虽然她还在读书,长得也不着急,可她却真的不小了。博士生装嫩到带兔耳朵的地步,说出去可是要被人笑掉牙的。

        “帽子是我的,但这兔耳朵是侄女夹上去的,她忘记取下里了。这兔耳朵我等等就摘下来!”她信誓旦旦的样子让叶修远忍不住笑了声。

        “西西的?”

        “嗯,是她的。”说话间许霓转过身,让叶修远帮她把那对兔耳朵摘了。

        “她今年多大?”叶修远记得他当年出国的时候西西还是被人抱在手上的年纪。

        “这个12月,她就5周岁。”

        叶修远忽然感慨:“西西都5岁了。”

        “表姐她本来就比我们大嘛,结婚又早。”

        大概是想起了那个小萝莉,许霓便露出一脸姨母笑。

        “姐就比我大一岁,可现在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叶修远这句话是说给许霓听,话里有话。

        “嗯,西西挺可爱的。”许霓假装听不出叶修远话中藏着的意思。

        进她这反应,叶修远也不搓破,反正也才开始,还不用这么急。嗯,有些事两人心照不宣就好。

        叶修远伸手将帽子正上方的兔耳朵上取下,看着帽子愣了几秒,偷偷地将东西夹到帽子的最底部。

        幼稚就幼稚吧……

        这兔耳朵这么可爱,不给她带上怪可惜了。

        于是许霓小可爱一秒变成软萌的垂耳兔。

        “收起来?”许霓对着镜子照了照,没看进高高立着的兔耳朵便以为叶修远收起来了。

        “嗯。”男人不自然地眨了两下眼睛。

        ——————————————

        正值饭点,食堂里人不少。

        许霓本来以为自己这样很容易混到人群中,可到了之后她就发现自己错了。

        她明明刻意和叶修远拉开了一小段距离,可为什么总是有人往她这个方向偷瞄,难道她和叶修远的事这么快就传出去了?

        许霓不甘心地继续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叶修远察觉许霓故意拖拖拉拉的跟在后面也不急,他站在刷可窗口的附近等她开口喊他。

        她手上拿了果汁,没有员工卡是不能结账的。

        那头,姑娘拿着果汁站在结账窗口。

        “阿姨,能不能扫二维码?”许霓不打算叫叶修远,还想再坚持一下。

        “不能。”阿姨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说。

        ……

        ……

        这下许霓不得不开口:“叶修远。”

        因为两人之间还是隔了些距离,为了让叶修远听到许霓的声音不能太小,而她这么一叫周围的人却还是听到了。

        听到许霓这么一喊,那阿姨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她前面就听别人说,今天叶总带女朋友来公司。而眼前这姑娘没穿职业装,也没有员工卡,一看就不是公司里的人。

        更何况公司上上下下有哪个人敢直呼其名,还不都是恭恭敬敬地叫着“叶总”,而这姑娘的语气随意里又揉着几分亲密,显然关系很不一般。

        之前他们说的应该就是这姑娘了。

        就是叶总的口味有些独特呀,姑娘的帽子还夹着一对兔耳朵,这应该还在读大学吧?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管太多闲事比较好。大学就大学,只要成年了就好。

        叶修远闻声走了过来,替她刷完卡后,将他手上的果汁放到托盘里一起端走。

        众人一看,顿时了然。

        餐厅左侧。

        实习生A耳语:“那个就是叶总的小女友吧,是不是刚成年呀?”

        “啧,没想到啊……不过应该是成年了,只是打扮得嫩些。”实习生B小声应。

        “喂,你们两个说话小声点,被听到了就不好了。”另一个女生压低声音提醒。

        餐厅右侧。

        “阿倩,你今天早上不是看到了吗,怎么都和我们说她的年龄呀?”

        “早上这姑娘没带兔耳朵,看上去也没现在这么小……也就比叶总小个三四岁。”

        餐厅中央。

        “我看叶总是故意的,平常怎么会和我们挤一辆电梯?又怎么可能来食堂吃饭?”年纪较小的姑娘问自己的男友。

        对面的男人不屑地哼了哼:“哼,刚交到女朋友的男人都是这样,我当时炫耀起你来可不比叶总低调。怎么……叶总让你心动了?”

        不知是公司食堂的饭太好吃,还是其他原因,许霓吃饭速度很快。那架势倒有点像高三学生使劲往嘴里塞饭,赶着去教室做题。

        “慢点吃,就这么急吗?”叶修远吃饭速度维持正常,斯斯文文,不慌不忙。

        “你能吃快点吗?”许霓催促。

        “不行……这是我的最快速度。叶太太,你要是嫌我慢,可以考虑喂我。”

        叶修远和许霓并排坐着,声音压得很低。他说的是肯定句,可话里却带着几分调情的味道。

        “叶修远!”许霓气得将声音抬高了八度,责骂道。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过分了,叶修远忙开口解释:“好,我错了。霓霓你不要生气,我是开玩笑的”

        男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慢慢地哄着一旁的人儿。

        但很快许霓发现周围更不对劲了。

        这里是食堂,前面也一直有人小声地聊着天。可是当她喊完叶修远的名字后,周围一大片人都忽然不说话了。

        完了,是不是她刚刚太引人注目了?

        叶修远也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于是轻轻地咳了声,聊天声终于恢复,诡异的寂静总算消失。

        许霓把头低着,加快口中咀嚼的速度,打算吃完午饭直接跑路。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自认为没脸见人的许霓姑娘窝在叶修远的办公室里哪也不去了。

        嗯,她还戴着那顶帽子,也还没发现帽子后边那对垂着的兔耳朵。

        “叶太太,都六点二十了,我能下班了吗?”

        许霓为了避开再次遇到他的同事,竟站在一旁监督他加班,打算避开下班高峰。

        “再……再过10分钟吧。”许霓的话里带着几分倔强。

        “好。”叶修远笑着服软。

        因为路上有些堵,最后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许霓饿到不行,便拉着叶修远到小区附近的大排档充饥。

        许霓坐在椅子上边和随寻双发着消息。

        许霓:【对了,有件很紧急的事,我之前一直忘了和跟你说。】

        随寻双:【说!】

        许霓:【苏韩明啊啊啊……他发现了我和叶修远的关系,你让他千万不要告诉其他同学。】

        随寻双:【我早和他说过了,白眼.jpg】

        许霓:【那就好。谢谢我的好姐妹。】

        随寻双:【塑料姐妹吧!你看你有了男人都忘了我】

        许霓低下头打算回消息,胳膊被一个又软又嫩的手指轻轻的搓了两下。

        回头一看,是个小萝莉。

        “怎么了?”她柔声问。

        “姐姐,姐姐。你头像这个兔耳朵好好看呀,哪里买的?我也想让妈妈给我买一个。”

        小萝莉仰着小脑袋,眼睛亮亮的,一直盯着她后脑勺的那块位置。

        “兔耳朵?没有呀。”许霓解释。

        她不是让叶修远把它摘下来了吗,这小姑娘是不是眼花了?

        “有呀!有呀!”小萝莉跳起来,用手碰了碰许霓帽子着后方的兔耳朵。

        许霓顿时傻眼了,她伸出有些僵硬的手,绕到脑后还真的摸到了一个帆布质感,长长软软的东西。

        许霓总算明白为什么从公司到饭店大家看他的眼神中带着些古怪。

        叶修远那家伙真是太过分了!

        不但没拿下来,还骗了她!

        “姐姐,这是哪里买的呀?”小萝莉的声音软软地在她耳畔响起。

        “姐姐也不清楚呀,这是别人的。不过……你的妈妈去网上找找应该是能找到的。”

        “谢谢姐姐。”小萝莉甜甜的道谢。

        目送小萝莉离开后,许霓阴着脸看着身边嬉皮笑脸的男人,于是这只正在自残耳朵的垂耳兔炸毛了。

        “叶修远!”许霓轻吼着。

        她实在无法理解叶修远前面的所作所为。

        虽然那对兔耳朵的确很萌,可她都老大不小了,还戴着兔耳朵在众人面前晃荡了一天,脸都要丢光了!

        叶修远让她戴着该不是喜欢吧……

        天……他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兴趣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