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24 章

第 24 章

        那天早上许霓本来打算和叶修远一起去他公司的,可吃完早饭后许霓的小手就被叶母拉住。

        于是撒狗粮的事就改成了中秋这天。

        “你也太惨了吧,怎么连中秋都要上班?”许霓坐在副驾上看着叶修远的侧脸感慨。

        “嗯,没办法的事。很多客户都是海外的,他们又不放中秋,而且再过三天就是国庆,我要抓紧时间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了,到时候我们玩个痛快。”

        前面是红灯,车就在十字路口前停一下。叶修远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声音里带着些慵懒。

        “倒是你,明明是来陪我,为什么和妈说你要去学校?”

        许霓嗔怪:“伤风败俗,当跟屁虫的时候我怎么好意思说!”

        叶修远不大想评价许霓前面的所作所为,便一言不发地开着车。

        许霓倒没察觉出他在生闷气,只是坐在副驾上随便扯着话题,天南地北的瞎聊着。

        一听到这姑娘的声音,他的心情就会变好。叶修远还没生一分钟的气呢,就笑着许霓聊着天:“那天你真的多想了,我妈明明是想凶我,结果你却误会误认为她不喜欢你。”

        果然只要对方是她,叶修远就会变得一点原则都没有,甚至总忍不住的心疼。

        “还不是因为你优秀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我才有……”想到前面自己的行为,许霓也有些想笑。

        “哎,像你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在公司里是不是好说话呀?”许霓突然想起自己初中的时候看的职场言情,男主的人设还真有点像叶修远。

        “叶太太我结婚了,钻石王老五和我没关系。”叶修远打着方向盘将车从小路开出。

        “啧啧,这样啊那可惜了。”许霓装作不认识他,以旁观者的身份叹惋着。

        “那小哥哥,要不要考虑一下办公室恋情,像我这样的姑娘很乖了,红杏出墙的感觉很好哟!”许霓玩心大起,扮演起小说中勾引男主的女配,语气贼兮兮的。

        叶修远轻哼了声,很是配合:“办公室恋情那大众,有什么好玩?我个人比较喜欢师.生恋。而且我和太太感情稳定,用不着找别人。”

        “会腻吧?”

        不是都说爱情会有保质期吗,那如果……如果他们过了这段热恋,那么之后会不会也就腻了。

        “不会。认识多年要腻早就腻了。我的妻子宝藏姑娘,每次欺负一下,她都有不一样的表现。你说我怎么会腻呢?”叶修远答。说话时车缓缓驶入地下停车库。

        “嘿嘿!”许霓对这答案特别满意,收拾好东西做好下车的准备,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这位姑娘你为什么会觉得爱情有保质期?难道你对自己的婚姻没信心?”叶修远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又引出这个话题。

        “嗯……”许霓本来也是闲着无聊,随便扯出这个话题的,可没想到现在却变成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我这不也是说着玩吗?对你我还是挺有信心的。”许霓讪讪地解释。

        “挺有?”男人扬了扬扬眉毛,对这句不是特别肯定的陈述句很不满意。

        “我对你特别有信心!”

        这下行了吧?她可是连语气都加强了。

        “嗯,谢谢。那么这位姑娘你又是怎么知道红杏出墙的感觉特别好?”

        “嗒。”男人解开安全带,将她的手牢牢扣住,而身子后慢慢地往她那个方向倾去。

        “是不是自己体验过,所以知道感觉特别好?”叶修远一脸玩味地看着她。

        行了行了,她玩不过。

        “咳,怎么可能?都说了我这是开玩笑。”车厢内的气氛有些微妙,许霓想挣脱男人的手。

        “哦?”显然叶修远并没有下车的打算,他的表现倒更像是想和许霓慢慢耗下去。

        “这个玩笑可开不得。”他的语气依旧平缓,那神情却逐渐严肃。

        “好。”

        ……

        连玩笑都开不起!

        好吧,就算换作是她,也开不起那玩笑。

        “对了,不下车吗?你就不怕迟到?”许霓岔开话题。

        “不怕,弹性工作制。”

        “走啦。”她晃了晃两人的胳膊。

        既然是弹性工作制,那为什么非要选上班高峰期进公司,提早点人少些也低调。

        下车之后他就拉起她的手,牵着她往公司走。

        “是不是有点太高调了?”许霓动了动唇,压低声音道。

        “不觉得。”叶修远从前台那拿了个写着“访客”的胸卡,为许霓套上。

        哪里不高调了?

        前面叶修远牵着她去拿胸卡的时候,前台小姐姐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赶……赶紧上去吧!”

        “嗯。”男人答。

        可许霓感觉叶修远越走越慢,这速度比吃完了饭后在公园散步还要慢上一倍。

        许霓想加快脚步,可她又不知道该去哪,只得老老实实的跟着他慢慢走。

        许霓都能瞥见,他同事在瞧见他们手拉手的那瞬眼里闪动的小火花,但很快又装出没看见般平静路过。

        终于快走到电梯口了。

        “有没有直达你办公室的电梯啊?”

        小说里的高管,不是都有什么专用电梯,以显示自己尊贵的身份吗?

        “没有。”叶修远淡淡地说道。

        “啊?”

        好吧,是她多想了。

        叶修远没骗她,但也没完全说出实情。

        的确没有直达电梯,但是高层高速电梯还是有的,而一般管理层也都是在高层办公。

        哼,那种电梯连人都没几个,坐起来有什么意思?

        叶修远拉着她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一步步地往排队人数较多的电梯走去。

        许霓不是傻子,她一下就猜到叶修远的意思。

        “你看那个高速电梯都没人用,我们就去那边好不好?不要跟别人挤了。”

        虽然之前说好来叶修远的公司陪他撒狗粮,可现在真的来了,又那样实在是太秀了,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

        “既然都没人用,那我们也不用。反正目的地都是一样的,那也没必要浪费电。不说你呢?”

        那没必要浪费电?

        天衣无缝的理由!

        许霓知道叶修远的习惯很好,他好像也没勤俭节约到这地步,但不得不说他这借口还真的是太有道理了。

        “好,那能不能先不牵我的手?”

        “叶太太,你忘了之前是怎么答应过我的吗?”男人扬了扬语调。

        许霓的声音压得很小,可叶修远并没有配合她,他的声音清晰,在没什么人说话的电梯口,甚至显得响亮。

        没有人回过头看他们,但许霓觉得人群中连呼吸声都轻了。

        电梯到了1楼,门打开了。

        两人站在那拨人的后面,前面的人陆续走进电梯,待前面那拨人全部走进电梯,许霓和叶修远还站在原地僵持着。

        许霓挣扎地要抽出手,可她每挣扎一下叶修远的力道便跟着加重,到了后面小手都有些生疼。

        “叶总?”电梯里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询问道。

        众人若有若无的目光往他们所在的位置瞟来。

        “走吧,你看大家都在等我们。”男人放轻手中的力道,牵着往前走。

        许霓被逼无奈,只得老实地跟在叶修远身后。

        然后她发现自己一定是被叶修远坑了!

        电梯内人不少,而他们就站着电梯门前那块位置。也就是说后面的人若是要出去,便是要从他们旁边经过。

        公司设有高层电梯也不是没道理。叶修远的办公室在顶层,而这台电梯几乎每到一层都要停一次,按这个频率下去她想低调都不可能!

        因为叶修远已经没那么用力握着她,许霓便尝试着一点一点手掌中滑出手。

        一点,又一点。

        嘿嘿,已经成功了一半。

        只要剩下的小半只手按前面样子抽出,她就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站在一旁,假装不认识叶修。

        当许霓再次开始尝试的时候,叶修远一把她的手握住,再猛的一拽,许霓便撞到他怀里。

        “唔……”许霓呲着牙,在心中骂叶修远腹黑。

        叶修远又向前走了一步,整个人几乎就贴着许霓。

        电梯后面的围观群众被猛塞了一波狗粮。妈呀,叶总和她的小娇妻怎么这么甜,怎么连闹变扭都能让他们甜到牙疼。

        之前是谁说叶总这辈子只有工作的,人家现在都把小姑娘牵到公司,明显就是工作的时候看不到人心都不自在。

        叶总分明就是个粘人精。什么性冷淡、无性恋的谣言不攻自破。

        许霓觉得这是她坐过最久的一次电梯了,看着门内外走动的人内心很是忐忑。

        其实秀恩爱不要紧,撒狗粮也没那么欠扁。

        怕就怕在有南大的学生在KM咨询公司实习,认识叶教授又刚好认识她。

        “叶教……咳,叶总好。”

        是个女声。那个女生改口的很快,可许霓还是听到了她之前的称呼。

        说曹操曹操到,她遇上了校友!

        “嗯,你好。”

        叶修远声音平平,那是和普通学生打招呼的语气。而那姑娘的声音缺少辨识度,许霓无法做出猜测谁。

        许霓和叶修远面对面地站着,她脸朝电梯内侧,而叶修远正对着她,也正对着那个女生。

        她想回头瞧一眼,可又不敢。

        等等,她现在和叶修远牵着手,那校友应该早就看到了吧。

        已无他求,现在她能保存自身就是万幸,哪还有心思去猜别人的身份。

        许霓抬头看了看比她高上一大截的男人,毫不犹豫地将脸紧紧埋进他的胸膛。

        叶修远挠了挠她的手背,似乎对许霓做出这样的反应不大满意。

        之后的每一秒都是煎熬,渐渐地电梯内的人逐渐离开,最后他们也到了顶楼。

        叶修远来公司毕竟是要工作的,于是到了办公室后,许霓便乖乖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起书。

        《消费者信息处理与决策》是经管学院的专业选修课,既然是专业选修,那还是有一定的专业性。

        许霓已经上了两节课。

        第一次课大概是因为是刚起步,叶修远的不难,所以她勉强也能跟上,而第二次课她就听得云里雾里了。

        许霓觉得不巩固下这门课,那么第三次的课开始她就只能对着叶修远的脸犯花痴了,因为什么也听不懂。

        许霓的学习能力不差,甚至还称得上好。可这门课是需要一定专业基础的,隔行如隔山,她学习能力再强,多少都有些吃不消。

        许霓坐在叶修远对面的沙发上愁眉苦脸的看了一个小时课本,略带怨气地说:

        “叶教授,我觉得我这学期应该要挂科了。你当时就应该阻止我选这门课啊……这门课的成绩可是要算在总成绩里的。”

        今天不是很热,办公室里还是开了空调,许霓便有些冷,她双手交叉抱着自己的胳膊,心情很丧。

        “哪里不会?我可以教你。”叶修远离开座位,向她走来。

        “叶修远。我要先声明我不是这专业的,所以不懂的内容可能有一点多。”

        其实不是有一点,而是非常多。

        “没事,你问吧。”叶修远说。

        “嗯……第二章百分之六十都不懂。”许霓有些心虚。

        其实在那百分之四十里有一半是她刚刚坐在这花了大量时间才弄懂的。

        叶修远的手指刚落到她的课本上,听到她的话后动作顿时停下。

        “上课听了吗?”他问。

        “听了。”

        “是不是我讲得不够好?”

        在叶修远印象里许霓和他一样都是学霸,如果有六十都不懂,那么应该是他的问题。

        “不是,经管院的同学都说你讲得很好。你应该知道我没有什么商科的基础知识……”许霓解释。

        叶修远点头表示了解情况:“那他是像你这样来自其他院系的同学多吗?”

        许霓想了想答道:“对半吧。但是除了博士生外,其他能选这门课的学生应该也是辅修经管类的专业了,毕竟只有博士生的选课权限是全开放的。”

        “嗯,这门课本来就是专业辅修课,是有一些难度的。”叶修远安慰着垂头丧气的姑娘。

        “现在还学习吗?”男人挨着她坐下,拿过他放在茶几上的书,打算就坐在这教她。

        “不了,我歇一下。你先忙吧,有什么不会的,我回家再问就是了。”叶修原本就是大忙人,许霓也不想占用他的工作时间。

        “好。你冷吗,要不要我把空调关了?”他拿了毯子轻轻地搭在她肩上。

        “不用,这样刚好。”

        虽然是在叶修远办公室,可他们的相处状态和两人在家中差不多——低头各忙各的,累了就歇一歇,抬头看一眼对方,默契时对上目光就相视一笑。

        感觉特别的老夫老妻,不过这样也好,大家都挺自在的。

        后来有人敲门,送文件让叶修远签字,许霓正心无旁骛地读着文献。

        她盘着腿坐在沙发上,身上裹着叶修远的毯子。一手捧着平板,一手捏着毯子蹭呀蹭。

        见有人来,许霓习惯性地抬起头冲着来人笑了笑。打过招呼后又低下头,继续文献,一直到下班跟着叶修远离开,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倒是那个女部门主管目光错愕,有些震惊。不过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惊讶的神情很快从脸上敛去。

        她前面就听到有少数人在说,叶总绝对不是无性恋,今天来公司看到叶总牵着位姑娘。

        他还刻意不坐高层电梯,和他们挤一个电梯。全程把姑娘的手牵得紧紧的,还欺负了一小下。

        女主管一小时前还不信,觉得那太过失真,胡编乱造都比那靠谱。而现在她亲眼目睹了那位裹着叶总毛毯,窝在他专属沙发上的姑娘,才知道那些同事说的是真的。

        而后消息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的炸开。

        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今天叶总的办公室里藏着个姑娘。又娇又软,裹着叶修远的毯子坐在沙发上,可爱到不行。

        于是众人的八卦之魂都就被点燃了,和叶总在工作上有交接的同事都会想出办法来他办公室一趟。

        “你好忙啊……”许霓学习累了便趴在沙发上刷微博:“早上有这么多重要文件,这边视频会还没开完,那边就有人站在办公室门口等着开小会。”

        “嗯,今天早上琐碎的事是多了点。”叶修远也有些奇怪,他抬起头看了眼趴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姑娘,问道:“你在干什么呢?怎么一直傻笑,有好玩的事分享一下呗。”

        “就是有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许霓本是为了形象一直憋笑着,现在被叶修远这么一说,一下就破功了。

        她趴在沙发上笑啊笑啊缩成了一团,笑到肚子疼。好不容易好些了,开口解释道:“就是有个小朋……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是想到前面视频的内容,许霓又一次捧腹大笑。这次笑得更夸张。她手握成拳,轻轻地敲着沙发的皮面,感觉快要停不下来了。

        叶修远坐到她身边抚了抚她的背,待她平静下来后淡淡地说:“好了,不用分享了。”

        “好。可刚刚那个真……的很好笑。等……今晚有空我慢慢分享给你。”许霓张大嘴努力平缓着呼吸。

        叶修远递给她一杯水,让她喝下。

        “嗯,快十二点了。要不要去食堂吃饭?”男人提议。

        “好,要不我们就不下去了吧?”

        想到今天早上叶修远在电梯上如此高调,许霓不由得有些怂。

        “哦?那不下去吃饭怎么吃饭?”叶修远接过她手上的那瓶水,放到唇边喝了几口。

        “呀,你别喝。先转个方向,刚刚碰到了。”

        许霓记得叶修远从小时起一直有点小洁癖,便不由地有些担心。

        她的手就搭在他的手腕上,急得微微用力,想把他的手拽回来了。

        脸微微涨红,对上叶修远的眼神那刻眼里闪过一丝慌张。

        叶修远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的确有一点洁癖,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日常生活。当然了,若是碰上这样的情况,难免会有些不适。

        可那是对别人,对许霓就不同了。就算在没在一起之前,他和的许霓相处也比较随意。在一起之后更是将她示成自己的一部分,那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有洁癖?

        “别紧张,没关系的。”他顿了几秒,当着她的面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补充道:“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很多东西没有必要分得那么清。”

        “真的?”

        当年和小伙伴拿错杯子,下一秒直接冲进厕所洗涑的叶修远竟然不嫌弃她。

        “你是例外,因为我们都是对方的一部分。”

        好……好肉麻呀。

        许霓就这样措不及防地被这个情话boy撩到。

        她咳了一声,将话题绕了回去:“咳,那我们叫外卖好不好?”

        其实她不想去食堂,有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可能会碰到南大来这当实习生的同学。

        因为虽然她今天跟叶修来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公开撒狗粮,可明天回到校园后他们俩照样还是地下情。

        “下边有门禁,外卖送不上来。”叶修远淡淡地应。

        “那你有助理或者秘书吧,麻烦他们下去拿一下?”许霓不甘心。

        叶修远冷哼一声:“秘书有事出去拿东西了,助理家中有事今天没来。我没资格让其他人为我做私事”

        他才不会告诉那姑娘,知道她今天要来,他特意给助理和秘书放了假,就怕她来这么一出。

        明明在前面还是一个可爱撩人的情话boy,怎么一转眼就变得这么执拗了?

        许霓有些怀疑这话的可信度可又无法考证,但仍旧坚持自己的想法,反正说什么她都不会和叶修远去食堂吃饭。

        “低调做人”这四个字可是深深地刻在她心里,永不磨灭!

        “那算了吧,我包里还有个小蛋糕。”许霓转了个身,打开包从中掏出小蛋糕。

        还真的是小蛋糕,叶修远觉得自己都可以一口吞下了。

        许霓看了叶修远一眼,站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看样子是做好吃干粮的准备。

        “我这个人也太失败了。妻子宁可吃干粮也不陪我下去吃饭。这样吧,你要是不吃午饭,我也不吃。”

        叶修远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可他说的那么慢,不禁让许霓怀疑他是故意的。

        既然是故意的,那她就一定是有弱点在他手上,可她为什么要怕叶修远不吃饭啊?

        叶修远不吃饭……

        等等,他怎么可以不打算吃饭!他都这样了……

        似乎像怕她记不得似的,男人侧过身在她耳边喃喃道:“昨天医生说我若是不按时吃饭很有可能得胃病。”

        叶修远是健康的,可昨天听到医生那么说的时候她还是心疼到不行。

        “我不闹了,我们下去吧。”

        许霓觉得她下半辈子都套走叶修远的套路里,而这套路她不得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