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23 章

第 23 章

        早上的阳光穿过纱帘,懒懒散散地晃到许霓的眼皮上。姑娘的眉毛颤了两下,侧过身子,习惯性地伸出手捞了捞,没摸到抱枕,也没捞到睡在自己枕边的人。

        手机的闹铃没响,许霓算是睡到自然醒。她坐起身靠在床头,忽然就有些懵圈。前后左右晃了晃脑袋才想起自己是在湘安的那套房子里。

        昨天晚上,她本想着靠着叶修远的肩小歇一会,可没想到,这一眯眼就昏睡过去。

        许霓记忆里模模糊糊的记着昨晚的事,好像那时候叶修远叫她起来,她不愿意,然后叶修远就把她抱到房间。

        好吧……那她身上的这身睡衣,估计也是叶修远帮忙换的。那顺着逻辑推下去,她岂不是被看光了。

        呜呜呜呜,为什么昨天晚上换衣服的事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自己到底是被怎么看光的都不知道。

        许霓站起身,踩上拖鞋推开门走了出去。

        她抬手看了看表,8:10分。

        还好今天不用去学校,不然这个点才醒来,连跑步过去都没用了,因为已经迟到了。

        她习惯性地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果然就看到那个男人。

        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也越来越习惯对方的习惯。比如说,叶修远就喜欢早些醒来,亲自做好两人的早餐,活力开启一天的生活。

        而且许霓嗜睡,早上醒来后的时间一般都很紧,但自从和叶修远在一起以后,她都会尽量的早些起床,这样就有更多时间一起吃早餐了。

        嘿嘿,她很喜欢早晨7点档的小互动啦,那种被恋爱滋润的感觉,谁试谁知道!

        她又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张开手从背后慢慢的环住男人的腰。

        “早。”

        “嗯,早。”

        男人的声音低沉温润,带着特有的磁性。

        许霓将脸颊贴在他的背上,隔着他的衬衣轻轻地蹭了蹭。

        “去洗漱吧,我这边快做完了。等你弄完出来就可以直接吃早餐了。”

        男人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没有转身。但很明显,被姑娘这么抱着,他效率下降,手上的动作也慢了很多。

        “哟,怎么就嫌弃我了?”姑娘依旧抱着他不松手,把脸埋在他背上,声音娇娇的。

        刚开始住在一起的时候,许霓有点小女生的包袱,一般都是洗漱完毕后再从房间里走出来叶修远。

        可后来不知不觉中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变成先去抱一下叶修远,然后再走回去洗涑,再变成精致的girl。

        “没有。”大早上这血气方刚的男人被她这样又抱又蹭,身子难免有些僵硬。

        “那我还要举高高!反正今天要去学校我时间多,有大把时间可以消遣。”

        “要不你还是洗完脸再说吧,”男人笑着提议。

        “还说不嫌弃,明明就是在嫌弃我好不好?”许霓嘟嘴不满的嘟囔着。

        叶修远笑了笑,转过身。双手搂住她的腰,一把把人托起。他倒没有把人抱得很高——许霓处于那种双脚离地,脚丫刚好碰在叶修远的小腿上的状态。

        两人视线相平,叶修远侧过头,在许霓耳畔低低地说:“你要不还是洗个脸梳个头,再出来亲亲抱抱。”说完这句话他停了几秒,解释道:“虽然你蓬头垢面的样子的确也挺可爱的,但是咱妈都就在你身后看着我们,还是注意一下形象比较好,嗯?”

        “咋妈在你身后看着我们。”这句话就在许霓的耳畔荡呀荡,大概是因为刚醒来思绪尚未清晰,便没觉得有哪不对劲,她甚至还语气平缓地说了句:“没关系,都是一家人的。”

        然后说完这句话,她顿时就傻眼了。

        妈呀,怎么就忘了屋里还有其他人。

        还有……叶修远前面说什么来着?他说“咱们都在你身后看着我们”,那就是说叶姨也来这了!

        天呐,她在做什么?

        脸没洗,头没梳,就这么嚣张的在两母亲面前大秀恩爱,还要求什么举高高来着……完蛋了,这脸是丢光了。

        她“哧溜”地跳到地上,穿好拖鞋。

        许霓转身红着脸,讪讪说了声:“早上好”。然后迅速跑回房间,关上门。

        “你看他们感情多好?”话是说给闺蜜听的,可许母却一脸姨母笑地看着叶修远。

        叶母哼了声,暂时不做回应。

        霓霓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她的渣儿子,穿着睡衣睡眼朦胧的跑过来要抱抱。真是嫉妒得发疯。

        她这渣儿子有什么魅力啊,凭什么把她的小可爱弄鬼迷心窍的。

        哼,她有必要当一回后妈了。

        ————————————

        许霓正对着镜子洗涑。

        看着镜子里满嘴泡沫的自己,恍惚中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前面就这么当着两家长的面对叶修远又蹭又抱,而两位母亲的表情竟也挺淡定的,难道是她们已经发现了?

        想到这,许霓险些将牙膏吞入腹中。算了,先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免得到时候真的把牙膏吞入口中就好玩了。

        她扎好头发,画好淡妆,推开门,走了出去。

        许霓走到餐桌前的时候叶修远正端着盘子出厨房内走了出来,她冲着叶修远笑了笑,在他对面坐下。

        只是许霓一坐下便莫名地有些不安。她对着叶修远笑,可桌上的其他人全冲着她笑。

        顿时浑身上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叶修远笑着看着她,也不奇怪,毕竟算得上是礼尚往来。可为什么叶姨和她妈也这么看着她。

        这伙人是怎么了?

        “你们……怎么了?”许霓看到她们这样的笑容莫名地就有些心虚。

        算是她和叶修远的关系暴露了,也不别这样看着她啊,他们又没做出什么见不到人的事。

        许霓一直特别不喜欢这种只有自己一人被蒙在谷底的感觉,哪怕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也有一种一觉醒来被人卖的感觉。

        “昨晚我们暴露了,所以我干脆坦白了我们的事。”叶修远轻声解释。

        昨晚?为什么她没印象?

        许霓的表情有些呆滞:“那时候我是在睡觉吗?”

        “嗯,你在睡。”他答。

        “哼,要是没被许姨发现你是不是打算不给霓霓名分了?”叶母都懒得瞧她那渣儿子。

        她的小可爱就这么被叶渣渣这么藏在家里,不公开也不给她名分,想到这叶母就气得牙痒痒的。

        叶修远被母亲这么怼了一句,也不知道该干应些什么,甚至还有些小委屈。

        之前换着法子要名分的人明明就是他好不?

        他又不能直接这么和母亲说,毕竟作为一个成年男性面子还是要的。

        “没有啊……和修远没关系,想藏着的人是我。叶姨你误会了。”

        叶姨不是一向温柔知性吗,为什么今天说起话来凶巴巴的。

        叶后母一脸不屑地看着叶修远,闷哼了声,显然她就是认为许霓在为叶修远说话。

        虽然她对那个叶渣渣凶巴巴,但对她家的小可爱可不能摆出这种表情。叶母换了一副表情,恢复到和蔼可亲的模样,转身看向许霓。

        “来,告诉叶姨。修远他有没有欺负过你或者是让你委屈了?”叶母问。

        不知道为什么,叶母的那声“欺负”让许霓一下想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叶修远喜欢边征求她同意,边开她睡衣的第一枚扣子,一点点欺负她。

        咳咳,叶姨说的“欺负”非彼“欺负”。

        “没有。”她顿了几秒,答道。

        大概是前面她没有马上回答叶母的缘故,叶母便以为许霓是犹豫了。

        为什么犹豫?肯定是因为被欺负了,可又怕她教育叶修远。真是的,都什么时候还这么护着他。

        霓霓小可爱真是让她心疼坏了。

        “没关系,霓霓别心疼修远,那样的渣渣不值得你心疼。有什么你都要和阿姨说呀,无论是键盘还是榴莲我否有办法让他跪下去。”叶母拍着胸口保证。

        跪榴莲那也太夸张了吧,就算叶修远真的做错事,别说榴莲,连让叶修远跪在软软垫子上许霓都不舍得。

        “嗯……真没有。”

        叶姨是怎么了,干嘛一口咬定自己儿子是渣男,明明叶修远挺好的。

        许霓越是这样,叶母越觉得她是袒护。

        叶母正在嚼面包,待咽入腹中后,她换了个语气道:“霓霓,很多事情你要懂得反抗一下。你大可放心,不管发生什么叶姨都站在你这边。别被人欺负到床上去了还替他说话。”

        “咳咳……”许霓在喝牛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结果叶母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她嘴里牛奶都喷出来了。

        完了,真是太失态了。她捂着嘴向桌上的人说了声“抱歉”,而后指着叶修远恼羞成怒的骂道:“叶修远……你这都和妈说!”

        她气得脱下拖鞋,用脚丫子去踢对面人的小腿。

        留点隐私好不好,怎么把她欺负到床上的事情都和妈说!

        还真的是欺负到床上去了……她就知道她家儿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之前她闺蜜是怎么说来着。

        “放心啦……按我对他们的了解,这两娃就算睡在一起,一般也是单纯的睡觉。毕竟他们刚在一起,修远不大可能欺负到床上去的事。”

        “所以霓霓,你没住宿舍吗?”问话的是许母。

        “嗯,就住修远那。”许霓坦白。

        叶母叹了口气道:“霓霓,要不你还是住回宿舍吧?”

        “啊?”许霓不大明白叶母的意思,让她住宿是变相的不认同她和叶修远的关系吗?

        想到这许霓不免有些失落。眼睛低低的垂着,不愿抬头看其他人。她已经开始想是不是因为自己还不够优秀,叶姨对自己不够满意了。

        叶母见自己小可爱情绪低落地低着脑袋,还以为他是沉浸在被叶修远欺负的悲伤之中。

        于是开口柔柔地唤了声:“霓霓……”

        “叶姨,我会努力的变得更好,争取配得上他。我知道我现在还不是很优秀,可我还是想和修远在一起”

        许霓的声音很轻,似乎也没什么底气。这大概是她第一次意识到叶修远真的太优秀了,优秀到她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追上。

        “霓霓……”许母对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有些意外,觉得女儿估计是误会叶母的意思了。

        叶母见许霓这反应有些不知所措。

        她昨晚的确是打算今早起来后当后妈来着,但那后妈也是叶修远的后妈,可对霓霓她比亲妈还亲。

        可问题是她还没化身叶修远的后妈,就把她的霓霓宝贝给委屈到了。

        赶忙改口开口解释道:“霓霓啊,阿姨没有不喜欢你的意思。阿姨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

        为了加强语气,叶母连用了两个“非常”。

        “叶姨,没有不喜欢我的意思?”那种突然起来喜上眉梢的表情让叶母莫名的心疼。

        “那是肯定的啊!要说配不上,那也只能是叶修远配不上你,”

        哎,她真是太不懂说话了。怎么就把她的小宝贝给委屈到了。

        “我前面之所以那么说就是怕你受了委屈。白天在学校辛苦学习,到晚上回家了还要被叶修远欺负。”叶母说起话来也很急。

        霓霓多一秒误会,她就多一秒心疼。

        原来是这个意思,那是她误会了,顿时许霓好受了很多。

        “其实也没有,我搬过去后修远他也没欺负过我。虽然睡在一起,但一直都是盖着被子纯聊天!”

        其实这话也不算骗人,她现在和叶修远的进度条缓慢进展,虽然每天都多一点点,但现在也只是刚到解开两颗扣子的地步,其他的也没有了。

        四舍五入他们就是盖着被子纯聊天。

        许霓的本意是想突出叶修远是个很有原则,很有底线,自制力很强的人。

        然而叶修远听着脸都黑了,他的确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可他总觉得那话里带着些诋毁的意思。

        27岁血气方刚的男人和心爱的姑娘同床共枕近一个月,每晚都只做到盖着被子纯聊天的地步。两妈听着会不会怀疑他这某方面有问题。

        果然!这不,轻轻瞄了眼许母那个方向,就瞧见她开着手机淘宝往里输入“壮阳”两个字。

        叶修远觉得天底下大概是没什么男人能比他遭到更严重的诋毁,小妻子买那玩意时特地选最小号+物理性降敏,而此刻丈母娘正费尽心思的挑选“壮阳用品”!

        男人气也不是,骂也不是。最后探过头发现许霓盘子里还有好多早餐没吃完,淡淡的开口:“许霓,你可能要快点吃了,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气到委屈,憋出内伤。

        他是不是该开个二倍速数,让进度条快些。好自证清白,重振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