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22 章

第 22 章

        “好,我等你。你等等先别敲门,给我发短信就好。我悄悄的给你开门,这样就不会打扰到他们,记得动静小一些。”许母压低声音。

        “哦?没必要吧。”叶母不想拐弯抹角了,她火气当头,只想直接把叶修远那个“渣渣”拉出去教育。

        许母用你怎么这么不识趣的语气道:“哎呀,你懂什么悄咪咪地躲在角落里看这对青梅竹马‘偷情’,萌到炸裂好不好?”

        叶母可不像许母这样能够立刻爱屋及乌,一下就能忘了许霓男友的恶劣行为,沉默了片刻,开口道:“还记得我们之前,是如何担心霓霓的吗?渣男友把她骗到床上的事还记得吗?”

        科学证明鱼的记忆都不止只6秒,可这还不到6秒啊,怎么就忘了她们前面是怎么diss那个渣男的?

        被人这么一提醒,许母也忽地想起许霓的那个渣男男友。

        不过那应该是误会吧,瞧瞧这柔情似水的眼神,那小心翼翼的动作,举手投足间都带着狗粮式宠爱。渣男演都演不出来!

        “肯定是误会了,修远对霓霓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渣,你过来看看就知道——这种感情是装不出来的!”许母带着些小脾气,挂断了电话。

        结束通话后许母,又重新走到角落。躲在餐厅与客厅的玄关处,偷偷地看着这俩孩子。

        她看向他们的时候,正好看见叶修远怕许霓睡不舒服,拿来一旁的抱枕,垫在她的脑袋下。又抬手将许霓散乱的在脸旁的发丝捋了捋,许霓干净的小脸就这样露出。

        叶修远哪里渣了?明明就是模范男友好不好?许母觉得把霓霓交给他,她一百个放心。

        许母的手拎着一袋方便面,结果现在少女心一膨胀手一滑,“啪——”方便面的袋子就这样落在地上。

        叶修远抬起头,循声望了过去。

        好了,被发现了。

        许母只好从昏暗的小角落走出,略带尴尬地笑了笑:“修远,你先把霓霓喊起来,沙发睡着不舒服,她这样躺在这着腿也酸……我看要不还是叫她到房间里睡吧。”

        “好。”叶修远打得很淡定,丝毫没有许母想象中那种被撞破奸情的慌张姿态。

        他毫无掩饰地亲昵地碰了碰她的小脸,在她耳畔柔声道:“许霓先起来,回房间再睡好不好?”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许母站得近自然能看得见也能听得见。许母只觉得自己手里拿着的那袋不是方便面而是狗粮。

        【狗粮x1】

        许霓翻了个身,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在他怀里蹭了蹭,喃喃道:“不要,我就在这睡……没关系的。”姑娘的声音懒懒散散还带着些娇气。

        “那我抱你进去?”男人问。

        “嗯。”她轻哼一声,又用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表示同意。

        【狗粮x2】

        “许姨,那我抱霓霓进去了。”叶修远开口。

        “好,麻烦你了。”

        叶修远伸手将许霓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抬手将她往上托了托,抱得很紧。而且许霓这是轻轻地将手勾在他肩上,以示回应。

        男人的步伐很稳,许霓被抱的很舒服,全程没有睁开眼。

        【狗粮x3】

        啧啧,这两人配合得这么好,该不会这么抱了很多次吧?

        唉,不对。叶修远现在的表现毫无掩饰。他这模样哪里像是在搞地下情,倒是更像是在公开秀恩爱。

        算了,先等他从许霓房间出来再说。

        嘿嘿,要是叶修远那孩子不开口,她也不问。反正都是心照不宣的事。

        沉睡中的许霓【黑人问号脸?】:啊,发生了什么?你们在心照不宣什么?

        ————————————

        叶修远出来时已经是15分钟之后,但许母表示那里面发生了什么,她可以假装不知道。

        对,假装不知道!

        妈呀,她现在真的是被这对孩子萌得一脸是血。

        来来来,不要怕。妈就在这等你们公开。

        妈超好的,世界第一亲妈。

        叶修远轻轻带上门,走到客厅,在许母对面的沙发上坐好。他调整好位置,双手交叠的放在膝盖上,清了清嗓子,看着许母郑重其事地说:

        “许姨,其实我不该瞒你的。嗯,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和许霓在一起了。”

        年轻男人用不卑不亢的声音礼貌地陈述着事实。

        既然年轻人都如此平静稳重,那她作为长辈你不能想的太激动。许母努力抑制住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洋装出处事不惊的模样:

        “嗯……我刚刚也猜到了。”

        许母又看了叶修远一眼,特别慈祥地说:“小叶呀,阿姨……”

        话还没说完,就被门铃声给打断。许母起身去开门,来人正是叶母。

        叶母换上拖鞋,走进客厅,四处看了看,平静地问:“霓霓呢?”

        “她在房间里睡觉。”叶修远应。

        叶母没直接坐下,她在客厅里,东看看西瞧瞧,就这么绕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到叶修远脸上,淡淡道:“修远,我们去小房间聊聊。”

        叶母的语气平平,让人听不出什么情绪,但表情却阴沉地吓人。叶修远也是明白人,一看母亲那表情就知道是她发火前的征兆。

        他老实起身,跟着母亲走进书房。许母自然也没在一旁闲看着,她随着他们一起进去。

        三个人来到书房。叶母走在最后面,众人走进书房后,她将门带上。

        “嗒”。门锁落下。

        书房的窗户半敞着,初秋午夜的风“哗——哗——”地吹进屋内,声音很响。

        叶修远上前将窗户关上。

        叶母看了叶修远一眼也不搭理他,只是回过头继续打量着书房内的一点一滴。

        因为许霓花在学习上的时间比较多,所以在装修的时候将书房和卧室的位置对调。而此刻在白炽灯的照耀下,书房显得格外宽敞。

        那么问题自然也就来了。

        书房很宽敞但却很空,尤其是架子的最下层,整片整片都是空着的。窗子前有个小盆栽,不过花苗已被移走,花盆类只剩下深棕色的泥土看样子。

        桌面空空如也,没有笔,也没有书。放在一旁的台式电脑也拔了插头。

        这看样子,这房子的主人是早就搬走了。

        叶母推了推眼镜,自言自语道:“东西是都搬走了?”

        “嗯。”叶修远应。

        “好,修远我们谈谈。”语气中没有作为母亲的和蔼可亲,那口吻倒更像在谈论公事。

        书房正中央有个小茶桌,小桌旁边环绕着沙发。

        叶母坐到叶修远对面,而许母就挨着叶修远坐着,脸上挂着慈母式微笑,一副要替他说尽好话的打算。

        叶母都懒得抬眼看那小子,只是淡淡地吐出三个字:“多久了?”

        “再过几天,我和许霓在一起就两个月了。”叶修远坦诚回答。

        “那就是一个多月。”叶母冷冷都总结。

        “嗯。”

        “那你把许霓骗到你家多久了?”叶母的语气戳戳逼人。

        “二十几天,不是骗。”叶修远简洁地说。

        “哦?”叶母的表情明摆着就是不信。

        霓霓肯定不是随便的女孩子,怎么可能确认关系一个月不到就和男朋友同居了?

        “你别乱说话啊……修远这么乖怎么可能会骗人。”

        许母已经自动脑补自己女儿抱着叶修远的胳膊,软软地叫着“修远哥哥,我搬过去住好不好?”

        咳咳,不对。两孩子都在一起了,两人对对方的称呼肯定是得改的,肯定不能再喊“修远哥哥”了,不然那也怪难为情的了。

        叶母站起身,把闺蜜拉到自己身边,耳语道:“我儿子我凶一下,还是有资格的。你放心,我不会太过分,都是为了霓霓好。”

        “说好的啊,不准对我未来的女婿太过分。”说完她坐到叶母身边。

        哟,这才多久呀。

        自己还没教育完儿子,闺蜜就自动将那小子默认为未来的女婿了。

        “那你也别太护着他。”叶母觉得自己凶一句,闺蜜护一句,那还不是便宜那小子了。

        “把霓霓骗到床上多久了?当渣男是不是很刺激呀。”叶母一脸嘲讽地看着自己儿子。

        “咳咳……”许母被口水噎住,在一旁咳到不行。

        都是当妈的,她闺蜜怎么就能问出这么大尺度的问题来。

        叶修远也是一愣,估计也没想到亲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没有正面回答母亲的问题,只是开口道:“我没有骗她,也没有渣过她。”

        叶母正打算接着再问出些什么,肩膀却猛地被闺蜜晃了晃。

        “行了,你注意尺幅。”许母表示自己虽然挺八卦的,但是可不算去打探孩子们的私事。

        “行,”叶母清了清嗓子换了个话题:“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和许霓在一起的事情?”

        “当时我和霓霓在一起不久,她没做好准备,就打算过段时间再说。”叶修远陈述道。

        他的话听着逻辑合理,毕竟天底下没有多少小情侣会一确定关系就见家长。

        可叶母还是从话里找到漏洞:“既然她没做好准备,那你还把人家骗去同居。不会是强行把霓霓绑过去的吧……”

        叶修远顿时佩服起母亲惊人的想象力,强行绑过去这种事除了她,估计也没别人能想出来了。

        “没有,您多想了。”说着叶修远起身为两母亲一人倒了一杯水,继续道:“我在南大有套公寓,许霓在我那住肯定比住宿舍要舒服得多。”

        “就说了吧,小叶就是贴心。”许母瞥了闺蜜一眼不满打着说,她打着哈欠:“你们倒是快些,我都要困死了。”

        “许姨,你要是困了,就赶紧去房间里睡吧。”叶修远关心地说。

        “不……不用,我还能再撑一下,”她捂着嘴打了个大哈欠:“我……我见不得,你妈凶你。”

        话虽是这么说,可现在真的是大半夜。许母感觉自己要撑不下去了,轻轻碰了碰闺蜜的手:“我去睡了啊……你们也早点睡。”

        接着她又抬头看向叶修远:“你妈说的话就别太放在心上。修远你放心,阿姨对你一百个满意。”

        “晚安。”说完她推开门走了出去。

        许母走后,书房内就剩下叶家母子两人。这倒是更方便她的审问。

        叶母没拐弯子,开门见山道:“你对霓霓是认真的?”

        “当然,一直都是认真。”叶修远正襟危坐,神情严肃。

        “有没有欺负她?”

        叶母觉得自己家那小子机灵过头就是只狡猾奸诈的狼,而霓霓就是张白纸,心思也不深,单纯的跟小白兔似的,估计哪天被叶修远那小子吃干抹净了都不知道。

        “从来没欺负过。”叶修远答。

        “从来没有?”叶母放心了些。

        可想到许霓就想到兔子,想到兔子忽然想起来十几年前许霓被叶修远欺负到哭的场景。

        “那你记得自己当年是怎么欺负她的吗?就她八岁的那个生日。”叶母提现。

        她八岁那年,叶修远不过也才十一岁。他妈现在是在过政.审吗,怎么连这陈年旧事都翻出来和他算账。

        叶修远发誓那是他之前唯一一次欺负她。

        那时候叶修远随母亲一起搬到南城,前后算起来和许霓当邻居也有两年。这小姑娘皮肤白嫩,小脸如瓷娃娃般精致。

        许霓性格很好,不争不抢总是淡淡的,于是在某天叶小魔王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他见过她笑,她生气,她撒娇,可是就没见过她哭!

        她该不会是不懂得哭吧,叶小魔王想。

        所以为了“论证”自己的“观点”叶·好奇·小魔王身体力行进行实践。

        他把许霓的小兔子藏到房间里养了半天,然后在许小朋友来找兔子的时候告诉她,兔子被他炖汤喝了,味道美味的很。

        大概是叶修远之前从来没骗过许霓的缘故,许小朋友一下就当真了。顿时伤心欲绝,哭到岔气。

        原来瓷娃娃也会哭,叶小魔王得到想要的答案后,也便不打算再逗她,正打算从房间里拿出兔子还给她。他一回头就发现她不见了。

        他赶忙抱着兔子往楼下跑,就见她躲在自己母亲身后,抱着她的大腿哭得撕心裂肺。

        “修远哥哥欺负我……他没爱心……他把我当兔子给炖了……”

        这可把叶母心疼坏了,赶忙把小可爱抱到怀里,轻轻的哄着,可怎么哄都没用,许霓依旧一边哭一边哽咽道:“修远哥哥欺负我……”

        后来就算叶修远还了兔子又认真道歉,许霓还是不想没理他。最后叶修远做了只布偶兔赔罪,许霓才勉强原谅。

        “那时候就是看她太可爱了,所以没忍住。”

        想起当年的事,叶修远都有些无法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

        “那你的意思是她现在不可爱了?”叶母反问。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他妈怎么就这样揪着不放。“难道非得让他开口说,现在就算是想‘欺负’她,那也只是晚上在床上的时候‘欺负’一小下?”

        叶修远看着母亲认真地说:“妈,我对许霓是真心的。不会让她伤心,也不会让她失望,尽我所能做到最好。”

        “你保证?”

        “保证。”

        “好,我会考虑的。”

        叶母总觉得不能就这么便宜这小子。明天她就要化身为后妈,搞点花样来,艰难坎坷什么的,可以人为创造。

        毕竟要是就这么容易让他得到霓霓,那以后也不懂得珍惜。

        她叶修远一眼,往门外走去:“哼,今晚你在客厅睡沙发吧,霓霓已经睡了,你就不要进去影响她了。”

        “好。”叶修远答。

        反正他们之前睡在一起,那也不差这一夜。其实偶尔体验一下睡沙发的感觉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