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21 章

第 21 章

        因为许母的通电话,许霓提出提前结束24小时牵手游戏。

        用许霓的话说就是:“我妈现在已经认定我男朋友是渣男了,而你叶修远是我妈眼里的一位优秀的‘哥哥’。我们直接这么牵着手站在她面前,她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搞不好原地晕过去。”

        叶修远缄默着看着许霓,那眼神中分明就带着些不情愿。

        许霓将手搭到男人肩上轻轻地晃了晃:“不是不同意公开关系,我的意思是先让妈有些心理准备,然后我们在说。”

        “我前面不都喊‘妈’了,那心理准备什么的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的吧……”叶修远淡淡道。

        许霓叹了口气:“她要是真的听进去你那声‘妈’,之后说话的语气就不该那么淡然。”

        许霓觉得她妈一定是忽略了叶修远的称呼,不然为什么内心会毫无波澜。

        ————————————

        叶修远开车载着许霓回到湘安小区。到了家门口,一看还真是电子锁坏了,于是她从包中掏出钥匙,打开家门。

        许母走进门内,回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若是要具体说是哪,她一时间也说不出。

        “许霓。”她语重心长的开口。

        “嗯。”许霓很淡定,她一点都不怕母亲批评自己。因为她都想好了,要是母亲教育自己,她就将叶修远拉下水。

        “以后半夜不要在外面瞎混,”其实她本来想直接开口教育。可叶修远还在这里,自家姑娘都长这么大了,面子还是该给她留些。

        “好。”许霓答。

        许母又回头看了女儿一眼,一改往日温柔的风貌,此刻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警告的意思。

        许霓靠在沙发上困得很,听母亲这么说只得又乖又怂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你们吃夜宵吗?”许母问。

        许霓沙发上,眼皮都耷拉下来了:“不用了,谢谢。”

        叶修远则是赶忙起身:“妈……许姨,您想吃夜宵吗?想的话我给您做。”其实他本来想喊妈的,可后来想想又作罢。

        许霓睁开眼看了叶修远一眼,又合上,露出一脸你小子还真懂得献殷勤的表情。

        许母笑着推辞:“修远,不用麻烦你了。阿姨自己来就好,自己的口味自己最清楚。”

        唉,叶修远这孩子还是真人叫人满意。为人谦逊,体贴长辈,从来不用人操心。

        相比之下,这家女儿就差的多了。

        “嗯,许姨您辛苦了。”

        许母笑着转身走进厨房。

        见母亲离开,许霓闭着眼对叶修远喃喃道:“我先眯一会儿,等我妈出来了,你记得叫我。”

        “好。”他答。

        今天毕竟是发生了许多事。许霓一身疲惫,她本来打算闭目养神,可轻轻一闭眼就在没睡了过去。

        叶修远看着她笑了笑,蹑手蹑脚地站起身,轻车熟路地走进她房间,拿来毯子,给她盖上。他重新坐下后伸手轻轻一揽,她便枕着他的腿沉沉而眠。

        他们这样应该挺明显了吧,心理准备该有了吧?他想。

        对了,他们俩还带着今晚刚买的情侣手链来着。想到这,叶·心机boy·修远将手伸进毯子,把那姑娘的小手轻轻的拉到毯子外,又将自己的手,放在她小手旁。

        看情侣手链多明显。要是这还不算明显,那他估计得原地炸裂了。

        ————————————

        许母打开冰箱的那一刻,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冰箱里空空如也,连电源都拔了,唯一能找到的食物只有柜子里的一包泡面,毫无居住痕迹。

        而这些说明了什么?

        姑娘早就背着家里人偷偷摸摸的搬出去了。

        搬到哪里去了?肯定是男朋友家!

        不行了,许母觉得自己一定要把这姑娘拉到房间好好谈谈。

        她有些恼火地离开厨房,转身走再客厅。

        客厅内的大灯被人关了,楼下沙发旁那盏光线柔软的小橘灯。虽然光线朦胧,但如果真的要找什么的话,也是可以看清的。

        然后她就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许霓在睡觉,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竟然敢枕着叶修远的大腿。

        已经不是少不知事的小姑娘了,怎么说都该知道男女有进吧。就算叶修远是亲哥哥许霓她也不能这样呀,这也太乱来了!

        许母正打算走上前一把拍醒女儿,忽然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她张着嘴看着对面的两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许霓侧着身躺着,头枕在叶修远的大腿上。她一手搭在被角上,一手半握着叶修远的手指。

        重点是两人手上挂着同款手链!

        叶修远的大些,而许霓的略小些。除了大小不一样外,其余的颜色款式都是相同的。

        这不是情侣手链还是什么?

        情侣手链!

        那是什么样的人会戴情侣手链?

        当然是情侣了。

        妈呀,这两“兄妹”什么时候搞到一起了,“兄妹”在一起真的没问题吗?

        许母作为狗血言情知名作者,第一反应就是这该不会是“禁忌之恋”吧。

        可下一秒又意识到什么兄妹不兄妹,从严格意义上说他们就只是青梅竹马,和“兄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真要说“哥哥”那也只是竹马哥哥。

        嘿嘿,那就没关系了。

        其实许霓和叶修远在一起也挺好的,毕竟叶修远那孩子为人稳重,做事靠谱,是许母的理想型女婿。

        啧啧啧,这地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

        许母退到一旁,躲在角落里悄咪咪地给叶母打了个电话。

        叶母躺在床上眯着眼睛打着哈欠:“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我,怎么了?”

        “你没睡吧?”许母问。

        “你说呢?我刚睡下你就打电话给我。有事说事,如果想聊天的话就明天早上吧。我现在真的好困。”她顿了几秒似乎想到了什么人也清醒了不少:“霓霓她回来了吧?”

        前面许母就给她打了电话大致说了下霓霓的事情。

        许霓的男朋友也太糟糕了吧,明天有空她一定要亲自和许霓谈谈,把那些男人骗姑娘的套路和她说一说。

        那个渣男最好还是分了,她完全可以给霓霓介绍一个更好的。

        电话那头的许母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悬念十足地停了几秒。

        只是叶母见她没应话,顿时怕了。还以为许霓出事,吓得魂都散了。她当场就发誓要是霓霓不能平安回来就就把那渣男碎尸万段。

        她颤巍巍地再次开口:“霓霓是不是出事了?

        “你多虑了……霓霓和修远一起回来了。”许母简单说明情况后,话锋一转!:“我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猜啊,霓霓和修远这两人之间绝对有故事。”

        “那是可肯定的啊……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之间肯定有些回忆……”叶母直接忽略许母贼兮兮的语气,没意会到她口中的的意思——此“故事”非笔“故事”。

        许母懒得再绕弯子:“霓霓的男朋友不是进人,正是修远。这两孩子背着我们暗度陈仓!”

        “你确定?”叶母惊呆差点被口水抢到。

        “我看到他们带着情侣手链了。”

        “你就能确定他们不是单纯的觉得好看,一人一条买下来的?”听到这消息的第一瞬,叶母本能的怀疑。

        “不不不,性质不一样。不只是单纯的带情侣手链,他们还有亲密行为……我刚刚都看到了——霓霓躺在沙发上,枕着叶修远的大腿睡觉。啊啊啊……睡觉的时候还要牵小手,许霓这孩子也真是的!怪难为情了。”

        许母接受能力很强。她不仅很快接受了他们在一起的事实,还迅速萌上这对青梅竹马cp。

        “啊啊啊……你说他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是谁先追谁的?还有捅破窗纸的那个人当时是什么心情,是不是特进忐忑?”

        许母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着。

        哼,要不是那还残着理智,她现在就要过去破坏他们的气氛。讲真,这些问题吊着她真是太难受。

        到是叶母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兴趣她“哦”了声:“叶修远也在你那边?”

        “嗯。”许母答。

        “那你帮我盯好叶修远,我马上过来。”

        叶母的语气阴沉地吓人,她和许母不一样,她并不会因为叶修远和许霓在一起的,就自动美化许霓男朋友的形象。

        霓霓那个渣渣男友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叶修远那小子估计是活腻了吧。两人交往的事都不敢和她们说。而最令人发指的是才在一起一个多月就把霓霓往床上骗。

        呵,她儿子还真是渣男本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