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18 章

第 18 章

        雨已经停了。

        许霓被人逼到樟树下,叶修远虽然是吃醋可终究还是怕弄疼她,与其说是直接把人按到树下,不如说是一步一步慢慢把人逼到到树前。

        最后把她逼得无路可退的时候,还把手掌插.进树杆和她脑袋间。生怕她一不小心弄疼自己。

        他还真是爱惨了那姑娘。

        可很许霓的背还是轻轻地撞上了树杆。

        “叶修……”

        名字还没喊完她就遭殃了。

        这棵樟树是这几年刚种下的,枝干较细,撞上了不怎么疼。只是前面下了雨的缘故,樟树的叶子积满了雨水。

        小树被许霓这么一撞,树身一抖,顷刻间豆粒般的雨水纷纷落下,两人便湿了衣衫。

        许霓先是有些懵,反应过来后就有些小委屈,她不满地撅起嘴,可终究还是心虚占了上风。

        “之所以和你说我带伞了,是怕麻烦到你。我蹭学弟的伞到食堂,拿到共享雨伞就可以自己走回去。生化楼到食堂走快些也就半分钟。”

        其实许霓的话里多多少少带了些夸张的成分,一般情况下生化楼到食堂都要走一分钟左右,半分钟那绝对是跑过去才能做到。

        但为了将“醋坛子”扶起,许霓觉得夸张一点点也没关系。

        接着许霓又补充:“还有,我没让你送伞绝对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就是因为喜欢你,才不想麻烦你。”

        爱是互相的。但许霓觉得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就尽量少给对方添麻,她是个独立的好姑娘。虽然……他们俩永远不会觉得对方是麻烦。

        “抱歉,是我失态。”其实叶修远知道自己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还有……倒是你最近几天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吃醋……老拿自己和小朋友比年龄。还说什么‘年轻真好’。你怎么就变成醋坛子了?”

        许霓的背依旧贴在樟树的枝干上,

        许霓话里的的“小朋友”自然指得是苏韩明、何详静一类人。

        “我知道不应该,那样……可我就是忍不住。”叶修远坦诚。

        在此之前叶修远一直觉得自己是理智的人,哪怕是处理感情问题也能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以平静的心态处理问题。

        可是刚刚那一刻,当他发现许霓告诉自己她带伞了,却躲在其它男孩子伞下时,竟本能的停止思考,只想把她拉回自己身边,差点连解释都不想听。

        他顿了顿叹了口气,将唇贴上她的耳朵。

        许霓忍不住颤了颤,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很烫。就感觉耳朵已经不属于自己了,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叶修远给了姑娘足够的时间,等她渐渐适应后,低声喃喃:“过完年我就28了,虽然不老,但的确不小了……所以刚刚那一刻,发现你拒绝我的你伞,却站在年轻男孩子的伞下……就吃醋了……”

        许霓现在的姿势很奇怪,她背后贴着树,身前贴着人,左手被叶修远握着,右手的五指地搭在叶修远的肩膀上。

        “叶哥……”

        许霓平常很少称叶修远为叶哥。其实叶修远倒是很喜欢她这么喊他,可许霓总觉得都在一起了,称呼里还带“哥”,怪难为情了。

        此刻许霓能听到到自己的心脏怦怦乱跳的心跳声。

        紧张又心动,她很享受这种感觉。

        男人的胸膛紧贴着她,渐渐地她似乎也能听到他炽热的心跳。一下一下,规律有力,就是好像跳得比她还快。

        若是放在以前,叶修远一定想不到自己在将来的某天会失控的将心爱的姑娘压在树上,和她咬耳朵,低低地告诉她,他吃醋了。倒是现在反而有一种认清自己的感觉——其实他的性格里也有感性的成分,以及他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理智。

        “所以以后不要乱吃醋了……如果还是过意不去……那我尽量减少和异性接触就是……”

        许霓有些哭笑不得。以理智为名的叶修远竟然会如此在意自己的年龄,可哪有老师和学生比年龄的道理。

        缘分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当年的她可是一口一个“修远哥哥”地叫着,又怎么会想到自己和他竟有朝一日结了婚,走啊走啊就走到了现在。

        许霓觉得自己以后被叶修远吃得死死的,你看现在这明明是略带无理取闹地吃醋,可她却莫名地觉得他这样也挺可爱。

        “抱歉,前面是我不对,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这样做。胡乱吃醋是我的错,要改的人是我不是你。你现在这样挺好的。”

        很多话就应该像现在这样说清楚,坦诚地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夫妻间多谢交流又未尝不是件好事。

        他们虽然是青梅竹马,彼此也熟悉,可在一起到现在前后都加起来也不到两个月。婚姻需要需要两个人的磨合。

        “好,其实我也该注意一下。毕竟都是结婚的人。”

        许霓这句话并不是纯粹为了给叶修远台阶下,是真的觉得结婚了在处理异性关系上做出改变,毕竟家里还有个她心爱的“醋坛子”。

        “嗯,我们都注意一下就好。”

        这是两人交流后得出的答案。

        许霓第一感觉是经过这么“刺激”的交流后得出的这答案未免太过简单,可转念一想答案好像就应该这样简单。

        “所以……还要牵手24小时吗。”许霓问。

        问题都解决了,就没有必要了吧……都成年人了,就没必要和刚陷入情网的小年轻一样那么疯狂了吧……

        “要。我想黏你一天,就一天这么黏着也不算多。其实许霓,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我来南大一周也就上一次课,课前课后你还要装作只是我的普通学生……这样算来我们也只有……”

        叶修远没有打算做出退让,只是平静地陈述着自己的观点。

        “我走到哪你跟到哪?不会吧……我实验室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许霓找借口搪塞。

        “我可以以访客身份进入,就以家属的身份申请参观好了……嗯?你看怎样?”

        许霓觉得叶修远一定是“疯”了,想秀恩爱也不用这么高调好不好!

        “那你牵着我一只手……我也没法做实验!”

        24小时全程牵走手是很亲密的行为,但同样也十分不方便,拒绝理由随手拈来便是一个。

        叶修远配合了这么久也累了,便开口戳穿:“说谎的姑娘鼻子会变长,前面我过来的时候你们院长告诉我,明后两天生化实验楼全面维护升级。你进不了实验室又没有课,相当于放假,对不对?”

        原来他都知道。那前面她的行为不是就……好了,许霓也无法评价自己的行为了。

        “那你会不会觉得这样太高调了?就算我不去实验室,可你也要上班……你不会是想让我跟你去你公司吧?这也太那个了吧……”

        “那个”具体是“哪个”许霓也没想出来,她本来想和叶修远说有一种东西叫做“见光死”,怕他不高兴,想了想又将着话咽了回去。

        “叶太太,我记得我只答应过在学校里不公开关系。”

        好像的确是叶修远说的这样,她当时好像也答应了……

        算了,反正在学校里认识她的人都不可能出现在叶修远的公司。既然叶修远都不怕她又发些什么。

        许霓一咬牙豁出去:“好,我们明天公开秀恩爱。狗粮随身带,走到哪撒到哪。”说话她都有些不好意思,这么高调的秀恩爱,还是头一次。不对他们之前就没秀过……

        “等等,会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高层领导不应该以身作则吗,哪有像你这样上班时间还牵着对象小手的……”许霓话里带着几分责备的意思。

        “不好的影响?”叶修远重复。

        他看着许霓轻笑了声:“不会有不好的影响,叶太太。反倒是……你因为我在和你在一起之前单身了27年,有了不好的言论。”

        “什么,单身也有不好的言论……那这个社会对单身勾太不友好了吧。”许霓惊讶,可才刚惊讶完几秒便有些好奇,她贼兮兮地问:“他们都说了什么些不好的言论啊,说你是性冷淡还是说你有隐疾……”

        叶修远的脸顿时黑了,严肃道:“叶太,我太建议你不要再问下去。不然你会被我‘欺负’得很惨。”

        许霓有些不信:“你宝贝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欺负我。”

        说完她抬起头对上叶修远似笑非笑的目光,顿时了然,又羞又气,一时间不想同叶修远说话。

        ————————————

        “现在去哪里,回家还是再逛逛?”叶修远问。

        许霓想了想开口道:“嗯……我们先去找随寻双吧。她还有东西要给我,本来说好今天中午的,结果我们突然都没空了……”

        “好,我们过去。”叶修远换了只手握着她。

        随寻双站在南大附近的一家咖啡店门口。

        前面下雨不少学生便选择在雨停后进餐,所以此时的学生街便格外热闹。

        为了让叶修远看上去比较低调,许霓把自己中性风黑色棒球帽调到最大,最后勉强套到叶修远头上。

        随寻双站到台阶朝他们挥了挥手。远远一望便看到了叶修远和许霓牵着手,往她所在的方向走来。结果最后许霓走到她面前了叶修远也没松手。

        许霓站在前面和她说话,叶修远站在许霓身后拉着她的手。叶修远手臂向前,许霓手臂向后,一前一后的在空中拉出了“一”字。

        随寻双凑到许霓耳边小声说:“哟,许霓姐姐你就别这么秀了。这里虽然不是学校,但也是学校附近,来往的学生很多,你们低调点。”

        她看了许霓一眼淡淡道:“也不知道之前是谁说自己要低调,绝对不在学校里公开关系。”

        事实上即便随寻双不提醒,许霓也知道她和叶修远现在的表现真挺危险的。在学校附近这么明显的秀恩爱掉马什么的是分分钟的事。

        之前是叶修远不想放手,现在是许霓不愿松开。因为他们这样真的好甜,许霓一想起他们这样这副模样都觉得牙疼。

        明明自己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可还是被虐到不行。这两人一前一后跟连体婴儿似的,歪腻到不行。

        “拿着,这是因为种种原因晚到的新婚礼物。”说着随寻双将一个盒子递给许霓。

        许霓顺手摇了两下,有小盒子晃动的声音,却没听见口香糖颗粒碰撞的声音。她一脸认真地问:“这口香糖怎么不会响?”

        随寻双见她那么真诚,差点都没忍心骗下去。可为了暂时苟存这条小命,一咬牙开始继续胡说八道:“嗯……我买的不是瓶装,是盒子纸盒装。”

        不对她也没骗过人。自始至终她都没说过自己送是口香糖,从头到尾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谢谢你呀。”

        “不客气。”

        客气什么,只要她结婚时许霓别礼尚往来就好。

        ————————————————

        吃完晚饭后,两人牵着手在南明湖畔散步。

        叶修远被许霓打扮成学生样,白T恤,蓝牛仔,还黑框平光镜,棒球帽压得很低,将他的脸微微挡住。

        一眼看过去和南大里的普通学生没什么区别。也正因为这样,许霓才十分大胆的牵着叶修远的手,和他一起在湖畔晃荡。

        雨后的风带着些湿气打在身上又暖又舒服。晚风将她的发丝吹起,散落在脸颊两侧。许霓晃了晃脑袋,头发还是散着便有些不自在。

        许霓想伸手将头发撩起,可却空不出手。她一手被叶修远牵着,一手拎着随寻双送的礼物。于是只得挣扎地试图将手从叶修远那抽出。

        男人察觉到她动作停下脚步侧过身。

        “不是说好牵上一天吗?”

        叶修远看到她这副模样也是了然,不过他没松开她的手,只是转身替她将头发撩至耳后。

        “我……唔……”

        叶修远指腹温热过轻轻蹭过她的脸颊,弄得许霓有些痒,莫名的染上了红晕。

        叶修远看到这姑娘如此反应,又忍不住伸出布置在她耳前那块软肉上抚了抚。

        “痒……你别这样……”许霓不满地用指甲在他手背上轻轻的划着。这下叶修远也有些痒了,他轻轻将手松开,换了只手,换了个方向,继续牵着她走。

        许霓抬头看了看他,在对上眼神的那瞬忽然又被电到。她家叶修远也真是的,怎么随便一种打扮都那么好看。

        “叶修远,要不你把帽檐再压低些……”

        许霓这么说也是为了有备无患。

        虽然他现在的打扮就算是叶母估计也无法一眼认出。但他人长得那么帅,姑娘走过去难免会多看上几眼……可这万一碰上他学生,看着看着就认出来了怎么办?

        要是再叫声“叶教授好”,又刚好有人认识她……那他们不是就暴露了……一想还真是细思极恐。

        叶修远配合的压了压帽子,沉默了几秒:“叶太太,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许霓本来想说“我这还不是为了有备无患嘛”,可怕叶修远觉得憋屈,打算便换了个方式。

        她轻轻地将叶修远拉到角落,她本打算踮起脚学着叶修远之前的样子去咬耳朵,然后在她耳畔说“我们这样像不像偷情呀”,可当许霓脚都垫起来的时候才意识到两人身高悬殊,顿时就有些恼。

        许霓小小一个,够不到其实很正常。只是此刻不但要给的惊喜没了,心思也被叶修远看穿,莫名地就有些小情绪。

        叶修远配合地弯下腰:“现在够得着了……来吧。”

        表示自己的配合,叶修远特别直男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许霓佯装茫然:“你弯腰干什么?”

        这是160姑娘和她最后的倔强!

        见她不认,叶修远思忖了片刻,把她抱到小树旁的石头上。

        “许姑娘,你现在比我高了半米……想做什么赶紧来,过了这个村,没了这个店。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叶修远声音含笑。

        许霓怎么觉得那话里带的几分调情的味道,便不配合地应道:“不要。”

        可说完又感觉既然都站在这了,什么都不做太亏了,便自然而然摘下他的帽子,在他额前“啾”了一口,又火速将帽子重新盖上。

        平常够不着,够得着的时候也自然去亲其他地方了。嘿嘿,这还是她第一次去吻叶修远的额头。

        嘻嘻,亲到了!

        许霓跳下石头正打算跑,才发现情况不对。

        哦,原来她跑不了。

        因为她的手自始至终都一直被叶修远拉着,如果许霓想跑那也得拉着叶修远一起跑。

        她回头尴尬地笑笑,打算拉着叶修远离开。忽然被不远处传来的说话声吸引住。

        “你知道吗?校花选上了叶教授的课……天哪,这是何等的好运!为什么老天爷不这么对我?”一姑娘感慨。

        “唉,南思可不是学美术的吗?这是绩点不要了吗?叶教授那门课可是是经管院的专业选修课,难度不低。我看了看授课计划半学期后还是改用英文授课……我当时就怕选上之后拉低了总绩点,所以就没选了。”

        “别说的好像自己选了就能选上一样,你是不知道今天全校有多少人抢叶教授的课……叶教授的授课地点在我们校区,可隔壁校区的同学那天也在抢。”她顿了顿补充道:“反正抢到的概率和中彩票似的。都是命啊……”

        许霓倒是挺喜欢这女生最后一句话的——都是命。

        缘分这种东西很奇妙,她能碰到叶修远是命,能和他在一起也是命,当然能选上叶修远的课更是命。天知道前面她看到电子阅览室乌压压的人群时差点都想放弃了。

        “看到了吧,你可是全校最受欢迎的教授……”

        许霓抬头看了看叶修远小声地“啧啧”了两声,继续道:“谁又能想到全校最受欢迎的叶教授,居然在吃一个16岁小朋友的的醋。而且苏韩明是苏韩言的亲弟弟,四舍五入也是你的兄弟。”

        叶修远的轻“哼”了声:“谁和他当兄弟了?”

        这否认简直不要太快。

        “走吧,我们从旁边条小路绕过去。”许霓边说边拉着叶修远往旁边走。

        “那我们就从她们正对面过去吧……”叶修远的话里带着几分玩味。

        “叶教授!你知道‘低调’这两个字怎么写吗?”许霓忍不住调侃起来。

        叶修远笑了声,很是配合:“知道啊……‘低’字单人旁,一个‘氏’再加一点,另一个字呢?言字旁加个‘周’。”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天,不知不觉就到了南明湖边上。

        似乎是有社团搞活动,湖边围着的学生不少。叶修远牵着许霓就这样混入人群。

        一眼望去几乎都是情侣,一对对小鸳鸯们手牵着手绕着湖散步。

        叶修远边走边低下头,在许霓耳边喃喃道:“怎么都是情侣……是不是因为这样你才说带我到这来?”

        还真是聪明,但是干嘛要说出来啊……假装不知道不行吗?

        “嗯”许霓没否认,又往前走了几步,最后在湖畔的一堆小石子之前停下。

        “嗯”,叶修远边写许霓边解释:“关于这个湖有个传说,具体解释起来也挺麻烦的。但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在湖边的石头上写上两人的名字,投入湖中就会永永远远在一起。嗯……我知道这听着就很不科学,偶尔迷信一下也没什么关系,主要是体验一下这种氛围。”

        “好,我陪你。”叶修远将写着两人名字的石头放到许霓手上,又将自己的手覆到她手上。这颗写了两人名字的石头就这样夹在他们手掌间。

        他们往前走到临界处,“一起扔?”叶修远问。

        “嗯。”她应。

        “那……我数321一起扔。”

        “好。”

        今天是农历十五,满月的一天。雨过云散,月亮完整的露出。皎洁的月光从天上映到水中,南明湖的水很清很透,许霓不用抬头也能欣赏到这绝美的月色。

        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3,2,1。扔!”

        “3,2,1。扔!”

        两人默契地同时放手。

        叶修远的力道大些扔得比较远,从许霓的角度看去石头正好落到湖中的月亮上。

        “你砸中了月亮!”许霓惊呼。

        叶修远柔声道:“是吗从我的角度看去是在月亮的右下角。”

        许霓有些自豪的晃了晃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嗯!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刚刚好就是。”

        “对了,等等你要不要去旁边喂鸽子……我带了面包。”叶修远提议。

        “好呀,”许霓将礼物袋子暂时放下抬起手拍了拍叶修远的肩:“叶哥真贴心。”

        结果走过去的时候两人都愣住了,这个时间点哪有什么鸽子,喂鸽子什么的要白天才有。

        “没关系,面包我来吃吧。”许霓话语多多少少带着扫兴:“下次吧,早上过来。今晚我们就在这随……”许霓话说了一半突然顿住。

        “怎么了?”叶修远问。

        “嘘……”许霓做了个小声的手势。

        叶修远打量了眼前方,看到那两个之前在小树林里讨论他的女生。

        看许霓这样子估计又是想偷听她们说话,不禁小声提醒:“许霓,别人说话是不尊重他人的表现。”

        “我平常当然不偷听别人说话。她们在背地里讨论我老公有尊重过我吗?”许霓小声反驳:“倒是你脾气这么好,会不会太奇怪了……”

        叶修远当然不喜欢别人讨论他,可他毕竟是这个学校的老师,那两个女生也没说他坏话,也不能不让人讨论。

        “要不,我上前跟她们说一声?”男人问。

        “别了,”许霓拉住打算上前的男人:“我倒要听听她们都在说些啥……哼,以后你的小九九都在我手上了。”许霓讲着讲着话里还带上了些得瑟。

        “我有什么好怕?”叶修远自然不怂,身子正不怕影子斜。

        许霓看了叶修远一眼,再次将食指竖到嘴前,示意他不要说话。叶修远也觉得好玩,便在一旁跟着听。

        “佳佳告诉我,最近校园官网点击量突增,尤其是要归纳板块。”

        “不会吧,大家看校规做什么?难不成一个个胆子肥了都……都想干坏事?”另个姑娘质疑。

        “差不多……据说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师生关系那块点击量特别高,还有人专门去翻了手册,就是想知道我们学校是否不允许师生恋!”

        “那……结果呢?你别吊着我,不说啊。”

        许霓听着也好奇,毕竟这字里行间都散发着八卦的味道。

        “结果就是学校没有禁止。”

        “那……就是允许了?可叶教授都结婚了,那些姑娘有这样的想法也太不道德了……”

        许霓一愣,扯了扯叶修远的袖角:“看吧,你的小九九被我抓到了——魅力太大,招蜂引蝶!”

        叶修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发誓自己在学校绝从没做过逾矩的事。目前为止也就讲过一节课,那节课完全按照教学大纲来,在课程最后还特意表明了自己的已婚身份。也不知道那些小姑娘怎么的就喜欢上了。

        那姑娘哼了声:“什么道德不道德?经学友会鉴定叶教授单身!本来我们来找了珠宝鉴定专业的同学分析,结果连分析都不用,淘宝爆款9块9的地摊货。”

        “也对,叶教授的身份地位结婚了怎么可能带9块9的戒指。”

        “所以没有不道德……更何况男教师对外宣称已婚是我们学校不成文的规定。”

        “咳咳——”听完许霓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窘得不行。

        她在美国买的地摊货到了中国就变成了淘宝爆款?

        她的右手现在就被叶修远握着,于是轻轻地动了动,好像还真在指尖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嗯……就是那个低级金属制品。

        他怎么还戴着啊,许霓都有些欲哭无泪了。

        许霓伸出两指悄无声息的捏住叶修远的戒指,叶修远不注意一把拉下来。

        轻轻转动戒指调整角度,大概滑动一两毫米后便得不到其他进展。许霓没打算放弃,正在她即将进行第二次尝试时,手一把被男人握紧。

        叶修远怎么会不知道这姑娘想要干什么,他牢牢扣住许霓的小手,开口教育的:“叶太太,送给别人的东西就是别人的。我想这个道理幼儿园老师教过。”

        没错,叶修远你说的都是事实。

        但问题在于这9块9的爆款货,配不上您尊贵的身份啊……

        可惜许霓又不能直接把话这么说,因为买这戒指的人是她。

        扯证那晚她醉呼呼的,连自己是谁都差点忘了,当时就觉得这件又好看又便宜,大手一挥,慷慨买下。

        “要不你还是别带了……做地摊货怪丢脸的。等哪天再给你买一个?”

        “不好,我就喜欢它。又好看又便宜还特有意义……怎么就不能带了?”叶修远低下头与她对视了几秒:“叶太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枚一直都带在身上。”

        “呜——呜——呜——”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的,叶修远说完这句话许霓听到耳畔传来乌鸦的叫声。

        是的,许霓买的是对戒。她一个叶修远一个,叶修远那个戴在手上,她的穿了根线挂在脖子上。

        “你怎么知道了……难不成是扒了我的衣服?”

        她的那枚戒指不是一直偷偷的藏着衣服里吗?

        “你说呢?我的枕边人……从来没扒过你衣服,但是我解开过你睡衣的第一枚扣子。”

        叶修远的话里带着些得意,而且许霓因为露馅气得牙痒痒的。

        好了,她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了。原来那天他种草莓的时候就发现了。

        “好吧,你戴就戴吧。”

        其实这戒指也没什么错。除了太便宜以外,一切都很好,就像叶修远说的特别有纪念意义。

        “走吧。”

        “好,回家。”

        ——————————————

        两人就这么手牵着手步行回家,因为是初秋,蝉声未散,略有些聒噪,可许霓现在心情大好也便觉得好听。

        叶修远站在家门外一手牵着许霓,一手按开电子门锁。

        见她站着不动,叶修远有些不解:“你怎么不走?”

        许霓开口解释:“我脚上沾了泥巴……要不你先拿块布给我擦擦,我进来之后再洗一遍。”

        叶修远低头看了看许霓的脚,松开手让她将鞋脱下。

        白嫩的脚丫边上沾着血泥,大概是他们在前面的小树林里沾上的。唉,前面他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叶修远抬起头伸出手直接把人拦腰抱起。

        “唔——”

        传说中的公主抱怎么来得这么猝不及防,许霓没做好心里准备,不禁地惊呼出声。

        “手。”叶修远提醒。

        “好。”许霓答。

        都抱着她了,怎么还执着牵手。

        人就这么被抱到了浴室,然后轻轻地被他放下。

        叶修远俯下身子,一手牵着她的手一手拿着花洒,耐心地替她洗去脚上沾着泥土。

        叶修远拿着花洒边洗边问:“等一下是淋浴还是泡澡?”见许霓没回答又补充了句:“泡澡的话浴缸可能有点挤……”

        许霓第一个反应就是浴缸很大一点也不挤,第二个反应就是她怎么洗和叶修远都没关系啊……

        她轻声说:“都可以,但这和你没关系吧……”

        叶修远看着打算翻脸不认人的姑娘可怜巴巴道:“不是说好24小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