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17 章

第 17 章

        “许霓,来……”

        男人的声音缓慢而又清晰地从她身后绕过来。

        许霓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个人是谁。

        他的声线,他的语言表达方式,都是那么熟悉,熟悉到许霓都能猜出他的下半句话是什么。

        欺骗老公,不到一分钟被当场抓包是什么体验?

        “来,你过来。”她猜。

        “来,你过来。”他说。

        “学姐,是有人在叫你吗?”学弟驻足原地,话里略带狐疑。因为是一面之缘,他也不知道学姐的名字是不是叫许霓。

        许霓颤巍巍地开口:“呃……是吧……大概……”

        “那你干嘛不……回头。”这回苏韩明也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便压低声音轻声询问。

        许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道:“心虚……学弟,谢谢你啊……要不,你还是赶快走吧。”

        许霓和苏韩明自认为他们说话声很小。其实不然,既然他们能听到叶修远的声音,那叶修远又何尝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身后的男人眸色更沉了。他的确听不到他们对话的具体内容,但却能听到姑娘的说话声,声音又轻又软,但很明显不是说给他听的。

        “许霓。嗯?”

        伴随着那一下下的脚步声,男人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他投在地上的影子被远处的路灯不断放大。

        这下,许霓不得不回头。

        反正迟早都得面对这件事。

        “学弟,就送我到这吧……谢谢。”许霓再次道歉。

        她的眼神低低落到几步外男人的那双皮鞋上,然后那双皮鞋离她越来越近,许霓咬了咬牙大义凛然地向前迈了一步。

        手腕就前方的男人握住上,然后他的手渐渐向下,在她的五指处稍作停留,最后用自己手掌将她的小手包住。

        他拉着她往自己的方向轻轻带了带,许霓顺着力道向前走了两步,乖乖地站到了他伞下。

        叶修远也往前迈了一步,这下两人挨得特别近几乎就是贴在一起……

        站在两人身侧的男孩上表情有些呆滞。

        苏韩明记得书上这样写:1.2—0.5米为个人距离而0.5—0米则为亲密距离。

        而显然学姐和叶教授之间的距离要低于0.5米,虽然他才16岁,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反正他就觉得这俩人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等等,那男人是叶教授……

        教授和学姐竟然……

        叶教授不是传说中高冷禁欲的男神吗,不是不近女色一心事业的工作狂吗?

        苏韩明这娃还是年纪小了些,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脸上的表情就在“天哪,我发现了什么”和“叶教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学生中”之间不断切换。

        男孩还想多看一眼,可以一抬眼就对上了叶教授凶狠的眼神。

        有必这么凶吗……

        您站得那么近,手握的那么紧,谁都知道您这是在宣示主权好不?

        苏韩明发誓这学姐他一下都没碰过,还好心让学姐蹭他的伞。他以后都会离这个学姐远远的,再也不会让她蹭伞了。

        他“哼”了声,转身离开。

        许霓和叶修远就这样站在路中央。

        她没有勇气抬起头与叶修远对视,便低着头垂眸看着地面上的那滩水。因为下着雨,天很暗,她便看不清积水中的倒影,但这样却让她莫名的安心。

        这时远处的路灯亮了,光传的很快,他们所在的地方一下就亮了起来。

        积水中的倒影一下只变得清晰,她看到了两人的倒影。叶修远看着水里的她,而她也看着水里的叶修远。

        她动了动唇,开口道:“你是不是生气了?我不是故……”

        “是不是要说自己不是故意的?”男人的脸离的很近,就贴着她耳后。说话时,他的指腹一下下摩挲着她的手背。

        他的声音低低的我不带着任何情绪,而许霓最怕他这样。

        有几个人从他们身边路过,也纷纷识趣的绕开。不过他们也没有多留意,只把他们当做校园中在闹别扭的小情侣。

        许霓这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妥。一男一女师生关系,在学校里同撑一把伞就很引人注目了,何况他们现在小路中央光明正大的牵着手。

        许霓不想这么快将两人关系曝光,便微微侧过头小声说:“我们先别牵着手好不好?”

        “为什么?”男人的声音里带着些不悦。

        “这里是学校……不是说好在学校里当做不认识……隐婚吗……”

        之前的确是这么约定好的,只是现在许霓有些不确定了。叶修远现在这幅模样一点都不像是打算和她继续隐婚下去,到像是想要立刻公开于众。

        可真要分谁对谁错,那也只能是她错了。毕竟撒谎的人是她。

        她轻轻扯了扯“醋坛子”的手:“你先松开好不好……离开学校你想怎么牵就怎么牵。”

        见他仍旧不为所动,只好开口补充:“我的确不该骗你……刚刚那个男孩子是苏韩明,苏韩言的亲弟弟……你认识的,他才16岁。”

        言外之意是,他才16岁在南大的少年班,我都24了,年纪差了一大把,你就别瞎吃醋了。

        可问题是这话落到叶修远耳里就有了新的理解。要知道这男人今天下午刚刚和友人探讨了“老腊肉”与“小鲜肉”的相关事宜。

        什么叫才16岁!

        哼,也是。和他这个27岁的老男人比起的确应该用“才”。此刻醋坛子已打翻,男人酸得很。

        叶修远一言不发地将她往一旁的小树林里拉。

        “啊……叶修远你干嘛……”

        雨越来越小,渐渐连雨落到伞身的声音都变得轻不可闻。可小树林中的泥土已被雨水打湿,许霓今天穿着凉鞋,踩着泥泞一路过去,感觉脚下又湿又粘。

        不过很快她便没法再去担心这个。

        因为下一秒许霓被人压到了树干上。

        “嗯……他才16岁,我都27了。嗯……年轻真好。”

        “还有你的小手我就不松开了,从现在开始的24小时内不管干什么我都要牵着你的手和你黏在一起,干什么都有……”

        完了,玩大了。

        她现在脚带泥,身沾汗。其他不说,晚上总要洗澡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