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15 章

第 15 章

        “你要加什么?”叶修远的声音她身后传至耳边,大概是因为两人离得很近,许霓的耳根忽地有些软。

        “没……没加什么。”许霓将手机锁屏放入兜里,过了几秒似乎意识到自己这样太假,便开口补充:“就是加了社团的纳新群,女孩子的事……说了你也不懂。”

        许霓的确加了一个社团,是啦啦操社。每周三晚活动一次,出勤没有硬性要求。许霓加入纯粹就是为了健身锻炼。好吧,其实她也知道一周一次健身效果微乎其微。

        “社团?”

        “嗯,啦啦操的。一周一次,忙得时候也可以不去。”

        许霓一边应着一边从袋子里拿出前面在超市买的那两瓶苹果汁,给自己和叶修远各倒了一杯。

        “挺好的。”男人开口。

        适当的锻炼有益身心健康是好事,叶修远当然不反对。

        不反对也只是目前的不反对。

        几个月后当叶修远许霓穿着啦啦操专用小短裙从他眼前晃过之后,顿时改了主意。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此刻,他只觉得眼前这姑娘真是越看越满意,脸也好,性格也好,浑身上下,他挑不出半点毛病。

        “对了许霓,我们商量件事。”

        “嗯,怎么了?”许霓歪着脑袋望着他。

        叶修远拍了拍身侧的沙发垫,示意她坐到自己身旁。许霓“嗯”了声,起身走到对面的沙发坐上。

        “你国庆有没有安排?”叶修远问。

        “暂时没有。可能会去找随寻双一起看电影,如果还无聊那就约她爬山……”许霓顿了顿思忖了片刻:“好像南大北门的学生街开了一家甜品店评价还不错……”

        许霓自然而然地说了很多,她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毕竟没和叶修远在一起的时候,假期里她都是和随寻双腻在一起。

        哼哼,她们姐妹关系可好了。

        “还有呢?”男人接着问。

        “嗯……如果还有时间那我和她还可以……”

        很好,典型的有了闺蜜忘了老公系列。

        “随寻双有男朋友,而你呢,有老公。”叶修远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下巴以示提醒。

        “你们姐妹花的感情真好……你说,我是不是该难过一下?”男人侧过头那双深邃迷人的桃花眼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姑娘的眼睛。

        叶修远暗示的那么明显,许霓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不,他那哪里是在暗示,“吃醋”这两个字就差往脸上写了。

        “别……别拐弯抹角的了,说吧你有什么计划,我的修远哥。”那声修远哥喊得特别诚恳。

        许霓的确有点小心虚,毕竟刚刚自己就挨着他坐着,可说的国庆计划里却没有他。

        其实许霓还是想为自己辩解一下。真的不是故意忽略他的,因为以前的国庆都是和闺蜜一起游山玩水,今年猝不及防地多了个老公,一时间就漏掉了。

        “你国庆想去哪里玩?或者说……你想去哪里度蜜月?”

        “蜜月?”

        啊……她怎么就忘了还有个叫蜜月的东西。

        “嗯,蜜月。结婚了怎么能没有蜜月。你觉得海边怎么样?”叶修远提议。说话间,男人的指腹就贴在她手背上一下下的摩挲着。许霓被他弄得阵阵发痒。

        “嗯……会凉吧,十月初。”

        许霓的意思是南城进入秋天后海水可能有些凉,踩浪花什么的就不大方便了。

        “不是在南城,是港城。我们在有栋海景别墅。”叶修远补充说明。“我们”自然指的是他和许霓。

        男人对许霓之前的问题进行了再一次答复:“如果怕凉可以套件外套。等太阳出来暖和些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踩浪花。反正那都是附加的……蜜月的主要目的本来就不是那些。”

        “啊?蜜月的主要目的是……”

        许霓感觉自己长见识了,在她认知里蜜月就新婚夫妇两人的旅行,随便走走,随便玩玩,怎么还有分主要目的和次要目的?

        “你说呢?”叶修远拍了拍她的肩,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蜜月……蜜月……

        嗯……一定是她多想了!

        主要目的是陪叶修远玩,次要目的是自己玩。刚刚那一瞬脑袋瓜中混的那些奇怪的东西,一定不会发生!

        其实自欺欺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此刻的许霓燃着小脸,面颊红成一片。她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事,可脑海里那些莫名其妙的念头还是挥之不去。

        许霓愤愤然地抬起头,用眼神控诉着叶修远。她愤怒的眼神里还带着一抹娇羞。

        “我可什么都没说啊……”男人故作委屈道。

        “行……那你以后最好什么也别做!”许霓像炸了毛的猫,气呼呼地撇过头,将后脑勺对着叶修远的正脸。

        “啊?那我还是说好了……”

        慢慢来的确可以慢慢来,可以后什么也不做是不可能的。

        男人看着视线中央姑娘的留下的背影。她扎着高高的丸子头,露出长长的细长的脖颈,蓝色的雪纺衫衬得她皮肤白皙。顿了几秒缓缓开口:“在我看来蜜月的主要目的是……”

        许霓急匆匆的转过身,用小手捂住他的嘴。

        这种没羞没躁的事就别说了,两人心知肚明不就好了!

        其实叶修远没打算开黄.腔,他本来想告诉她,很多事情有或者没有都无所谓,蜜月享受的就是两人在一起的那种状态。可看许霓这反应显然是想得比他较深刻。

        “行,既然霓霓害羞,我不说了,”叶修远搂过许霓换了个话题:“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名分?”

        许霓问:“你的意思是见家长吗?”

        “对。”他应。

        嗯……既然都结婚了,也该见家长了。毕竟有些事情还需要两家人商量后再决定。

        许霓沉思了片刻,开口道:“我爸这阵子在国外谈事情。嗯……再过几周就国庆了……要不就国庆过后的那个周六吧,叶姨生日,大家也都在。”

        许霓口中的叶姨自然指的是叶修远的母亲,从小到大“叶姨”“叶姨”地喊着也就这么习惯了。

        叶修远听后笑着纠正:“叫错了。你现在已经不能称呼她为‘叶姨’了,要和我一样喊‘妈’。”

        “你说‘妈’会不会被我们吓到?”第一次这样称呼叶母,许霓叫这多多少少有些别扭。

        “应该会吧。你妈和我妈都没什么心理准备,肯定会挺惊讶的。不过你放心,我妈很喜欢你。从小到大就一直把你当女儿看着……对你特别满意。”

        许霓倒不像叶修远安慰自己那样安慰他,反而是故作深沉的说:“其实我觉得吧……她们对我的男朋友印象应该不怎么好。”

        “哦,为什么?”叶修远不解。

        不是还不知道人是谁吗?怎么印象就不好了?

        许霓瞥了叶修远一眼,用一种“你这都忘了”的口吻说:“你该不是忘了自己当时是怎么评价我男朋友了?你当时可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了三个字‘过得去’。”

        嗯,是啊。他怎么把这件事忘了?

        被这么一提醒,他还真的有些紧张。

        “好,我在一下准备。”

        明明知道从小到大许母一直很喜欢自己,可叶修远还是莫名的紧张。倒不是因为许霓前面说的事。他紧张是因为要这将是他第一次以女婿的身份站在许母面前。

        “其实你也别太紧张,就算她们现在对我的男朋友不满意,可看到真人那刻一定满意得不行。”许霓拍了拍他的肩,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对自己有信心点,你可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我倒是有点怕,她们觉得我糟蹋了你……”许霓喃喃。

        叶修远笑着说:“怎么会?我还怕是我糟蹋你了,你那么好。”

        接着两人用开玩笑的语气进行了一轮商业互捧。

        嘿嘿,好像和喜欢的人互相夸来夸去还挺好玩的。

        ————————————————

        许霓躺在床上,窝在叶修远身旁。闲着没事就用脸蹭了蹭他的胳膊。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许霓坐起身。她一手撑在枕头上,一手扯了扯了叶修远的衣角。

        “世界上只有一个港城吧?”她问。

        “嗯。只有一个。港城的小吃很出名你应该会喜欢。”

        还真是那个港城。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叶修远竟然在寸土寸金的港城有房,还是海景别墅,这……这太……难以置信了吧。

        “港城的海景别墅……你……你一个当教授的,哪里来这么多钱?不会是非法所得吧。”

        大概是因为最近在南大能看到叶修远,许霓中自动将叶修远归到人民教师的队伍中。

        “叶太太你是不是忘了,在南大做客座教授只是我的副业。我在KM咨询公司已经是合伙人了。嗯……还有大学参与创业的公司在两年前上市,运营情况良好。虽然那个公司现在不是我在管理,但股份也不少。买房是绰绰有余的……”

        港城买海景别墅绰绰有余?妈呀,她许霓怕是成为小富婆了。

        这下可把许霓乐了,她嘿嘿地笑了两下:“我是小富婆?”

        “嗯……算得上。包括我整个人在内都是你的。”叶修远说完后,稍作停顿突然有些警惕的开口:“最近富婆带有些贬义,希望你不是那个意思……”

        最近富婆带着点贬义……

        唔……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微博富婆包养小鲜肉的热搜……

        “怎么可能,谁能比得上你呀。小鲜肉的味道哪有老腊肉的好,我的修远哥哥?”许霓话里有些昧,多少带着些阿谀的味道。

        “哦,老?”27岁的老男人挑眉。

        他不过就是比她大了3岁,怎么就被打上“老腊肉”的标签。难不成她还真喜欢那种毛都没长齐的“小鲜肉”?

        “来,把话再说一遍。”叶修远轻轻地握住她的手腕,语气里带着几分哄骗,就像是挖了个坑再等她跳。

        再怎么说许霓也是个机灵的娃,知道这坑是跳不得的,忙开口解释:“不啊……我这不是开玩笑吗?嘻嘻,我的修远哥年轻力壮,好汉一条。”

        叶修远听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便放过了她。

        “真的?”

        “真的!我怎么会觉得你老?你不过比我大三岁要是你是老男人,那我也是老阿姨喽……我怎么可能是老阿姨!本姑娘可是青春常驻的小仙女好不好?”

        许霓躺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你……不睡吗?”

        她都换好睡衣躺在床上了,怎么叶修远还坐在床边?

        “嗯……我凌晨两点的飞机。”

        “我眯一会儿,你先睡吧等你睡了我再走。”

        “你又要出差了……”姑娘的话里明显带着几分失落。

        他不是上周刚出差的吗,怎么又要出差了?

        “我接着南大授课的工作,如果再继续手上的那两个项目,档期可能没法拍过来。这次出差顺便交接一下工作,交接之后我出差的次数会减少,在南城的时间会变多。”

        许霓的五指慢慢地缠住他的食指,姑娘的不舍指尖一下下的挠着他的手心很是不舍。

        许霓也发现自己比以前要黏叶修远。还没有和叶修远在一起的时候,她不是很理解为什么会有女孩子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和男朋友在一起,跟小尾巴似的。

        当时她还和随寻双说无论以后找了什么样的男朋友她都做不出那样矫情的事。可真的轮到自己,没有发现她也会想做矫情的事。

        “嗯?不舍得了?其实我好想把你打包了一起带走。可是你有自己的事要做……”叶修远用鼻尖亲昵地蹭着她的小鼻子。

        “没办法啦,我也要上学。诶……其实寒暑假的时候我还真的可以跟着你一起。到时候我就乖乖地躲在酒店房间里。”她睁大眼睛望着他,一脸认真。

        这姑娘描述的场面……怎么有点像偷情?

        “你是叶太太,就应该名正言顺地站在我身边,不需要躲在酒店里。”

        “睡吧。”叶修远伸手将房间的灯熄灭。

        许霓本以为她今晚会失眠,毕竟她舍不得他走。可事实上她躺下没多久便沉沉入睡。

        ————————————————

        叶修远晚上走的时候,许霓还在熟睡中。其实她本打算送叶修远到楼下,可没想到睡得太死,叶修远的离开也尚未察觉。

        第二天早上许霓起床做早饭的时候,发现冰箱里有叶修远昨晚留下的早餐半成品。虽然这是一件很普通的小事,可心在那一瞬像被人的手碰了一下,很是感动。

        叶修远刚出差的前几天,许霓的小日子过得也算是滋润。比方说周末熬夜看小说,又比如买了方便面晚上当夜宵。没人管,真是太幸福了!

        可渐渐的许霓也腻了。之后的日子就是上课,做实验,看文献,回家,每天都的做这几样事,生活平淡无奇。

        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大概是每天的天气不同。

        入秋的天气变幻莫测,今天早上天还一直都是晴着的,不知怎么的现在竟下起了小雨。

        此刻硕大的实验室只剩下她一个人,许霓忽的意识到了一件事。

        今早出门忘带伞了。

        看来只能去蹭好心同学的伞。

        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震了两下。许霓摘下手套,伸出食指划过锁屏。

        屏幕中央跳出,随寻双发来的消息。

        随寻双:【你在哪?】

        许霓:【实验室,差不多也收工了。怎么了?】

        随寻双:【我现在刚好在南大北门的咖啡店里,我有东西要给你。】

        许霓本来回随寻双“马上过来”,可这4个字才刚打下去,许霓便想起一个悲催的事实。

        许霓:【你可能要等等,我要找学弟拿实验报告。还有我没带伞。泪崩.jpg】

        随寻双:【你没带伞那我来接你吧。叉腰.jpg】

        许霓:【你进不来,别忘了南大有门禁。笑哭moji】

        许霓想不出随寻双给她送什么东西,她好像没有东西落在她那……

        等等,这个点该不会是给她送便当的吧。不行!随寻双的宠爱她可受不了。

        许霓:【你送什么东西呀?不会是爱心便当吧……寻双,我的好姐妹你冷静点。要不中午来南大食堂吃饭吧?食堂饭菜美味可口,我请客。】

        随寻双制作黑暗料理的能力比许霓强千百倍,不过目前为止许霓还没尝过,因为那些都烧糊了是致癌物,根本不能食用。

        随寻双:【哼,姐姐我好心送你礼物,你要是不想要就直说。(愤怒脸)】

        许霓:【要要要~谢谢呀我的好姐妹。】

        随寻双【塑料姐妹。白眼jpg.】

        不过最近好像也没什么节日要庆祝,她怎么就送礼物了?

        许霓:【干嘛没事送我礼物鸭,怪不好意思的。害羞moji】

        随寻双:【你的新婚礼物鸭,不用不好意思,到时候我结婚,你也一样可以送我礼物。】

        许霓还没把消息回过去,随寻双有立马发了两条消息。

        随寻双:【不用了。】

        随寻双:【不用了,咱们姐妹情比金坚。我结婚你就别送我礼物了。】

        随寻双表示,自己送的礼物太过刺激了。要是许霓以牙还牙,到时候来个更厉害的,那就好玩了。

        随寻双:【我当时觉得就买一个牌子的太少了,有点对不起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所以为了表示我的心意,我花了点时间把市面上能买到的草莓味那玩意全部买了。我拿在手上都挺沉的……这草莓大礼包分量应该也挺足了。】

        不愧是她的好姐妹,花心思让简单的礼物变得不简单。知道她喜欢吃草莓味的口香糖,就把市面上能买到的都集齐了……

        感谢老天赐予她这样的好姐妹。嘤嘤嘤,这感动天地的姐妹情。

        随寻双结婚的时候礼物肯定少不QAQ。自己的好姐妹,怎么能亏待她呢?

        许霓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三十分。

        许霓:【先不聊了。我要下楼拿东西了。等等来找你。】

        随寻双:【好。】

        ————————————

        南大生化楼,一楼。

        天灰蒙蒙的,外面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雨,落在门前的池塘上激起了一朵朵小水花。

        许霓顺着门外的小路望去,看到远处一个白T恤蓝牛仔裤的男孩撑着伞往她的方向走来走来。

        何详静合起雨伞站到许霓对面。

        “我们班上所有同学都交了?”许霓问。

        “缺了一个。林喜芝这两天请假,她说下周回学校补交给你。”说话间,何详静将装在文件夹里的实验报告递给许霓。

        “嗯,谢谢你拿过来……对了,我记得全校本科生本科生周三下午没有课呀。你这么急干什么呀?”

        他们本来是约好中午12:00在食堂见面的。可前面许霓还在实验室忙活的时候,收到何详静短信。他在里面说自己有急事,需要早一点走。希望学姐能将时间提早一点。

        “抢课啊,我要抢叶教授的课。现在再也不去机房就来不及了。”他答。

        许霓有些不解:“啊?我也要抢啊……用手机不就好了这主要靠运气。”

        男孩低头看了她一眼,故作高深的开口:“学姐,你不懂了吧?抢课是有技巧……”

        “什么技巧?”许霓也很好奇。

        “我告诉你,不准告诉别人哦……”

        “好,我保密。”

        见学姐答应保密,男孩走近了一步,用手半遮着嘴,轻声开口,述说秘密。

        他很绅士,没有故意借此贴近她。许霓也没有什么不自在。

        只是站在远处的那位“老腊肉”却有些不自在。叶修远知道他们离得不近,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可是他就是有些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