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14 章

第 14 章

        透过车窗望去,地下停车库很空,停着的车不多,远处偶尔有几个人路过。

        车上亮着盏小灯,光线恍惚。

        许霓一抬眼就看到男人这张阴沉的脸,对上目光的刹那她心跳忽然加重,但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本能的将头微微偏向右侧。

        她半垂着脑袋,视线中央正是两人叠放在一起的手,男人那骨节分明的五根手指正一点点往她五指间钻,指想与她十指相扣。

        扣就扣吧……

        许霓微微松开并排卷起的手指,将头偏向另一侧。

        仿佛默认她下一秒就会后悔般,在许霓微微错开五指的那一瞬,男人的手指马上趁机而入。

        他急匆匆的样子,让许霓有些想笑。

        只是她还没笑出声,耳畔便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

        “你笑什么?”她道。

        大概是被人抢先的缘故,姑娘的声音中带着些恼。

        “你说呢,你刚刚在盯着什么看?”依旧是那含笑的话音。

        “我……我又没看什么哎……”

        说了一半的话就这样断了。

        因为前面自己思绪在,便没注意到眼前的东西。许霓定睛一看发现视线正中央的小盒子外侧有一行小字:“物理降敏”。

        许霓恼羞成怒的红了脸,她想把盒子扔到她不见的地方,正伸出手打算抢过来扔掉。不料却被男人抢先一步。

        叶修远大概是猜出了这姑娘的想法。

        他拿起小盒子顿了几秒忽然有了新想法——把小盒子往她的小手上塞。

        许霓视之为烫手山芋,死活不接。

        “来……我们先聊聊第一个问题。是什么让你误会了我,嗯?”男人重新带出这一话题。

        “咳……”她果然逃不掉。

        物理降敏……最小号……

        许霓大概也明白叶修远在生什么气了……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真的是没注意到盒子外写了啥。

        “我……我又不知道要买什么,之前又没买……买过!”许霓挣扎着将小手藏到身后,这样就可以躲开叶修远手上的小盒子。

        两人的距离很近,叶修远的脸近在咫尺。如果顶灯再亮,许霓觉得自己都可以数清他那长到犯规的眼睫毛。

        “不是故意的?”男人问。

        贴着车壁的姑娘认真表态:“嗯!我没有任何看不起你的意思。”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放过我吧……

        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一种莫名的迫切渐渐感缠上许霓心头。她想往后退,只是此刻的她背贴着车门,无路可退。

        而她面前的男人摆着张似乎是在生气又似乎是受尽委屈的表情。

        “可我还是……”叶修远还想再声明一下,免得这姑娘到时候又做出什么事来气他。

        似乎察觉出他要说些什么,许霓迅速打断:“时……时间不晚了,你快开车吧。”

        “开车?”男人笑着反问。

        许霓的意思其实是希望叶修远离开后座,坐回驾驶座,别和她在这歪腻。

        歪腻一下也没什么,其实来一些适当亲密接触她也挺喜欢的。但是绝对不是现在!不是这里!

        时间,地点,道具,什么都不对!

        “你说……现在车开的起来吗?”男人问。

        开不起来吗,难不成的车坏了……

        不应该啊,他们进超市前后不过半小时,车的质量很好,不可能突然坏了。

        “车坏了?”她问。

        见她这么问,叶修远便知道两个人说的“车”一是一个世界的“车”。

        男人嗤笑了声:“我的确想开车,可某人还没做好准备。”

        好了,这下许霓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了。

        印象里的叶修远永远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怎么一结婚就学坏了,都知道开黄.腔了!

        “你……你……变……”说了半天那“态”字就是说不出口。

        “让我证明一下?嗯?”

        听男人说完这话后许霓浑身紧绷。

        叶修远见自己还没开始有任何动作她就紧张成这样,开口安慰:“你别怕,反正盒子里的东西我也用不了……”

        许霓发誓自己以后绝对不买那玩意了!幸好自己这次买的不对,不然肯定被吃得死死的,就剩个骨头QAQ。

        “不……不要做脖子以下的事,晋江文学城不让做的事都……都不许做……”

        “嗯,晋江文学城不让做的今天先不做。”叶修远应。

        他也知道晋江文学城?jj不是女频网站吗,他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他内心深处也有一颗不为人知的少女心?

        “你是不是也喜欢看小言呀?”许霓笑嘻嘻地问。

        “某人从小就喜欢看,所以我就顺带着了解一下了解一下她的喜好。”

        “是吗……”许霓又恢复到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毕竟他答应不做脖子以下的事,那她也没什么好怕的。就算叶修远再厉害,范围太小也施展不了能力,嘿嘿。

        “顾北梵有我撩吗?”

        叶修远怎么知道顾北梵的,那不是她在追的书里的男主角吗?大导演x小编剧,还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直接把把她萌的在床上打滚。

        “他……”不等许霓说完,叶修远的吻就这么堵住了她的嘴。

        开始是很温柔的吻,湿润绵长,轻轻的吻着,可渐渐的男人力道加深。

        他的舌轻轻扫过她的唇开始了新一轮攻击。

        很深情,很有技巧。

        在恰到好处的停留,该重复时重复……

        明明两人的初吻都是在一个月前献给对方的。可论其掌握程度,叶修远就像火箭班里的孩子一下就甩了她一大截。

        不过好在叶修远没有炫耀的意思,反而是慢慢的带着她,好像还有几分老师教学生的样子。

        他在适当的时候松开,给她喘息的机会。

        “刚刚教你的都记住了吗?”叶修远问。

        记什么记啊,谁会在接吻的时候去记东西……

        于是乎许霓愤愤说出了一句很煞风景的话:“我……我觉得顾北梵比你撩!”

        她说的是气话,叶修远自然听得出。

        叶修远邪气地笑笑,对准她的唇狠狠地吻了上去。

        这次就没有上次那么温柔了……

        因为打算两笔账一起算,叶修远吻得很重,时不时还轻啃两下,多少有点惩罚的意味。

        许霓被撩得厉害,刚开始还能撑两下,很快就接不住了,因有些疼了。

        她推开叶修远委屈道:“我……我还没说完呢,你就欺负我……”

        “你和纸片人叫什么劲啊?他再撩也……也不是我的。我喜欢的只有你。能被撩到的也只有你。反正……只有你了。”

        大概是因为许霓平时比较含蓄,不怎么好意思开口“喜欢”、“爱”之类的,叶修远便没想到许霓会在此刻表白。

        见她红着眼,还委屈巴巴地说喜欢自己。

        嗯……他不忍心欺负了。

        管她前面做了什么事现在都一笔勾销,就是这么简单,对她本来就没什么原则。

        “嗯……不亲了……”他搂着她意犹未尽地吻了吻额头。

        “我回到前面去开车。回家,嗯?”

        “嗯……”

        许霓想说可以再亲一下的,只要别太用力弄疼了她,其实接吻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嗯,先不说……女孩子还是矜持一点。

        ————————————————

        客厅内欧式吊灯投射下暖暖的光。

        一男一女,一人一沙发的坐着。

        她在看文献,叶修远正拿着笔记本查阅邮件。

        许霓本想窝在叶修远身旁看文献,可介于他们前面太亲密了,现在许霓就有点不好意思,便老老实实地在叶修远的对面。

        许霓抬头看了看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叶修远似乎察觉到她在看他,便默契的抬起头与她对视。

        他们俩就这么相视一笑,又低下头各忙各的。

        许霓放下文献的那一刻,刚好手机震了震。

        是黄敏给她发消息了。

        黄敏:【许霓加群吗?】

        许霓:【什么群?】

        黄敏:【南大叶教授学友会。你值得拥有!】

        还真的有粉丝群啊……她还以为黄敏只是说着玩而已,没想到啊没想到。

        许霓:【还真的有粉丝团啊,这群是什么时候建的?】

        怎么有种头上一片青青草原的感觉?

        刚开始知道大家喜欢“叶教授”的时候许霓还挺自豪的,毕竟怎么说那都是她老公。而现在连粉丝团都出来了这就不太一样了,她没法再单纯的自豪下去了。

        黄敏:【不是粉丝团,我开玩笑的。这个群是面向有意向选《消费者信息处理与决策》的同学,】

        许霓:【可不是大后天才开始抢课吗?】

        黄敏:【抢不到又如何,南大所有课堂都是开放的选不上可以蹭课,不是也叶教授的学生也没关系,反正知识都是一样的。】

        “反正知识都是一样的”这种学习态度,许霓自愧不如。

        黄敏:【加吗?加的话我发二维码给你。】

        许霓:【加!】

        艺多不压身。她,许霓,叶修远的女人,是绝对不能认输的!

        “你要加什么?”叶修远的声音她身后传至耳边,大概是因为两人离得很近,许霓的耳根忽地有些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