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11 章【捉虫】

第 11 章【捉虫】

        许霓起床的时候是早上七点二十。

        她抬起手揉了揉眼,然后掀开被角,站起身,光着脚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窗外的天蒙蒙亮,大概是昨晚下过雨的缘故,空气湿润清爽。

        许霓换好衣服,扎好头发推门走到客厅,看到厨房里男人忙绿的身影,忽然想起自己忘了一件事。

        她睡过头了,忘了早起做早饭。

        贤妻良母的人设别倒得那么快啊……

        明明昨晚睡前她都调好运动手环的闹钟……

        其实昨晚她挺早就躺到床上了,只是睡得晚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她的生物钟向来挺准,一般早晨六点半到七点之间自然苏醒,今天怎么晚了二十分钟。

        难不成是昨晚太……刺激了,所以……

        叶修远那家伙也真是的……怎么这么……那个。

        好了,她词穷了。

        先不……不去形容昨晚的少儿不宜的事,那种事再想下去许霓就要羞得无地自容了。

        想到这许霓有些不好意思,她不自然地搓了搓手,理平衣角,调整好呼吸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厨房内传来“滋——滋——”的声音,他应该是在煎东西吧。

        许霓站在厨房门口,发现不知何时天上的云已经散开,清晨的阳光透过厨房的玻璃窗落到男人后背上。感觉他整个人身上都带上了光。

        男人穿着白衬衣系藏青是围裙正在煎荷包蛋。

        “刚睡醒?”

        叶修远回头朝着她笑了笑。他的笑和阳光掺杂在一起,让人不知哪个更温柔。

        许霓看着他,一时间先失了神。

        见那姑娘竟然能看着他走神,“嗯哼?”叶修远哼了声,许霓这才回过神。

        “啊?你刚刚说什么了?”许霓有些懵懵然。

        叶修远打趣道:“看来是还没睡醒。”

        “睡醒了。”许霓一边嘟囔一边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到了两杯。

        在有些习惯上他们比较相似,比如他们都习惯早晨来一杯新奶,搭配面包之类的东西。

        “我煎了你喜欢的荷包蛋。加酱油还是撒胡椒?”

        “胡椒吧。”

        叶修远给荷包蛋下胡椒后将盘子端到桌面上。

        “哇,好丰盛。”

        “嗯,吃吧。”

        “对了,要不以后早餐就我来做吧,你多睡会。”许霓提议。

        “没事,我来吧。”

        早餐这种事肯定是他来,毕竟以后的早上她可能会起得更晚,甚至有可能红着脸骂他变.态。

        叶修远知道她的生物钟向来都很准,可昨天晚上他几乎什么都没作就把她累成这样……是不是该让她加强锻炼身体。

        “许霓,要不以后你和我一起晨练?”

        “不……我想多睡一会儿。”

        也是,如果以后晚上运动太累,早上肯定也醒不来。

        “许霓,”叶修远喝了口牛奶继续道:“之后要不要请个阿姨做饭?”

        “不……了吧。我不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

        因为不喜欢别人动自己的东西,所以从小到大,卫生都是自己打扫,尤其是自己房间的。

        叶修远知道许霓厨艺尚可,但她比较懒,所以点外卖的频率会比较高。

        “那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少吃外卖。”

        “好。”

        所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懒得煮饭的……完了完了,贤妻良母的人设真要崩塌了

        “保证?”

        “保证!”

        外卖算什么,她懒的时候都不想用手机点餐,直接泡桶方便面吃好不?

        她最近发现科好公司新上市的方便面简直是人间美味,而且方便啊,那种方便面连调料包都不用撕,直接倒开水就好。

        “对了,你什么时候走?”

        “七点四十。我8:00前要到实验室打卡。”许霓边说边拿起小刀切培根。

        说到实验室就想到了学校,想到了学校就想到了隔壁金融系,以及隔壁金融系的叶教授。

        “你之前怎么都没跟我说你来南大当客座教授啊?”

        “其实也算是临时决定的,前两天我在外面出差,刚好收到了金融系的邀请,想了想就接受了。至于那时候没告诉你……”他低头喝了口水顿了顿接着说:“是想给你惊喜。怎么样惊喜吗?”

        “嗯。”许霓点头。

        现在她想起昨天傍晚叶修远站在讲台上的场景,心还是忍不住“咯噔”了几下。

        “对了,关于我们结婚这件事在学校可要千万保密……”说完后许霓神情严肃的望着叶修远,然后又神情严肃的咬了几口面包。

        “哦?”叶修远眼里闪过一丝不满。

        “嗯……对就是隐婚。”许霓自顾自地点着头补充。

        “我……不是明媒正娶吗?”

        怎么又反悔了?想把他藏起来?可是叶修远觉得自己也还过得去,并没有那么见不得人。

        似乎是察觉到叶修远话里的委屈,许霓赶忙开口解释:“我说的隐婚只是在学校里面隐婚,其他时候比……比如在爸妈面前肯定是……”

        许霓说着说着忽然就有些语无伦次。

        “其实就是怕师生恋什么的说出去影响不好……虽然……我们不是一个系的,但是最近负.面.新.闻不是比较多吗,男教师女学生这种搭配一听就有点儿……那啥……”

        叶修远开口道:“你说的那些新闻我也知道,所以来南大之前我已经和学院里的领导说了我们的关系。”

        “你……你已经说了?”许霓有些吃惊。

        “嗯,说了。”男人的语气平静,像是在说一件普通不过的事。

        嗯……这事的确也挺普通的。

        “那他们是怎么说的?”姑娘好奇地望着对面的人。

        “他们说没关系。在我成为教授前,我们就是夫妻,没有不正当的关系,当然没关系……”

        “那……我还是觉得我们低调些比较好,在学校里就当不认识吧。”

        许霓能说出这话估计是忘了,昨天叶修远上课时点了她,还告诉所有人在这间教室里他只认识她一个。

        叶修远看了许霓思索了片刻,似笑非笑地说了个“好。”

        想隐婚就隐吧,地下恋情什么的也挺刺激,他也喜欢。

        许霓抬头看了看钟,喝下最后一口牛奶。

        “那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先走啦……”

        “嗯。”许霓起身的时候,叶修远的目光忽然落到许霓领子附近,并久久不移开。

        许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也没发现什么问题,疑惑的问:“是不是哪里黏东西了?”

        许霓今天穿着一件米白色的连衣裙,弧形的领子衬得她脖子又长又白,但同时也因为是弧形的露出她锁骨的一角。

        于是乎叶修远一眼就看到,许霓锁骨上放暧昧的痕迹,一颗可爱的小草莓是他昨晚又哄又骗,好不容易才种下去的,他才不想让别人看到。当然他也知道许霓是更不想让人看到的。

        “要不你今天还是穿衬衫吧。那件米色的衬衫也挺好看的……”叶修远提议。

        “啊?好……但是为什么呀?”许霓不解。

        叶修远指了指自己锁骨上方的位置,那块地方是她视线的盲区没看到也正常。

        许霓把手机当镜子照了照脸顿时红了,她憋了半天,才愤愤的吐出几个字:“叶修远你是属狗的吧。”

        说完转身往房间的方向跑,边跑边说:“叶修远!我要是迟到了都怪你,你怎么这么过分?”

        “砰——”的一声房门被她恼羞成怒的关上。

        怎么这么过分?

        可叶修远觉得自己并不过分啊……

        昨晚没啥尺度真不大,他就解开她一颗扣子,还是从上到正数第一颗。

        但无论是昨晚还是今早,许霓的反应都像是他做了禽兽不如的事。特别是昨晚他认真专注地种草莓的时候,许霓的反应特别激烈……

        “痒……”

        “你……停下……”

        许霓双手推着他表示抵抗,而她软软的声音叫得叶修远头皮发麻,险些当场失控。

        叶修远当时就发誓他只是在种草莓而已,昨晚的唯一成果也就是那颗草莓。因为怕她受不了其他事都还没做,要是做了其他事,那还了得……

        嗯……就算受不了其他事也得做。慢一点没关系,反正时间那么多,他可以带让她慢慢适应,她和他一起习惯所有亲密行为。

        “我先走啦。”许霓换好衬衣提起包,走出房门。说话的时候她已经在玄关处换鞋子了。

        “好,晚上见。”

        “嗯,拜拜。”

        “你等一下……”叶修远站起身往她的方向走。

        “怎么了?”

        叶修远右手指了指自己一下,开口道:“我们忘了一件事?”

        “啊?”

        叶修远循循善诱道:“今天早上醒来到现在我们都忘了一件事。”

        “啊?别拐弯抹角了,你再不说我就走啦。”

        “夫妻早上是不是都应该有个早安吻?”

        哦,原来他是在惦记这个事。

        许霓垫起脚,手扶着他的肩,往他脸上“吧唧——”了一下。

        “嘿嘿,我补上啦……”她笑着开口。

        “不是这样,”叶修远笑着摇头,盯着她的嘴看了两秒,单手搂着她的腰俯下身,亲吻了一下。

        “我这样才对。”男人笑着纠正。

        这样的早晨是叶修远一直期待的。

        他早起一点,做好两人的早饭。等亲爱的姑娘睡醒,和她一起共进早餐,和她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偶尔在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或是故意打趣她几句,看她嘟着嘴红着脸愤愤然的样子。

        最后在两人临走之前,给对方一个深情的吻。

        他想,生活中的小美好大概就是如此。

        ————————

        中午12点,许霓和黄敏一起走出实验室,往食堂的路上走。

        “你之前选课的课都选上了吗?”黄敏问。

        博一要修的课不多。都读到博士了就没有公共选修课的硬性规定。许霓和黄敏这学期只有一门专业课,也只有博士生能选,其他年级的同学也没法和她们抢。

        许霓觉得有些奇怪反问道:“上了,那一门课只有我们系博一选好吧,当然选上啦……怎么,难道你没选上?”

        “我是说……等等,你就选了这一门课?”黄敏话里带着几分不不信。

        许霓有些不明白黄敏的脑回路,于是说了下自己的想法:“那当然,没事干嘛去选其他专业的课,呆在实验室里时间已经够久了,有空就该多休息休息……”

        “你没选叶教授的课?”

        “咳咳咳……”许霓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黄敏不可思议的语气,差点让她以为自己和叶修远的关系就这么暴露了。

        “我们……隔墙如隔山金融专业我一概不知,去经管院听课也是一头雾水……就不抢别人的名额了。”其实叶修远的课许霓是想选的,但为了避嫌,她想着想着最后还是放弃了。

        刚说完这句话许霓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她不大确定地问:“难道你选了叶教授的课?”

        “那当然怎么就不能选了?我得好好利用我们博士生的特权。”王敏答得一本正经。

        南大校风包容开放,在选课上更是如此。黄敏所说的博士生的特权,许霓也知道。

        南大对博士生开放所有课程,只要你有时间,有兴趣,不怕拉低绩点,所有选课权你都有,当然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得抢得到课。

        “那挺好的,就当多学些知识,开阔开阔视野。”许霓说。只是说着说着她就有些羡慕起黄敏,她避什么嫌啊……都是合法夫妻了,又没什么不正当关系,她干嘛要避嫌。

        “别提了,我好不容易凭锦鲤之运选上,结果被那帮人害的……”黄敏不满的抱怨。

        许霓拍了拍黄敏用开玩笑的口吻说:“你既然抢到了,那就好啦。难不成学校还有黑箱操作,把选到课的学生给踢了?”

        说话间她们已经走到了食堂对面,食堂里人很多,许霓便拉着黄敏去小卖部蹭空调。

        结果到了小卖部才发现,和她们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小卖部里人头攒动,在封闭的空调间里汗味好像更重了。

        黄敏从冰柜里拉了瓶矿泉水,在许霓耳边的说丧丧地说:“学校是把所有选到叶教授这门课的学生都给踢出来了……”

        “啊?是出了什么事吗?”许霓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学校竟然把一班学生都给踢了,她颤巍巍的开口:“是不是老师出事了?”

        黄敏撇了许霓一眼:“喂,你别诅咒人啊。人家可是好好的,你干嘛觉得人家要出事了?”

        “是因为有没选到这门课的学生找辅导员告状,说很多学生都是在淘宝上买了专门抢课的软件,是不公平竞争行为。学校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选上这门课的8成都用了抢课软件,而且用了还不一定能选上,都是女生在用……我觉得动机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