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7 章

第 7 章

        技术不合格。

        可这又不是质量检测,怎么还有分合格、不合格的。

        而此刻,被打上“不合格”标签叶太太的被人压在床上,她红着小脸,原本白皙的脖子也透着淡淡的粉色。

        “要不要一起练习一下?”叶修远双眸含笑,字里行间都流露着调情的味道。

        叶修远那家伙真是的,要亲就赶紧亲啊,问什么问……

        把人吊着,拐弯抹角。怎么这么过分。

        轻轻的哼了声,不说要也不说不要。似乎是因为男人的目光过于灼热,许霓忍不住扭头将视线移到不远处摆在椅子上的抱枕。

        叶修远凑得更近,两人鼻尖相抵,亲昵至极。

        “那就练一下,当作晚安吻?”

        “嗯……”

        叶修远双手捧住她的脸,将她本是侧着的脸移正。

        吻就这样落了下来,先是在额头,然后是鼻子,最后才吻住她的唇。

        吻很浅,蜻蜓点水般一触即离。许霓正想起身反驳他技术也没多好。又一个吻落到唇上。

        由浅及深,慢慢深入。

        叶修远不急,每次加深吻的时候都会给出足够的时间让许霓回应他。还真又几分带着她练习的意思。

        脸还是很烫,心脏也跳得很快,可呼吸却逐渐规律。叶修远身上那独特的男性气息让她莫名的安心。

        嗯……挺舒服的。说实话许霓十分享受这一过程。

        美中不足的是她现在被人压在床上,无论上唤气还是回应都有些难。

        “我……唔……”才发来一个音,那人有吻了下来。

        “怎么了?”叶修远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嗓音低哑。

        “我想坐起来。”

        “好。”男人搂着她的腰,说话间把人带来起来。

        叶修远坐在许霓身侧又抱了她一两秒,缓缓松开她:

        “想先洗澡还是先吃喝牛奶?”

        “我……想先洗澡。”

        “好,我去热牛奶。如果发现洗漱用品忘了带也没关系,我准备了新的就放在浴室里。”

        叶修远站起身,打算将椅子上的抱枕收进柜子里,忽然感觉领口一松,低头一看女孩的手就放在他锁骨前的位置。

        这姑娘竟把他衬衫的扣子给解了。

        其实许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只是她发现自己已经这么做了的时候,叶修远的领口已经大大的敞开了。

        刚解开扣子的手停留在男人胸前,她正准备将手收回,手腕便倏地被人握住。

        “嗯……许霓,明早我们都要早起,想做什么可以下次再来。”叶修远用商量的口吻说。

        听到这话时她的目光正好扫过叶修远被解开的领口,脸更红了。

        “我……那是怕你太热了,闷的慌。”

        哼,不亲了。她现在就去洗澡。

        浴室里水声哗啦啦的响着,花洒洒下的水珠顺着她身子从上到下。

        许霓冲去头上的泡沫,睁开眼便见到浴室的四周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没来洗澡之前倒还好,洗着洗着就想到了好些事,心便越来越乱。

        许霓洗澡前怕忘拿了东西,做了好几次检查,现在东西是都带了,可是却带错了。

        那件刚买回来不久的睡衣她落在家里,带来的是睡裙。小吊带的睡裙长度不过膝,平时自己一个人穿着既凉快又舒服,可今晚开始她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睡了。

        怎么办,好羞耻……

        还有今晚两人睡一张床。之前也不是没躺在一张床上睡过,可之前的那两次是因为她醉了叶修远放心不下,可今非昔比,现在性质不一样了,他们刚结婚。

        新婚夫妇,同床共枕。只要往这方面一下,姑娘的脑海里便满是粉红色的片段。

        澡越洗越热,许霓想给自己降降温,便把温水改用凉水。

        “阿嚏……”

        “许霓?”进去到现在都40分钟了,这姑娘怎么还没出来?

        “嗯……嗯!”

        “澡洗太久不好,还有……你刚刚是不是在用冷水。”

        叶修远看许霓洗了那么久,有些不放心,走到浴室前想问个究竟。没想到话还没说出口,便听到那姑娘在打喷嚏。

        “嗯,啊……你怎么知道的……”

        果然还真是在洗冷水澡。

        “赶快换成热水再冲个澡,要是着凉了,等会我就给你煮姜汤。”话也不再像原先那样温柔,许霓光听着就有些怕。

        不是怕叶修远要教育她。而是怕姜汤。

        就算汤里加了糖,那她也是把它当药吃的。

        许霓不喜欢姜味,更不喜欢辣刺激着口腔的感觉。于是听了叶修远的话,马上把水改了热,冲完澡换好衣服,迅速走了出浴室。

        叶修远见到许霓的时候发现她站在房门处,小脸微红身下还裹着个浴巾。

        “忘带睡衣了?”

        “也不是,我带了平常穿的睡裙,打算带过来的那套睡衣落在了家里。”

        “嗯?”叶修远还不大明白许霓怎么就不好意思在自己面前穿睡裙。

        “这件睡裙我都是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穿……”

        “一般夏天的时候穿……”

        “主要是为了凉快……所以……嗯……”

        话因紧张害羞而变得零零碎碎,但把它们放在一起,也不难明白许霓要表达的意思。

        明白是真的明白……

        叶修远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也真的是咽了口水……

        ——————————

        旭日东升,天边泛起红晕,细微的光迫不及待地从云中露出,柔和的光抹去夜留下的深沉。

        “喂……”

        由于昨晚沉迷创作、通宵修仙,此刻随寻双困得不行,接通电话后连来电显示都没看,就重新闭上眼。

        “是我。”许霓在电话那头说明身份。

        “许霓……”

        “嗯,你不是在微信上留言,让我起床后给你回个电话,有事吗?”

        昨晚为了留下好印象,许霓一改睡前刷微博的习惯,再加上叶修远一早还要赶飞机,自然睡得早醒得早。

        “刚刚几点?”随寻双问。

        “6:30。”

        随寻双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睡昏到晚上6:30。

        她睡之前给许霓发了条消息,当时随寻双想着新婚燕尔,许霓怎么说都应该比自己醒得晚,毕竟她送上的大礼坚持一夜肯定是没问题的。

        所以为了不让生物钟彻底紊乱,随寻双挣扎着爬起身,丝毫没注意到卧室的窗子靠东而开,瞥一眼窗外天上的太阳,也以为是夕阳。

        随寻双边打哈欠边说:“你后天不是开学吗?南大门禁严,我想让你带带我……”

        “嗯?”

        “哈……”随寻双闭着眼倚靠在床头处又打了个哈欠:

        “就网上有一说法……南大新来了一客座教授,年轻俊朗,有才多金,嗯……和我现在正在写的小说里的男主有点像……都还是那种又当霸总又当教授的那种。”

        “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你想到哪去啦!我见真人是为了寻找创作灵感,灵感来源于生活知道不?”

        随寻双在电话那头话里略带嗔怪。

        “行,后天我先去报到。之后看看消息的真实性。如果真的有,我一定会带你去见那个教授。”

        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许霓故意加重语气。

        其实许霓不大相信网上所说的那个教授真实存在。

        又当总裁又当教授,那可真是千万少女的梦中情人,这种神仙设定连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