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2 章

第 2 章

        “还是说……女人在床上的话不能信?”

        男人左手用指腹摩挲着她的耳后的软肉,右手和她垂着的手十指相扣。

        “你……这么用力别压着我。”许霓声音变调,尾音带颤。她怕痒,耳朵附近都是她的敏感区域。刚刚被叶修远这么一弄感觉人都要软了。

        他嗤笑了声:“你……是不是对‘用力’这个词存在误解。”

        其实说完那话后,许霓也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当。叶修远怕弄疼她力道控制得很好,几乎没用什么力。许霓觉得不适更多是因为自己又羞又怂。

        “许霓?”

        “嗯……”

        “你背着我偷偷摸摸溜回来,是不是因为酒醒后被自己闪婚的行为给吓到了……太害羞了?”

        这种事你我心照不宣不就好了,干嘛说出来。

        许霓更羞了,她一点一点扭过头想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只是叶修远哪肯轻易放过她,他也学着许霓的样子一点一点地移动脑袋。

        她抬头他也抬头,她垂下脑袋他也跟着低头。两人视线始终笔直交汇。

        许霓脸皮本来就薄,被叶修远盯着看了这么久自然有些挂不住:

        “你别这样……被人看到影响多不好。”

        话的确是这么说,可刚说完许霓便羞愤地把把脸扎进他宽厚的胸膛。

        叶修远怕她不自在,正打算松开她。没想到这姑娘刚说完抗议的话,便自投罗网。

        叶修远也知道这姑娘是不好意思了,只是他不但没有就此放过,反而变本加厉,故作委屈道:

        “知不知道自己半夜溜回国,新婚丈夫只能独守空房……他会很着急的……”

        叶修远说的全是真话。

        昨天他醒得早,可一觉醒来却发现人不见了,差点还以为自己是做一场荒唐而逼真的梦。

        叶修远起身后心急火燎地找人。猜想在姑娘估计因害羞跑远,可又怕她出现什么意外。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瞥见桌面上她留下的字条:

        “我妈忘带钥匙了,我给她送去。”

        叶修远顿时就笑了。

        胡编乱造也不是这样。

        他们两人青梅竹马长大,两家母亲关系很好,她们今天不是还在英国伦敦度假么,就是真的提前回国忘带钥匙,也不至于让在太平洋彼岸的闺女回国送钥匙。

        是不是应该告诉这姑娘找借口也要有点技术含量……

        拾起手机,更是惊喜。

        两人的手机是同品牌同型号,这小迷糊居然是拿他的手机定的机票。

        就这样许霓暴露了。叶修远没有花多大功夫就摸着线索追了过来。

        “你……别说了。”就算叶修远不这样倾吐苦水,许霓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么恶劣。

        “嗯……不说了。等回到家之后你再讲述一下是如何个在英国度假的妈妈送钥匙的……”

        “你怎么知道我妈在英国?”

        “因为我妈和许姨在一起。”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许霓把脸埋在他怀里蹭了蹭,不作回答。

        半响,小声地说:“对不起……我不该骗你……”

        “没事,叶太太。我理解。”

        叶太太。她……已经是叶太太了。

        如果说许霓之前的反应只是出于惭愧与羞涩,那么刚刚这声“叶太太”却是真的让她乱了思绪。

        就是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不配“叶太太”这个称呼,新婚后的24小时内自己的所作所为太不成熟了,甚至算得上无理取闹。

        “走吧。”叶修远拉着许霓往电梯的方向走,他的手拽得很紧,显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要不咱们就走楼梯吧。”许霓提议。

        “叶太太,外边的电梯没坏……一般只有心虚的人才走楼梯……”

        好吧,许霓承认自己就是有些心虚。

        叶修远见一旁的姑娘抿着唇,眼睛看着脚尖,也知道她是心虚了。他笑了笑没有再为难她,只是牵起她的手一步步往下走。

        可被牵着的人不知怎么的竟有些心不在焉,于是乎在最后一级台阶处踏空。

        “呜——”她惊呼。

        叶修远反应极快,一把揽过,将她扶好。

        “好好走路,不要胡思乱想。嗯?”

        “嗯……”许霓点点头。她点头时似乎还能感受都叶修远在她腰部留下的温度。

        在剩下的台阶上叶修远将许霓牵得更紧,就是……他牵她的样子有点像在牵小孩。

        叶修远忽然开口:“许霓……咱妈的飞机明晚6点到,一起接机?”

        不会吧,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奏?

        “要不,还是先别告诉她们……我怕她们心脏不好一时受不了这刺激。”

        他们在一起不久,当时也没来得及告诉家里人,现在忽然闪婚,这消息的确不好接受。毕竟在父母眼里他们两人就是青梅竹马,一个是好哥哥,一个是好妹妹。只不过这对青梅竹马在不久前暗度陈仓了。

        “好。慢慢来,我们不急。”

        其实他远还想要更多,比如两人同居,比如尽快公开两人之间的关系,再比如能够一起履行夫妻义务。

        可往后余生都是你,慢慢适应又何妨。

        ————————————————

        第二天下午,许霓去南大交材料,顺道填写博士生入学调查表。叶修远便在校门旁等她。

        许霓是被英国的H大入取的,不过后来她申请了联培项目,博一以交换生的身份入读南大。

        “同学,麻烦填写填写一下新生调查表。”

        “谢谢。”许霓接过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认真填写。

        姓名:许霓

        性别:女

        民族:汉

        ……

        要填的内容还挺多的。

        忽然左后方的一个女声引起了许霓的注意。

        “和你说啊,我今早看到叶修远了……”

        “就是那个长得帅业务能力一流的叶男神……”

        原来,叶修远还挺受欢迎的。不过听别的女孩子叫他男神,这感觉还真实微妙。

        “嗯。你要幻灭了。”

        “为什么?男未婚女未嫁,我怎么就没希望了。”

        “今早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戴戒指了。”

        坐在一旁填表的许霓心“咯噔”的响了声。

        不会吧……她酒醉后随手买的地摊货竟然被他往手上带了……

        当时醉乎乎拉着叶修远扯证完证,她特别“豪迈大气”地买了一对戒指。

        为什么是地摊货?因为她没带钱包。

        唉,那晚无论哪件事回想起来都是羞耻万分。

        “这个我知道啊……咱们学校的论坛早就砸开了,结果被专业人士扒出是地摊货。”

        “地摊货不至于吧。就算是和哪个妹子随便玩玩也不至于这么小气。”

        小气·许霓惭愧地底下头。

        “我就是要为我男神洗白,他一定是太受欢迎了只能戴上戒指来避避小妖精。”另一个女孩反驳。

        “希望如此吧。要是他真的是闪婚,给妹子买了这不到三位数的对戒。那妹子也太可怜了。”

        只买得起地摊货·许霓陷入沉思。

        “我男神怎么会是这种人……闪婚这事那么离谱怎么会发生着他身上。闪婚这玩意真的超级不靠谱,我邻居一姐姐……”

        许霓低头继续填表,下一栏正好是婚姻状况。

        她犹豫了。于是决定先把其它的填完再填那栏。

        年龄

        院系

        专业方向

        父母名字

        通讯地址

        填完这些,许霓又将笔头移向婚姻状况那栏。

        未婚。

        她一鼓作气地写,写完立刻上交。

        问卷上交后,许霓又有些怂,于是自我安慰起来。

        虽说她和叶修远青梅竹马长大,也算知根知底,但是两人从确定关系到闪婚其间不到一个月……不管怎么说闪婚就是一种不对的行为……

        闪婚是种不对的行为,要不这婚还是当没结吧。

        她一边走路一边思索,再次抬头时人已经到了校门。

        马路的斜对面有棵树,树后隐蔽的停车位上停着辆车,叶修远就坐在车里等她,等会儿他们要一起去接机。

        天是半阴着的。风吹过,吹起许霓披在肩头的发丝,叶子从树上簌簌落上正好蹭过她的前额,许霓微微摇了摇脑袋,走向车前。

        怎么又离车越近,心就越时慌乱。再往前走步,用指尖蹭了蹭手心,果然自己怂得手心出汗。

        拉开门,落座。

        “材料弄完了?”男人望了望四周开始倒车。

        “嗯……”

        女孩的声音很小,像是犯错的小猫发出的哼哼声。

        “怎么了?”

        “嗯……那个……”

        “嗯?”

        “那个……叶哥,要不咱们就当那婚没结过吧。”

        正在后退的车,忽然停了下来。

        “哒。”

        车门落锁。

        叶修远解开安全带,侧身而坐。阳光从他身后的窗子打进来,他的脸隐匿在光影里。

        因为是逆光的缘故,他的脸许霓并看不真切,但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车内急剧下降的气氛。

        叶修远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要不……咱们……”

        “不能。”

        这事可以商量,也不是像许霓这样往这方面商量。

        “不能。”他用尽量平和的语气再次重复。

        不能,当然不能。

        这姑娘昨天不想公开关系,今天又想当婚没结过,那明天是不是想踩着他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