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1 章

第 1 章

        南城机场,停车场。

        “我回南城的事,你可要保密。”许霓坐上副驾上,边系安全带边强调。

        “行啦,你都说了多少遍了。”

        关于保密,在不到24小时内许霓隔三差五换着法子地在她耳边叨叨,随寻双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长茧了。

        看来,拉斯维加斯的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许霓你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说话间车上了高架桥,见闺蜜要送自己回家许霓顿时慌了:“那个……寻双我能不能先不回去在你家住几天。”

        呦,这小妮子都已经到了有家不敢回的地步了。

        车开一小会儿,许霓接到科好公司HR的电话。HR说她离职的时候落下了东西,同事小陈已经替她收好,请尽快去拿。

        想着自己现在离那不远,在电话那头应了声,便让随寻双先放她下来,自己往街的另一头走去。

        小陈约她在四楼的茶水厅见面。

        许霓穿过四楼大厅往茶水厅的方向走,往前走了几步便感觉空气中氤氲着诡异的气息,抬眼对上同事目光的刹那间只觉得气氛更微妙了。

        不过她也没多想,推门进入茶水间。

        “谢谢。”许霓从小陈那接过箱子,好奇地随口问道:“今天怎么了,外边的气氛怎么那么凝重?”

        小陈看着许霓叹了口气:“张震文出轨了,中午他太太送便当时撞见奸情,现在闹得公司上上下下人尽皆知。”

        “张总监出轨了……怎么会?”许霓小声喃喃。

        许霓刚来着公司的时候是张震文带的,印象里他还挺正人君子的,而且好像刚结婚没多久……

        看着很本分的一人,怎么刚结婚没多久就出轨了?

        果然人不可貌相。

        “所以我们女生还是多存点心,尤其是像张震文这样闪婚的渣渣。骗女人闪婚的男人多不可靠,能闪婚就能闪离。就算不离头上也免不了一片青青草原……”

        小陈这话本无恶意,但许霓听着就有些心虚,因为她也闪婚了,而且还挺像小陈口中所说的渣渣。

        醉酒的是她。

        醉酒后耍赖要结婚的也是她。

        现在偷偷摸摸跑回来的也是她。

        始乱终弃,又不负责。你说渣不渣?

        其实许霓还是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她其实是没打算始乱终弃,毕竟拉着心上人结婚的是她,她怎么也应该“负责”才是,但她就是有点儿怂。

        怂啊怂啊……她就买了一张票逃回国了,结果跑回来之后人更忐忑了,简直怂得不成人样。

        许霓讪讪地再次道谢,抱着箱子往外走。

        快到了下班的时间,不少同事早已无心工作,正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小声讨论着八卦。

        许霓目视前方一副认真走路的样子,可耳朵却竖立老高。八卦之魂,人皆有之。

        “张太太也太惨了吧……”

        “唉,闪婚这种事真的是自作自受。”

        她往前走了几步,便听到新一轮讨论。

        “听说张震文出轨的是女学生……”

        “他太太不是挺年轻的吗……”

        “男人都喜欢新鲜感。他之前闪婚不也是因为了新鲜刺激……”

        其实许霓不太愿意回忆起前晚的事。

        那晚不仅非常主动而且还无理取闹,无论是哪一点都令她羞耻感爆棚。

        地是刚刚拖好的,地面中央放着防滑标志。不过许霓正处神游中自然没注意到,走两步来了个踉跄才发现地是滑的。

        好在她离墙近,接墙及时稳住重心才不至于摔倒。

        只是这一系列动作下来,身体起伏很大。几个零碎的小玩意便出纸箱中落下。

        离她最近的是便签,橡皮球滚得最远,它们中间还有把铅笔。

        许霓小心地将纸箱看着墙放好,将手伸到身后压着裙角,俯下身子去捡。

        唉,穿裙子是挺不方便的。

        她拾起便签,起身走了几步又蹲下身去捡铅笔。橡皮球离笔的位置很近,她只需要将身体再就可以捡到橡皮球。

        她将视线移向前方,在视线可见的范围内。许霓瞧见一只手替她拾起地上的橡皮球。

        那是一双白皙的手,手掌宽大,骨节分明。

        嗯,是男人的手。

        “嗯,谢谢。”许霓站起身,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橡皮球。微微抬起脑袋,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你说,我十多年前做的橡皮球这么丑……你都带着身边。怎么半夜睡醒偷偷回国就忘记带上我。”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声,低低地在她耳畔响起。

        许霓懵然抬头。

        “嗒——”这两人对目光的刹那,许霓手一抖,橡皮球又落倒地上了。

        就是因为在想和他的有关的事,心不在焉拆掉了东西。怎么一个抬头,人就像是瞬间转移般出现在她眼前。

        许霓有些不敢相信,她痴痴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就不能再这里。”

        叶修远的话里带着几分打趣的意味,继而用他那双含笑的桃花眼含情脉脉地望着她。

        许霓被他这么看着有些不好意思,她不想与他对视便将焦点落到右前方的橡皮球上。

        男人往前又走了一步,离她更近了。想到前晚自己的所作所为,许霓忽然有些怂。她往后退了一步,作势要去捡一旁的橡皮球。

        不过她没得逞,叶修远快了一步。

        他一手轻轻握着许霓的指尖,弯下身子伸出另一只手去捡落在一旁的橡皮球。

        男人长手长脚,在他拾起橡皮球的过程中许霓的指尖都没感受到拉扯的感觉。

        叶修远用手轻轻拂去小球尘埃,握在手中把玩了几秒,抬眼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姑娘。

        然后将她拉进写着“安全出口”的楼梯间。

        “唔……你干嘛。”

        下一秒,许霓被压着墙上。

        楼梯的转角,光线昏暗,狭小.逼仄。这样的气氛暧昧至极。

        叶修远将小橡皮球放在她手心上,然后又将自己的大手覆在两者之上。

        男人将她压到墙上,将头埋在姑娘脖颈处喃喃:

        “前晚是谁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会负责,不做始乱终弃的事的?”这话里怎么还带着些许委屈的味道。

        “还是说……女人在床上的话不能信?嗯?”

        说话间男人正试图一点点地将自己五指挤进她微微错开的指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