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是全能大佬在线阅读 - 第172章 天之骄女

第172章 天之骄女

        在场的众人,包括徐毅在内,全都朝着那个女人看去。

        好美!

        徐毅微微扬眉,心里暗暗赞叹。

        他见过的美女很多,就算是最顶级的绝色佳人也见过,比如蓝蔚蔚,比如皇甫敏,但此时见到的这个女人,大约二十四五岁模样,明媚皓齿,美的惊心动魄,就算与蓝蔚蔚和皇甫敏比起来,也不差分毫。

        徐毅收回目光,忽然发现身边的众人,除了有些茫然的莫蓓蓓之外,其他人全都微微色变。

        变得拘谨,也有些畏惧。

        什么情况?

        徐毅心里不解,毕竟秦宁和袁隆的身份都不简单,应该都属于帝都大家族的子弟,怎么见到那个女人,就像是见到了克星?

        “剑舞姐,没想到您也在这里吃饭,是我们不对,打扰到您了,我们吃完了,马上就走。”杜阳刚刚还很强硬,但此刻却赔着笑脸说道,甚至他的手,已经抓住庄羽的手臂就往外走。

        袁隆干笑一声,快速看向徐毅,说道:“徐先生,没想到您来帝都了,今晚看您要忙,我就不打扰您了,明天一早我就过来找您,陪您在帝都转转,您有什么要我做的,到时尽管开口。”

        说完,他箭步朝着餐厅外走去。

        徐毅看向秦宁,却发现秦宁朝着那个女人投去讨好的目光。

        “徐先生,咱们要不去包厢吃饭吧?”穆白锦忽然说道。

        徐毅的眼神更加古怪,他与那女人对视一眼,然后在对方淡漠的眼神中,露出一个温和笑容,然后转身说道:“跟我到楼上去吃吧!回头让他们把饭菜送上去就行。”

        餐厅里。

        公孙剑舞重新坐下,随着一名身穿女士西装的中年美妇来到桌边,她一边继续吃饭,一边淡淡说道:“去调查一下那个徐先生。”

        “是!”

        中年美妇闻言,立即转身离开。

        公孙剑舞放下手里的筷子,原本美味的鱼香肉丝,也变得有些索然无味。她没有急着离开,反而要了瓶高度白酒,一边慢慢喝着,一边静静等待。

        五十二楼。

        随着穆白锦和莫蓓蓓满脸惊奇的去参观,徐毅则和秦宁在休息区坐下。

        “刚刚那个女人是谁?你们好像都很怕她?”徐毅问道。

        “您不知道她?”秦宁惊讶道。

        “我应该知道她吗?”徐毅反问道。

        “也对,您不怎么来帝都,没听说过她也正常,毕竟这几年她太低调了。”秦宁接过徐毅递来的香烟,点燃抽了一口,这才继续说道:“她叫公孙剑舞,帝都公孙家族家主的长孙女,她还是帝都被公认的第一美女,年青一代最聪明的天之骄女。”

        “那么厉害?”徐毅惊讶道。

        “何止是厉害啊!她简直就是个妖孽。”秦宁苦笑一声,仿佛是回忆什么,讲述道:“她从三岁开始,就表现出比同龄人聪明的头脑,五岁时便已经精通琴棋书画,七岁时就参加各种比赛,荣获很多荣誉,从小学到大学,她只用了五年,十二岁便成为帝都大学的学生,同年又去了世界最顶级的理工大学,三年后,她便带着满身的荣誉归来。”

        “十六岁,她进入公孙家族掌控的一家小公司,短短两年时间,成功把那家小公司的规模扩大百倍,后来又成功上市。”

        “她十九岁的时候,已经出任公孙家族掌控的最大的集团公司总经理,随后四年,她在商场所向披靡,成功把四家子公司拆分,重组,全部运作上市,其中她主要经营的房地产生意,更是市值数百亿,虽然比不过腾龙地产,也也所差不多。”

        “而在两年前,她突然销声匿迹,直到半年前才重新出现在外人眼中,期间一年半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但她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出手教训了六个人,这六人中包括你刚刚见到的杜阳,还有庄羽。”

        秦宁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这才继续道:“她的个人武力很强,以前从没有人知道她武术厉害,但她半年前出手,就像是打三岁顽童似的,把杜阳他们六人给打得很惨。”

        徐毅笑道:“神童,天才,的确算是天之骄女。”

        秦宁无奈说道:“如果她只是天之骄女,那也就罢了,可她十八岁的时候,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帝都十几个顶级家族的新一代女孩子,全都召集起来,成立了一个‘锦绣会’。”

        “这个锦绣会当初在大家眼里,都只是像个笑话似的,但最近这两年,就体现出了它的恐怖,仅仅十几个成年的女人,最大也不过二十八九岁,可就是她们,团结互助,就像是拧成了一股绳,在商场上每每都能斩获巨大的收获。”

        徐毅微微皱眉,他从秦宁的描述中,听出一些古怪。

        那个公孙剑舞,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能聚集那么多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又是用什么办法,让她们拧成一股绳似的,团结互助?

        “没有人查得到?”徐毅问道。

        “没有!”秦宁摇头。

        “果然厉害。”徐毅笑了笑,不再谈论公孙剑舞的话题。

        那女人,不管有多厉害,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今日照面,或许也是这辈子唯一的交集。

        半小时后。

        楼下中餐厅。

        中年美妇拿着一叠资料出现在公孙剑舞面前,她的表情有些古怪,把资料交给公孙剑舞后,犹豫了一下说道:“老板,他很奇怪。”

        “哪里奇怪?”公孙剑舞翻开资料,淡淡问道。

        “咱们的人查到的资料,简直少的可怜,哪怕我向‘润雨公司’购买他的情报,得到的都极少,他简直,不像是一个人,再或者说,他不像是一个年轻人。”中年美妇苦笑道。

        “具体说说看。”公孙剑舞眉头一扬。

        中年美妇说道:“他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区小镇上,十几岁时父母车祸双亡,而他唯一的妹妹则被他江洲的姑姑接走,而他则销声匿迹三年,这三年他做了什么,查不出来。”

        “然后,他重新回到家乡那个小镇,花费上亿资金,修建了一栋书斋,七年如一日,过着隐居生活。可最离谱的是,最近这半年,他又与不少大人物接触,其中有几个人,你应该很有兴趣。”

        公孙剑舞没有再询问,而是安安静静看完资料。

        因此,她得知那几个人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