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从1983开始在线阅读 - 奥运终章:最后的48小时(上)

奥运终章:最后的48小时(上)

        2008年8月6日,下午。

        许非在沙发上醒来,全身酸痛。

        他已经一个礼拜没回家了,大厦、鸟巢两边跑,作息完全颠倒,实在撑不住就眯一会。老谋子也如此,二人就像两位老师,在高考前为学生们做最后辅导。

        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回来马上有人叫,急匆匆到会议室。

        说是会议室,其实是鸟巢内部腾出的一间屋子作为指挥中心。墙上挂着倒计时牌,红得耀眼:距开幕式还有2天!

        各编导组的组长都在,张国师正讲:“今天是不是都注意到切镜头的事情?几个月前就跟大家说过,今天开始兑现了。

        我们很多很多的表情和细节,都会上大屏幕,因为导播要抓个人,抓特写。所以最后两天,不要再去抠动作、排队列,我们已经很整齐了,相当整齐了!”

        “没错,除了北朝鲜,我们就是天下第二。”

        冷不丁一打岔,把张国师情绪搞没了,瞪了某人一眼,继续道:“大局已定!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抓精神面貌!

        各组长注意,所有演员只要上场,必须给我笑,要呈现出一张快乐的,热情的,有感染力的面孔。

        还是那句话,我们要为这个事情负责。绝对不能接受把谁的脸切到大屏幕上,全球40亿观众一看,那个脸又紧张又走神……那就完了!”

        许非这次没吐槽,强调道:“还剩48小时,请各位一定把表情提上来。实在笑不出来的,也要保持一种向上的,积极的姿态。”

        众人应声散了。

        许非和张国师穿过通道,到了外面看台。

        无论多少次,面对着能容纳近10万人的大体育场,总觉得心潮澎湃。观众席空荡荡,下面场地有人员在检修,顶上的安保走来走去。

        而绕着上沿一圈,都装好了显示屏,终点便是火炬。

        前不久,进行第二次带观众彩排时,许老师将偷偷携带摄像机的韩国sbs电视台当场抓获,并轰了出去。

        历史上,这家电视台偷拍,且无耻播出了2分多钟的视频。

        那种清晰度和推拉镜头,明显是专业摄像机。要知道,所有媒体人员都要安检,并签署保密协议。

        他们带着摄像机怎么进去的?

        而且有一个传闻,由于此次偷拍,导致点火方案更改。还有说是技术问题,才放弃了“凤凰点火”。

        因为李宁训练了很长时间,还有熊倪做备选,不像是临时决定的东西。

        总之,此事无确凿证据,也无官方说法。

        张国师站在通道口,叉腰望了半天,忽问:“你紧张么?”

        “紧张,但我们不能表现出来。”

        “我明白,我一直在给他们缓解压力。但有时候忍不住也想,这要是失败了,那就是一辈子的污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尽人事,听天命。”

        许非的压力不比他小,叹道:“大家把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能交给运气。”

        “运气?也对。”

        “凡成大事,运气非常重要。”

        不约而同二人开始搞迷信,都很累了,憋着一口气撑到8号那天。

        这段除了最后冲刺,公关的事情比较多。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来拜访,刘大脑袋、莎拉布莱曼、李桉、罗格、刘领导,以及各路媒体。

        许非还被柴小姐采访过一次。

        没错,就是那个柴小姐。

        …………

        “北京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流动中的魅力充满着朝气……”

        傍晚,大街小巷飘荡着这首歌。

        京城已经实施单双号了,车流明显减小,随处可见中国红以及奥运的宣传贴画。行人一如既往的来去匆匆,脸上却多了一股翘首以盼。

        许非临时决定,回了一趟百花胡同。

        先进车库,然后对某个按钮按了一下,提醒里面有人进门了。没办法,家里太大,感情都疏远了。

        跟着到饭厅,果然一家四口正在吃晚饭。

        “哟,今儿怎么回来了?”

        “刚好有点空。”

        “你回来也不说一声,小虎去拿碗筷。”

        “一会就走啊,我这也不算过家门而不入了。”

        许老师坐下,瞧桌上全是面条。小旭和张俪吃炸酱面,女儿和儿子吃芝麻酱面。

        他要了碗芝麻酱面,过水的,摊着黄瓜丝,又凉又爽口。

        “我吃饱了!”

        “我也吃饱了!”

        “消消食去,别马上看电视。”

        俩孩子颠颠跑了,剩下仨人。

        谁也没问他开幕式怎么样,呼噜呼噜吃完,张俪又起身拿了一小碗果子干:“早上刚做的,你尝尝。”

        这是用杏干、柿饼、鲜藕和葡萄干做的,浇上糖桂花汁,用冰镇着,凉丝丝脆生生,甜酸解暑。

        “味道不错,兰姐做的?”

        “嗯。”

        “她现在都能当大厨了……哎,要不给她拍点视频放网上,捧个‘做饭奶奶’出来。”

        许非边吃边开脑洞,末了一擦嘴:“最近有事么?”

        “没什么事,就姜闻送来个剧本,我们看了还挺有意思的。”

        “姜闻胆子可真大,这东西也敢拍。”

        小旭抱来一个厚本子,还没取名字,许非随便翻了翻,瞄见张麻子、黄四郎、师爷若干若干。

        心里一乐,当即打电话。

        “喂,老姜!”

        “看了,告诉你一声,你先不要动,等我忙完开幕式,我来做制片人。”

        也不管老姜啥心情,啪的挂了。

        进入2008年,他真是没怎么关心电影圈。尤其8月,以往是热闹的暑期档,今年冷冷清清,毕竟谁也不能跟奥运抢档期。

        要么往前挪,要么往后挪。

        于是在五、六月,各有20部、25部片公映,也说明基数上来了。

        姜闻这部戏,自然是《让子弹飞》!

        后面还有《一步之遥》《邪不压正》,构成了民国三部曲。后两部过于隐晦,当时的口碑和票房不太好,但随着时间推移,一些人重新认识了这两部戏。

        其实也难怪,老姜如果拍的不隐晦,压根就过不了审。

        许非吃完饭,留着聊了会天。

        约莫七点多钟,站起身:“好了,我得走了。”

        “嗯,注意身体,你也40多岁的人了。”小旭叮嘱。

        “要不要带点参茶什么的?”张俪问。

        “我准备了,水果饮料茶叶药品零食……那边都有。”

        走出正屋,推开西厢门,俩孩子在里面看电视。

        小龙嚷道:“爸爸,我喜欢这个女孩子!”

        “谁啊?”

        他一看,是个情景喜剧《电脑娃娃》,有个胖乎乎的小女孩子。

        “嗯,挺可爱的。”

        “是吧是吧,我也觉得可爱,我想跟她做朋友。”小龙乐道。

        “以后有机会的,我这会得走了。”

        俩孩子一听,很懂事的出来送。许老师又上了车,离开百花胡同。

        …………

        夜,奥运大厦。

        大部分人都没走,其中一些甚至已经熬了一百多个通宵,因为很多节目晚上才能看出效果。

        这帮人黑白颠倒,等于上夜班。

        张国师在办公室里,除了拍纪录片的摄影师,并无别人。许非一进来,镜头立马对准,他见怪不怪,权当不存在。

        “你回去了?”

        “回去吃顿饭。”

        “那你在家待着呗,这边没什么具体事了。”

        “待不住,过来还能踏实点。”

        许非在屋里转了转,瞅瞅黑板,看看资料,确实没具体任务了,遂道:“咱俩把流程再过一遍?”

        “行啊,我正想着呢。”

        把黑板擦干净,一人拿根笔。

        “放一圈炮仗,日晷,光到缶阵上,倒计时,大脚印。”

        “五环展示,国旗,五十六个民族孩子的笑容。”

        “纸的位置放正,画轴的四个轴头开关……”

        “运动员踩脚印,站位员的队形确认……”

        “火炬技术保障人员,确定退远……再次确认点火口令,再次确认一号耳麦,再次确认导火索……”

        除了流程,还有各个细节需要注意的事项。

        俩人交替写着,许老师忽想起一事:“林浩随姚明出场,通知领队了么?”

        啪!

        张国师一拍巴掌:“忘了忘了!”

        “你这保密过头了,执行人都不清楚。”

        许非马上联系中国代表团团长,告诉这件事,等中国运动员出场时,让姚明和林浩一起。

        大姚是执旗手,林浩是抗震救灾小英雄。历史上由于太过保密,团长不知情,拦着林浩不让上。

        大姚走出好一段了,才有人抱着孩子追过去。

        现场导播也机灵,前面这段都没转,等俩人站在一块了才给镜头。

        许非给自己的定位,便是查缺补漏,让筹备过程顺畅无阻,避免遗憾。比如皮影这个节目。

        一是超时,二是文化符号太多要删减,三是那皮影过于巨大,跟机器人似的,已经失掉了皮影的本意。

        加上灯光故障等因素,战士们苦练一年,最终还是被拿掉。

        张国师感情用事了一把,为了补偿,把战士们调到京剧那里,以至于有些突兀。

        如今从一开始,许非就否了皮影,不存在拿不拿掉。

        俩人对了一遍,心理暗示似的轻松了些。

        拍纪录片的摄影师过来沟通,想做个简单访谈,于是拎过两把椅子。

        许非先开口:“不要问心情,千万不要问。我们现在都是自我催眠,谁能不累不紧张呢?挺着呗!”

        “对啊,不挺着有什么办法?把最后两天撑过去。”张国师道。

        “那你们在完成任务后,想干什么?”

        “睡觉!”

        二人异口同声,许非笑道:“休息够了之后,该干什么干什么,继续拍电影呗。”

        “您收购嘉禾之后,有传闻说您的资产相当惊人,可争大陆首富,您想解释一下么?”

        “哎,我始终是个电影人,只是薄有家资。

        我没碰过钱,钱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创造了时代传媒、搜狐、阿里、企鹅、伊莲、隆达巴拉巴拉……”